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三十七章对头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37

    此时。

    顾子乔上了贺一盟的车,丑丑的昂科威开出医附院。医科大医附院黏连在一块,而紫玉华苑与状元府邸正好在位于两者之间。

    只不过状元府邸偏医院,紫玉华苑偏学校罢了。

    顾子乔本以为贺一盟会问他点什么,不过贺医生一直专心开车,礼让行人,根本没有开口的意思。

    等车开过最后一个红绿灯,顾子乔终于忍不住,道:“贺哥……今天上手术真帅!”

    男神不开口,自己只能厚着脸皮尬聊。

    贺一盟白皙修长的手指打着方向盘,眼睛瞟了眼顾子乔。就在顾子乔尴尬的想把脸埋到膝盖里的时候,慢悠悠开口:“还有呢?”

    顾子乔:“???”一萌这是几个意思。

    他满脸懵逼,看着贺一盟。

    贺一盟道:“纵膈肿瘤切除要点是什么?”

    一言不和就开始考试,顾子乔表情持续懵,嘴上道:“辨认……肋间肿瘤滋养血管?万一血管破了就大出血了……”

    说完,他小心翼翼看着贺一盟的表情。

    贺医生看起来心情不错,道:“下次上手术,别总盯着我看。”

    顾子乔的脸砰一下红了!

    这人不是在手术吗!怎么会察觉到自己看他!

    “好了,下车吧。”昂科威平稳听到了紫玉华苑门口,贺一盟对顾子乔道。

    耳聪目明的顾子乔头一次晕晕乎乎,干巴巴道:“那贺哥……明天见?”

    贺一盟点头。

    顾子乔解安全带同手同脚下车,站在车外被风一吹,脑子又清醒了几分。

    他从车窗中看着贺一盟,贺一盟也看了他一眼,道:“明天见,赶紧回吧。”

    顾子乔刚刚清醒的脑袋又有些晕,贺一盟开走车,他才迟钝地转身回家。顾子乔边走边晃脑袋,心想顾子乔啊顾子乔,你要挺住!人家医生不过跟你说了个明天见,啥都没说啊!

    有点出息行不行,你可是千帆过尽的顾子乔!

    奈何他那帆八成是磁悬浮,从不沾水,现在被水随便碰碰,就迷了方向。

    顾子乔边走边想,觉得自己有些惨不忍睹。

    陈娇婷为了庆祝儿子第一天下医院,在厨房忙了半个下午做出一顿美食。顾子乔一进门就闻到味道,顿时觉得有些饥肠辘辘。

    一天的长久站立让他腿酸,而身处病人之中,又要时刻精神集中,做什么事都不能马虎。如果说顾子乔以前只心里知道医生很苦很累,那么今天他是确切体验到了这种感受。

    “乔乔回来了!”陈娇婷一见儿子回来就高兴,道:“感觉怎么样?累了吧?快去洗个手可以吃饭了!”

    顾子乔点点头,将包放回自己卧室,然后洗了手回到餐桌旁。

    陈娇婷熬了奶白的鱼汤,烧了顾子乔喜欢的糖醋小排,炖了土豆牛腩,做了清淡的手撕包菜。

    “都是你爱吃的!”陈娇婷给顾子乔盛好了饭,道:“快吃吧!”

    陈娇婷做得饭堪比大厨,顾子乔上辈子山珍海味没少吃,也从没惦念过哪家的菜。可这辈子吃了陈娇婷的饭,每隔一阵还有些想念。

    他是真的饿了,连吃了三碗饭。陈娇婷在一边看得乐呵呵,自顾自说过两天要去考科目一了,说了半天又变得苦恼,道:“哎呀,要是妈妈去练车了谁给你做饭啊?”

    顾子乔连忙道:“没事,医院里有食堂,而且过几天我就要开始值班了。”

    “值班?晚上不回来了?”陈娇婷一愣。

    顾子乔点点头。

    值班,他可期待和贺医生一起值班了呢。

    吃完饭顾子乔便回了房,他先给岳阳发了信息问候几句,然后抓紧时间把自己今天在小本子上记的问题都梳理一遍。处理完后又去看课本,虽然他们见习停了课,可期末考试不会取消。

    退一步讲,他也不想再遇到贺一盟问什么自己答不上来的情况了。

    岳阳直到晚上十点才回顾子乔的信息,什么话也没说,就发了个哭泣的表情。

    顾子乔拿着睡衣正准备去洗澡,见到信息回了个摸摸的表情。

    然后岳阳就开始长篇大段吐槽,即吐槽自己又吐槽别人,吐槽了十多分钟突然道:“乔哥,明天中午还能一起吃饭吗?”

    顾子乔没反应过来,回道:“能啊。”

    :嘿嘿。

    :师姐会一起吗?

    :……

    情窦初开的小男生扭扭捏捏,顾子乔忍笑给予安慰,殊不知自己在贺医生面前也一个样。

    感情这回事啊,谁都说不好。

    ……

    第二天早上顾子乔仍旧六点半起床,医院门口的早餐摊尝试了下酸菜盒,然后去了住院部。

    郑晓薇今天到得早,一边给自己脸上补水一边打哈欠,见顾子乔到了贼兮兮一笑,把他拉到角落道:“小师弟!昨晚感觉怎么样?”

    顾子乔有些懵,不解看着郑晓薇。

    郑晓薇一急,道:“哎呀你不是坐老板车回去了吗!怎么样?”

