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三十二章见习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32

    网上的事态被平息了下来,可现实生活中,某种东西却在发酵。

    但凡顾子乔走在学校里,就要经受各种各样的目光。他的手机号也被泄露了出去,每天骚扰电话无数。

    而这些的原因不是别的,仅仅是因为“私生子”。

    官方的声明顶不住众人的八卦之心,顾子乔很快在校园论坛被拔了个底朝天。申请贫困助学的年级第一原来是私生子,并且摇身一变成了顾氏医药集团的接班人,这堪称年度大剧的身份反转让匿名帖发布十分钟就被顶到了头条。

    顾氏医药集团!那是什么地方?!高福利高待遇,上班不打卡年终奖优渥,说医科大有一半的学子想在毕业后加入这里一点也不假。

    事实上,这医药集团也确实是每年校招里面的大客户,能为医科大解决百分之十的就业率。

    不仅是学生心生向往,连老师都想跟这个庞大的财团搭上关系。

    而顾子乔,顾氏医药的太子爷,竟然就在他们身边!

    当然,有打了鸡血看热闹的,也有阴阳怪气乱打一把的。毕竟顾氏原本的大少爷去世不是什么秘密,而新来的这位改名这件事……就很有意思了。

    岳阳或多或少知道顾子乔的身世,而欧明阳则全程是“我累个大草”的状态。一见顾子乔就开始两眼放光,道:“乔哥你不知道乔哥!今天竟然有媒体找到我了!说要采访!”

    顾子乔本在寝室看书,闻言嗯哼一声。欧明阳大咧咧一笑,道:“当然啦!兄弟我是什么人!放心,你的隐私我是绝对不会泄露出去的!”

    顾子乔不担心欧明阳,近一个月的相处下来,他也对这位室友多有了解。欧明阳表面上大大咧咧,但内心是个十分稳重的人。甚至他每次分手的女友不仅不会闹,还会给人称赞他是真的好。

    顾子乔对这一点也是十分服气的。

    可这栋寝室楼里,除了欧明阳,住了太多太多人。

    出门便有人拿手机偷拍、寝室门缝时不时塞些纸条信件、甚至上课途中也会有人将他拦住,这对他的生活造成了极大困扰。

    顾子乔正想着,又传来了欧明阳的声音。

    “对了乔哥,下个月咱们就要去医院见习了,你有啥想法没?”

    医科大从大三开始,会陆续安排学生们去医院见习。因为大一大二在学校所学的基础课程在临床中的用处不大,所以很多人刚进医院的时候都是懵的。

    “我听说又累又苦,”欧明阳苦着脸道:“整整六周啊……还不知道要被分配到哪个科室,乔哥,你想去内科还是外科?”

    顾子乔闻言,道:“胸外吧。”

    因为所学的仅仅是基础知识,他们连解剖课都没上完,校方安排去医院也只是为了让见习生们熟悉医疗环境流程,为下学期的正式实习打下基础。正因为这样,见习期去常见科室的益处要大于偏门科室。

    每个医学生都要面临全科或专科的选择,像贺一盟就是专科医生,在胸外的名声非常大。

    既然要去医院,那么就去最好的科室,到最好的老师身边。

    有了如此打算,顾子乔准备提前搞点事情。毕竟贺一盟每年手上的实习生名额有限,全国各地的医学生们钻着脑袋想进去。他不过一个小小的见习生,不知道跟着贺一盟的几率大不大。

    想着,他就给陈娇婷发了个微信。

    过了一会,陈娇婷回了一条信息。

    顾子乔心绪一动,回道:我明早回去拿花。

    第二天恰是贺一盟的心理学课,顾子乔起了个大早回了紫玉华苑拿仙人掌。他本来打算下课给贺一盟,转念一想何必多此一举,直接拐到了隔壁状元府邸。

    他捧着一盆仙人球,站在贺一盟家对面。

    九点十分,身穿休闲装的贺老师从楼上下来。他抬头扫一眼看见了对面的顾子乔,眼里带着些许疑惑。

    贺一盟站得很直,不是紧张的绷直,而是一种自小养成的好站相。他拿着公文包,眸色在阳光下有些浅,发丝在风中乱摆,顾子乔远远看着,只觉得时间没有在这人身上留下半点痕迹。

    千帆过尽,仍似少年。

    顾子乔一笑,从路对面走过去,道:“贺哥!你的仙人球。”

    贺一盟生了病的大宝贝如今已经改头换面,白色的大瓷盆不见踪影,换上了颇具少女的粉嫩马卡龙瓷具。病怏怏的植物也熬过了南城阴冷的雨季,茁壮的成长了起来。

    贺一盟低头,看着一脸明媚的小孩,接过了仙人球。

    “……一起去学校吧。”贺一盟道。

    顾子乔笑眯了眼,道:“贺哥不先把仙人球放上去吗?”

