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三十一章反转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31

    陈大柱从拘留所出来后发现他爸不见了。

    他妈在一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着陈娇婷的“暴行”,陈大柱在一边听得心烦意乱。

    一个病怏怏快死的老头子,接走就接走呗!留这屁用没有!

    可紧接着,他妈又道:“你爸爸每个月还有不少钱的补贴啊……这人不在了,会不会补贴不给咱们了?”

    陈大柱一听,怒了!

    人走可以!拿钱不行!

    上次那小瘪三在麻将馆里闹了一通,他跟好几个兄弟伙都撕破了脸皮!最终抢了也就几百块钱,便宜都让别人占了!

    想起这个陈大柱就来气,第二天就砸了麻将馆。麻将馆里的贱女人报了警,让他在局子里蹲了好几天。

    这一切都怪那个野种!

    陈大柱心想,可不能让这野种好过!

    一开始,他是准备堵在家里的。可陈娇婷搬了高档小区,自己上次大闹一通又上了保安的黑名单,自己逛了一个早上硬生生没进去。他回家转念一想,觉得更加憋屈了。

    晚上小酒一喝,不知道受了哪的启发,突然想到了顾子乔。

    不是说儿子念书很好在什么医科大吗?医科大,哼哼,我就让你念不下去!

    他和一旁喝酒的人一商量,一条歹毒的计划浮出心中……

    以至于顾子乔第二天中午一回学校,就发现了校门口拉横幅的人。

    学校那么大,陈大柱不知道顾子乔在哪上学,索性就在人流量最大的门口闹了起来。白底黑字,看着就丧气!陈大柱的智商总算上线了一回,还印了一大沓传单!把顾子乔形容成了个十恶不赦的人。

    他弄不清楚顾子乔改名的事,传单横幅上印着的还是“顾子琪”。

    顾子乔眼神好,老远就看到这么一波人。陈大柱拿了个喇叭,大喊道:“看看你们大学教育出来的学生啊!一个私生子也不知道感恩!丧尽天良啊!可怜我那老父亲啊!”

    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看热闹的人,没一会陈大柱就被围了起来,更有甚者还拿着手机录视频。一见人多,他讲得更卖力了,甚至还挤出了几滴马尿。

    顾子乔站着看了会,手机就响了。

    岳阳在那边急道:“乔哥!你在哪呢!你那个……那个舅舅来了!”

    顾子乔冷静道:“我在学校门口站着呢。”

    岳阳似乎没想到顾子乔这么说,愣了一下,才道:“那你……”

    “我没事,你在哪?”

    “我刚刚看到视频……正往门口走呢。”

    门口的人越围越多,堵塞了交通。学校的保卫科终于出动,开始疏散人群。陈大柱看有人拦,顿时闹了起来。

    “我在北边黄焖鸡门口,”顾子乔道:“你先别管这事,别发生正面冲突。”

    岳阳找到顾子乔的时候,人群已经被保安疏散了不少。学生群体毕竟生长在校园,大多还是纯净的,只有一些社会闲散人员一直站那里看热闹,怎么也不走。

    而陈大柱则是对着保安破口大骂,两方立刻就发生了冲突。

    “怎么办啊乔哥!”岳阳脸上都是慌乱:“事情都已经传开了,陈大柱也太,也太过分了!”

    事态已经发酵,无论如何也制止不住。顾子乔懒得解释什么,他知道一旦自己过去了,陈大柱就会像狗皮膏药一般粘着自己。而陈大柱又闲来无事,天天来闹也不是不可能。

    可只要自己一直不出面,陈大柱找不到人,恐怕也不会坚持多久。

    而整件事的损失就是,自己的名声烂了……

    不,也不能这么说。陈大柱说得百分之八十都是子虚乌有,对于出生他又无法选择。人类的性情便是同情弱者,自己只要说出真相,矛头很快就会指向陈大柱。

    顾子乔心中有了打算,道:“走吧,先回去上课。”

    岳阳目瞪口呆,道:“上课?乔哥!都火烧眉毛了还上课?”

    顾子乔看了眼时间,道:“这节课点名课时计入平时成绩的,你不上?”

    岳阳:“……”

    两人从另一处小门进了学校,赶到教学楼的时候离上课还差十来分钟,正是人流的一个高峰期。顾子乔还没进教室,就听有人道:“我觉得他不像这种人啊……假的吧?”

    “不过你不觉得私生子什么很真吗?他上次不是说父亲找来了家里状况才好些吗?”