    顾子乔道:“……没怎么样啊?”

    郑晓薇不怀好意盯着他看了两秒,道:“小师弟……你知不知道……”

    顾子乔:“?”

    “你太可爱了,”郑晓薇咕唧道:“你放心!老板没女朋友,据我所知也没男朋友!我爸说老板单身好几年了!”

    顾子乔:“??”什么鬼!他当然知道一萌没对象啊。

    郑晓薇笑眯眯道:“so……你还是有希望的,加油!”

    顾子乔哭笑不得,心想这师姐神戳戳的。

    “对了……今天老板早上有手术,我一会要过去……你得跟着杜医生查房。”郑晓薇突然道。

    顾子乔一愣,想起杜医生就是郑晓薇曾说过的那个“对头”。

    “他应该不会刻意……为难你吧?”郑晓薇道。

    顾子乔没问为啥这次手术不带他,点了点头,穿上自己白大褂,道:“我知道了。”

    两人在角落唧咕完,办公室就开始喊交接班。郑晓薇拉着顾子乔跑过去,顾子乔一眼就看到了杜保全。

    杜医生真人发际线果然也很高,如果不带主观臆测来看,这位医生笑眯眯,看起来还不错。可听多了郑晓薇的洗脑,顾子乔就觉得杜医生的笑非常油腻。

    “晓薇也在啊?旁边这是谁啊?”杜保全眼里闪过一道精光,道。

    “新来的见习生,”郑晓薇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话锋一转恭维道:“听说杜老师昨天做了一例非常棒的移植!能当教学录像用!真是太厉害了”

    杜保全听了这话,脸上褶子笑得更深了,道:“听你爸讲得吗?老郑真是太夸张了,就一般般吧!”

    郑晓薇:“呵呵……”

    杜医生的注意力成功从顾子乔身上转移,开始组织每日的交接班。顾子乔发现这人的掌控欲极强,昨天贺一盟只是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听,但换做杜保全就要时不时插插嘴,刷一下存在感。

    等他组织完,所有人才可以散去。郑晓薇对顾子乔眨眨眼,和住院医跑去跟贺一盟今早手术的患者了。

    而顾子乔则跟随杜保全一行人的步伐,开始整个科室的指导查房。

    杜保全学生很多,乌央乌央一群人,走到楼道里非常有气势。顾子乔跟在后面,左右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只能拿着本子尽量多积累临床知识。可这位杜医生虽然学生多,指导起来却不怎么用心,和贺一盟的差别立刻就出来了。

    他走在前面,只会让管床医背病例,也不提问学生,遇到注意事项也不说。

    如此了然无味,顾子乔跟了两个病房,就开始觉得无聊。

    “……患者纵膈肿瘤切除,昨天才做完手术。术后感觉良好,无并发症。”管床的进修医道。

    顾子乔认识她,昨天手术的二助,叫做叶楚婷。

    杜保全点了点头,突然道:“昨天你们贺医生还带了见习生上手术吧?这手术室也是什么人都能进了……”

    说这话的时候杜保全还笑眯眯地看了顾子乔一眼。

    医附院本就有教研任务,带学生上手术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可被杜保全这么一说,就感觉变了味。

    叶楚婷知道顾子乔是贺一盟的人,连忙道:“见习生昨天只是旁观……”

    杜保全可不管这些,状似随性点点头,道:“行吧,既然跟了手术,那就来说说病人的情况吧。”

    这下子,病房里的医护人员都静了。

    顾子乔只是个见习生,在医院里,见习生就是用来跑腿打杂的。更别说他昨天才刚进医附院,估计路都没认全,让他说病人的情况?

    就算跟了手术,他能认清哪根是哪根血管吗?

    只不过是一个刚刚在学校里学了皮毛的学生。

    人群末尾的顾子乔顿时成了焦点。

    叶楚婷跟着贺一盟好几个月,隐约知道两位副主任的暗斗,心里不免焦急,道:“杜医生,子乔不过是个见习生……”

    “哦?”杜保全眉毛一扬,刻薄道:“见习生就能一问三不知?我还以为第一天就被小贺带进手术室的见习生会有什么不同,现在看来不过如此,连病人的情况都不知道!”

    说完,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学生,指桑骂槐道:“你们记住!作为医生,要时刻掌握病人的情况。避免因为自己的疏忽而造成不可挽救的后果!如果像这位见习生一样,我劝你早点滚出医院!”

    病房里极静,四人间里另外几床的病人和家属都不停看着顾子乔。

    叶楚婷内心焦急,病人哪里分得清你是什么医生。他们只会知道,这玩忽职守的是贺一盟手底下的人!

    她看着顾子乔,恨不得替他开口。

    而就在这时,她听到那见习生开口,声音清越。

    “王建军,男性,四十三岁,长期胸闷咳嗽,核磁检查见纵膈占位性病变。影像学显示纵膈增宽,膈限局性膨出。病理检查为良性,建议手术……”

    顾子乔抬头,直视杜保全:“……标本物66cm,术后无引流,患者恢复良好,无血肿压迫引起的呼吸困难和颈静脉怒张,暂时未见并发症。”

    “杜医生,您还有什么需要知道的吗?”

    文中出现的所有与医疗有关的数据不要深究啊哈哈哈哈

    写医疗文还挺难的,查资料时间比码字还长大家要留言爱我呀!不然哭唧唧给你们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