    贺一盟一想也对,便先上楼把仙人球放回家。等他下来的时候顾子乔仍旧站在那里等着,明眸皓齿,翩翩公子。

    “这几天都别浇水了,下雨的话不要放在室外。”顾子乔走在贺一盟身边,道。

    贺一盟不懂养花,买了盆最好养活的仙人球放在阳台风吹日晒,雨季一淋就生了病。他听顾子乔这么说,忍不住道:“多久浇一次水?”

    “十天半个月?”其实顾子乔也不懂,班门弄斧而已。

    贺一盟一本正经点头,道:“我也觉得这个时间差不多。”

    顾子乔莞尔。

    状元府邸离医科大近,贺一盟显然想步行前往学校。走了一段路,顾子乔道:“贺哥……有个事想拜托你。”

    贺一盟侧头,神情微淡,以眼神示意什么事。

    顾子乔做了个腼腆的动作,道:“下个月学校安排见习……贺哥能不能给我在你手底下留个名额?”

    贺一盟发现,眼前的少年虽然每次都是一副软绵的样子,但要求却是从不绕弯子。

    人家也没说医院,也没说科室,直接说是你手下。

    多一个见习生和少一个见习生对他来说毫无区别,自己大儿子刚刚被人家救活,怎么能开口拒绝?贺一盟心里觉得好笑,眼前的小孩看着像兔子,实际却是只小狐狸。

    “为什么要到我手下?我的实习生……可不好当。”贺一盟忍不住逗弄道。

    谁想顾子乔毫不掩饰,两只眼睛亮晶晶,道:“因为在我心中贺哥是最棒的胸外医生!”

    他眼里的感情如此真挚,让贺一盟有些怔忪。

    外界对他的奉承不算少,很多人夸他年少有为,仁心仁术。都说他手稳,更给了他“南城一把刀”的外号。可是为什么眼前的小孩说出来,就让他这么的……受用?

    不得不承认,任谁都喜欢听真心实意的夸赞,贺一盟眼里当即就带了笑意。

    “贺哥同意了吗?不同意我可闹了!”顾子乔乘胜追击道。

    贺一盟好奇,问:“你要怎么闹?”

    顾子乔眼珠子一转:“贺哥喝醉酒……嘿嘿。”

    贺一盟:“……”所以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喝酒这事简直成了贺一盟的死穴,他一点也想不起来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偏偏越不知道越心慌,总觉得是什么大事。

    顾子乔灵机一动,道:“这样,贺哥只要答应我去你手底下见习,我就……”

    话没说完,神态却已经到位。贺一盟想了想,道:“只要你能坚持下来……我没问题。”

    顾子乔眼睛一亮。

    贺一盟道:“该你了。”

    顾子乔神秘兮兮招招手。

    贺一盟比顾子乔高一头,见状不得不停下脚步凑到他身边。顾子乔笑得一脸满足,小声道:“贺哥……我可没说告诉你但是你已经答应我了绝对不能反悔要言而有信!”

    说完之后,顾子乔身形矫捷后退两步,耍到了贺一盟的他心里早就笑开了花!

    贺一盟面无表情:“……”

    顾子乔挥着小手,做了个飞吻的动作,道:“贺哥!不能反悔啊!快上课了我先走一步你别迟到!”

    说完,顾子乔转身就跑。贺一盟盯着他的背影,良久之后忍不住一笑,眼里露出了一丝自己也未察觉的温柔。

    说也奇怪,这个小孩……有种说不出的亲近。

    莫非血缘关系可以强大到,和哥哥是好友,忍不住就亲近弟弟?

    贺一盟不得而知。

    而远处,顾子乔忍着大笑逃跑,跑了好大一截路才缓下了脚步,眼里却还满满笑意。

    贺医生啊贺医生啊,自己的心智已经因贺医生降到了学龄前。

    他才不怕贺一盟反悔,以贺一盟一诺千金的性格,只要答应了就绝对没问题。

    顾子乔一扫前些天的阴霾,快步走进学校,将周围打探的视线抛在身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