    “也是哦……”

    “况且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怎么出事的总是他?不可能全世界所有人都针对他吧?”

    “……”

    岳阳一生气,很大动静推开了门。

    教室里的人顿时静了。

    顾子乔目不斜视走进教室,前排中间的位置还给他们这些“学霸”留着。他和岳阳坐了下来,听到旁边不少人窃窃私语。

    李旭宇尖锐的声音传来:“这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顾子乔这位室友闹出了事情后,搬出寝室整整一周不见踪影。这周他才从欧明阳那里听说李旭宇转了班,只不过这节课是几个班合上的大课,才又碰了面。

    岳阳听到这话,恶狠狠把书往桌子上一拍,转头道:“嘴巴放干净点!你这种人还有脸出现?”

    李旭宇脸憋得涨红,终是没说什么。

    上课铃响起,老师进来讲课。而讲台下不少同学都沉迷于社交软件,岳阳也忍不住拿出手机划拉,顾子乔见状就知道,学校门口的闹剧还没停。

    等课上到一半他接到杨怀青的电话,得知这事不仅没停,还越闹越大。

    陈大柱和保卫科人员发生了肢体冲突,视频被录下发到了网上,有标题党把保安说成警察,传播警察打人谣言。

    这种虚假的标题党能迅速勾起人们的神经,视频中的保安又穿着蓝色警服,顿时在网上引起了宣传大波。

    顾子乔匆匆赶到了辅导员办公室,杨怀青看着他眼中满是焦急,把视频给他看了,然后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先说。”

    “这个是我舅舅,在家虐待我姥爷,家暴我妈。上周五我和我妈把我姥爷接走,他就来闹。地痞流氓,甚至刚从看守所出来。”

    顾子乔没有多余废话,直接了当道。

    杨怀青眉间带着忧愁,叹了口气,道:“既然是这样你就别怕,走,先跟我见院长。”

    院长……

    顾子乔被拉着进了隔壁的院长办公室。

    作为优秀学生代表,顾子琪虽然没参与年级上的职位,但因为成绩一直在老师们哪里挂着号。院长也知道他这个人,一见面就道:“顾同学啊!这件事影响很大的!对我们学校声誉很不好的!”

    杨怀青赶紧给院长解释了一番,顾子乔也察言观色道:“对不起,这件事是我给学校添麻烦了。”

    院长把顾子乔训了两句,突然话锋一转,道:“顾同学啊……你家长都在吗?”

    顾子乔一听这话,心里便明白了几分。

    这是旁敲侧击他与顾氏的关系呢。

    有身份不用白不用,顾子乔当机立断,道:“我父亲公司忙估计过不来,母亲不管事……不过我有个叔叔在咱们学校,老师,您是要?”

    院长一听便明白了,看了两眼杨怀青,道:“小杨前两天还跟我提起呢,你叔叔是顾航吧?有空可以一起吃个饭!”

    顾子乔见一边杨怀青表情明显一愣。

    院长又道:“学校的事情你也别急,不能任人把白的说成黑的!这样,你把整件事的过程写出来,校方发个声明。”

    顾子乔笑道:“谢谢老师。”

    顾子乔在院长办公室写了事件过程,院长照了照片联系了校方。在网上“警察打人”传的沸沸扬扬,并且直指医科大。网友快要把顾子乔人肉出来的时候,医科大官微发表了一份辟谣声明。

    声明中解释了与人发生肢体冲突者系学校保安而非警察,强调陈某在学校门口严重违反教学秩序,劝说无果后率先动手,保安处于自卫才不得不还手。并在之后附上了事情起因冲突,强调这是学生家事,照片附上学生手写版事情经过。

    这一大反转立刻打了刚刚许多键盘侠的脸,顾子乔又擅长文字,寥寥数字就强调了陈大柱的恶行。虐待老人、家暴、平时就爱寻衅滋事,刚从看守所出来……每一条都让陈大柱再无翻身之地。

    而因为“警察”两字的敏感性,这条微博还被圈了南城警方。南城警方刚刚才被众键盘侠污了一把打人,正在气头上呢,一见声明出来,立刻表示会介入陈大柱闹事一事。

    又因涉及虐待、家暴,当地妇联也火速加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表示会持续关注。

    事情至此,刚刚还洋洋得意的陈大柱突然被泼了头冷水!还躺在医院嗷嗷碰瓷呢,就被警察围了上来。

    而写完了声明的顾子乔则是被学院院长满脸微笑亲自送出了办公室,互留了电话约了时间吃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