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三十九章值班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39

    临床一二班的见习生活逐渐走向正轨,曾经每天999消息的微信群逐渐沉寂了下来,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偶有人感慨不容易。

    太不容易了,所有人都不容易,患者、家属、医生、护士。这个世界总有悲欢离合,有人进了医院后见不了生死离别,为了没能挽救的患者嚎啕大哭;也有人在群里发了新生婴儿的小视频,哇哇的啼叫让忙碌的心有了归处。

    或许只有融入了一个行业,才能体会到这个行业真正的意义。使命感从每一个学子的内心升起,走了这么一遭,每个人都会对未来有更多的思考。

    而对于顾子乔,在医附院见习一周后,终于迎来了第一次夜班。

    不过与他预期有所不同的是,贺一盟作为副主任医师,是不用值夜班的……

    从郑晓薇处得知消息的他宛如晴天霹雳,不肯相信这个事实。

    本来他想着大晚上漫漫长夜,孤男寡男共处一室,怎么也能与贺医生发生点“爱的摩擦”。可如今竟然告诉自己,值班的对象变成了程建波??

    顾子乔觉得这个班值不下去了……

    想象着程波建的大饼脸,顾子乔忍不住叹气,第一次和岳阳吐槽了起来。

    岳阳幸灾乐祸一群哈哈哈哈,然后消失不见不知忙什么去了。

    值班医生办公室配有两张简易床,一般是一个主治以上医生配备次级医生。如果病人晚上没有突发状态或医院无急救状态,那么值班的医生还能勉强休息一下,如果有情况,那就得尽职尽责去查看。

    陈娇婷知道顾子乔要值班,做了不少糯米蛋给顾子乔装着,说这玩意方便携带,饿了拿出一个在水里加温一下就能吃。

    顾子乔背着吃的和书本笔记,面无表情坐在护士站,心想自己要怎么度过这一晚。

    和大饼脸在一起,简直生不如死,自己还不如去走廊里和加床的家属面面相觑。

    该来的总是要来,最后一次查房结束,护士姐姐们纷纷回来准备休息。顾子乔也不好意思多待,起身回了值班办公室。

    他做好心理建设,推开门却愣住了。

    坐在办公桌旁边的人穿着白色大褂,剪短了头发干净利落,鬓角推了一层显出青色的渣,整个人看起来又年轻了几岁。

    剑眉星目,眉宇间带着淡然;手指修长,让人忍不住追随它翻书页的动作。

    贺一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顾子乔还没来得及吃惊,便听贺医生道:“关门,冷。”

    上周末南城又下了雨,二十四节气的寒露到来,彻底标志着进入了冬天。

    顾子乔一听贺一盟叫冷,赶紧关了门,条件反射道:“要和热水吗?”

    贺一盟放在桌子上的保温杯正冒着热气。

    “……算了。”顾子乔道。

    值班室还没贺一盟的办公室大,一进门正对着就是办公桌。左边则是个无纺布帘子,帘子后面挤着两张床。

    贺一盟低头看书,时不时对着电脑查阅什么。顾子乔在门边站了半天,走到墙角拉了个凳子坐在。

    “我很可怕吗?”贺一盟突然道。

    顾子乔摇头,懵道:“啊?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要坐到墙角?”贺一盟百思不得其解。

    顾子乔“哦”了一声,起身慢吞吞拉着凳子移动。

    我该坐哪啊?我倒是想坐你旁边,可那地方也太小了吧?我真坐过去你不会尴尬吗?

    最终,他选择了贺一盟办公桌对面的一角。

    边边角角,避免了正面相对的尴尬,又能偷看贺医生的测验,顾子乔觉得自己机智极了。

    医院的作息时间特别规律,不过九点半便已经熄了大灯,患者们开始准备睡觉。可顾子乔睡意全无,一边看书一边偷看贺一盟。贺一盟已经合了书本,专注在电脑上敲打什么,手指灵巧性感。

    顾子乔觉得……自己真的药丸,看人家手指都能看出花来。

    为了防止自己生理冲动,他硬生生移开视线继续看书,看了几秒又忍不住抬头看看贺一盟,学习效率低到让人发指。

    终于,被视奸的贺医生开口了:“你是有什么想问吗?”

    被抓包数次,顾子乔仍旧有紧迫感,他最大的进步恐怕是对答如流:“恩……贺哥怎么会来值班?”

    贺一盟回答道:“要写论文,医院的网可以查资料,就和程医生换了班。”

    没想到贺一盟也要写论文!

    “况且……你也不想和程医生一起值班吧?”贺一盟没什么避讳道。

    难道一萌是为了自己?

    顾子乔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道:“啊?还好……贺医生吃东西吗?我妈做了糯米蛋。”

    他从包里拿出了饭盒,然后清晰地看见了贺一盟喉结的滚动。

    有点性感、有点可爱……

    顾子乔忍不住一笑,道:“我去护士站微波炉热热?”

    “别!”贺一盟立刻道。

    紧接着,他像是掩饰什么一样,清了下嗓子,道:“蛋会炸掉,这个要蒸。”

    顾子乔:“???”蒸?这玩意咋蒸?

    贺一盟也不写论文了,站起来从一边柜子里拿出酒精灯。在顾子乔目瞪口呆之下,找了钢丝三脚架支在酒精灯上,垫了石棉网放上铝制饭盒。

    摆完这一切,他解释道:“三件套……有学生拿来忘了拿走的。”

    顾子乔麻木脸,已经不想去思考为什么有学生会带实验室的东西来值班室。

    饭盒里加了热水,贺一盟把糯米蛋一个个开口朝上认真摆好,最后才点了酒精灯,兴致勃勃等着鸡蛋变热。

    贺医生眼睛中带着丝丝欣喜,和刚刚判若两人。

    顾子乔突然觉得有点萌。

    他想起当年在纽约,自己在病床上悠悠转醒,看见助理在一旁抹着眼泪感谢贺一盟救命之恩。而贺一盟的眼睛只盯着软糯可口的青菜粥,喉结有着不易察觉的滚动。

    后来那份青菜粥被自己让给了贺一盟,贺一盟义正言辞拒绝无效后欣喜的端走了。再后来自己想约医生,都只说家里有国内跟来的厨子。

    顾子乔忍不住勾起嘴角。

    饭盒里的水咕噜咕噜响起,贺一盟拿着银色的筷子戳一戳,又看看顾子乔,道:“还要等一会。”

    看起来特别有经验。

    贺医生掐着表又等了一会,心满意足盖上酒精灯,将糯米蛋用筷子一个个夹起来放回顾子乔的保温盒里,道:“好了。”

    顾子乔忍笑道:“我……我还不饿。”

    贺医生瞟了顾子乔一眼。

    顾子乔心思一动,道:“不过闻着香气有点馋,我去洗个手。”

    贺一盟点头,看顾子乔走出办公室,自己拿了随身的免洗消毒液揉了揉手,然后拿起一颗神圣的糯米蛋。

    顾子乔在外面逛了会才回办公室,贺一盟吃得有些舒服,眼睛也微微眯起。他见顾子乔回来,迅速摆正表情,道:“吃吧。”

    陈娇婷带了是个蛋,贺一盟吃了四个拿着一个,剩下一半留给了顾子乔。

    知道贺一盟平日里注重养生,顾子乔不禁打趣道:“贺哥,晚上吃这么多糯米是不是不太好?”

    贺一盟剥蛋的手一顿,抬头看了眼顾子乔,道:“是的,那你不要吃了。”都给我吧。

    顾子乔:“???”

    不过贺一盟也只是说说而已,剩下的一半糯米蛋放着没动。顾子乔本来不饿。被贺一盟这么一勾引,忍不住都吃光了。

    而贺医生已经坐在电脑前,看似认认真真继续写论文了。

    顾子乔没想到这次值班如此幸运,收拾了垃圾也继续看书。可能是和贺一盟有了互动,心渐渐安静了下来,认真的看了好一会。

    等到十一点,贺一盟的手机闹铃响起。他关了闹钟,对顾子乔道:“休息吧,要不然明天没精神。”

    顾子乔第二天需要上一个早班,而和程建波换了班的贺一盟明天则要上全班,两人都要保证精力充沛。

    值夜班也没那么多讲究,他们去随便洗漱了一下,便躺在了值班室的木板床上。

    那床只有一米宽,顾子乔躺在上面都不敢动,脚尖还要露在外面。身上盖得被子一股消毒水味,如此糟糕的环境,顾少爷放在上辈子躺都不会躺。

    值班室不关灯,顾子乔能看到隔壁的贺一盟。两人的床中间只有一人宽的距离,顾子乔觉得自己伸个胳膊都能摸到贺医生的脑袋。

    所谓心神荡漾,可能不过如此。

    贺一盟闭着眼睛平躺在床上,与那次喝醉酒一样,他将手放在腹部,呼吸平稳。

    顾子乔舍不得闭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闭着眼睛的贺一盟轻声道:“睡吧。”

    顾子乔心里吓了一跳,忙翻过身闭上眼睛。过了几分钟,他又忍不住偷偷翻回来,眯着眼睛看贺一盟。

    这床并不舒服,可自己躺在这,觉得很舒服。

    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更晚了qaqmua一个小天使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