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二十九章外公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29

    回家之后,陈娇婷坐在沙发上敲腿,城郊的疗养院确实好,可每月一万二……

    折腾了一早上,顾子乔有些饿。他打开冰箱看有没有什么余粮,陈娇婷见状,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道:“乔乔饿了?妈给你做饭!”

    陈娇婷给两人下了面条,不到二十分钟就出锅了。一碗面虽然简单,但色香味俱全。等吃完饭,顾子乔道:“我们就选郊区那家吧,陈大柱一般什么时候不在家?我去把姥爷接出来。”

    “可是价格……”陈娇婷似是还有犹豫。

    顾子乔暗叹一口气,道:“没事的。”

    “你让妈妈再想想……”陈娇婷蹙着眉头道。

    顾子乔点头。

    这一想就想了大半天,直到黄昏降临顾子乔准备回学校时,陈娇婷才拿着一张银行卡出来。

    “乔乔,妈妈决定了!你姥爷辛苦一辈子,老了老了,日子应该过好点!这卡里面有二十万……你拿去给你姥爷办手续吧。”

    说这话的时候,陈娇婷眉间有一种万事想通的坦然。

    顾子乔愣住了。

    他知道陈娇婷的经济状况可能不太好,她的衣服都是小店里的便宜货,平日里在家也很节俭,只有周末他回家的时候才会加餐加菜。

    这个女人没工作,顾振国对她又不算好,攒点钱是非常不容易的。

    一个月一万二对他来说不算多,但是放在陈娇婷这里,绝对的一笔巨款。

    顾子乔没有想过,陈娇婷会拿出这笔钱。

    他张了张嘴,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陈娇婷打断:“妈知道你爸那边给你了钱!那些钱……你自己拿好,去做做投资干什么都行!这笔钱一定要妈妈出,你知道吗?”

    陈娇婷的表情很认真,让顾子乔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她一笑,不怎么精致的妆容下带着几分女性柔软:“妈妈可以的,你放心吧。”

    一锤定音。

    顾子乔没再挣,接了陈娇婷的银行卡。他知道这个女人有着属于自己的坚持,他道:“我去把手续一办,哪天舅舅不在,我们就去把姥爷接出来。”

    陈娇婷点头,眼里满是欣慰。

    顾子乔回了学校就开始忙这件事,奈何平日课业太重,直到周四他才有空抽出时间去郊区的“青山疗养院”签了一年的合约。花了重金的地方自然不同,老人的接送服务他们也全包了。

    同时,陈娇婷也得到了消息,说上次在麻将馆撒钱后陈大柱打架闹事,被警察抓起来拘留七天,这一周都不会在家里。

    顾子乔一想正好,联系了疗养院周五下午接人,又提前给陈娇婷打了招呼。

    陈大柱不在,那边的武力值为零。顾子乔叫上了岳阳,又联系了开锁公司,准备一次性把事情搞定。

    这也是他开学以来第一次没有下课追着贺一盟,而是早早拉着岳阳去了新楼西村。陈娇婷早就在这等了,一见顾子乔领着岳阳来,便道:“门敲不开……你姥姥肯定不在家。”

    顾子乔点点头,把岳阳介绍给陈娇婷。陈娇婷只听过岳阳的名字,这次对上人,好好热络了一番。

    可这热络中总带着几分忧心,顾子乔见状,道:“走吧,先上去吧。”

    陈娇婷点了点头,岳阳则露着小虎牙笑道:“阿姨别怕!有我们呢!”

    开锁公司的人很专业,不到二十分钟就开了锁。周围偶有邻居来看两眼,不过陈娇婷确实是这家的女儿,谎称联系不上老母,怕老父一人在家出事,大家看了热闹便也回去了。

    陈娇婷先一步进了屋,顾子乔和开锁师傅结清钱后也跟了进去。屋中还是他上次来时的模样,堆得乱七八糟还夹杂着一股异味。

    岳阳看了看,小声道:“乔哥,你这外家也太不靠谱了吧。”

    顾子乔没说话,寻着陈娇婷的声音找了过去。这屋子本来就不大,两代人挤在两间房里,也亏得陈大柱没老婆,要不然王桂都得被赶出去。

    陈立国被放在一间小屋子里,屋里两张床,他的床铺是张钢丝床,被用塑料窗帘围了起来。陈娇婷一看见父亲就忍不住流眼泪,忍着异味大喊造孽。

    瘫痪的人连大小便都无法自理,陈立国屎尿都摊在床上,而因为常年没人翻动,身上又长了褥疮。苍蝇小虫围着嗡嗡叫个不停,顾子乔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恶心的场景。

    老人说不出话,眼睛灰蒙蒙的,看看陈娇婷又看看顾子乔,又闭上了眼。

    顾子乔叹了口气,看了眼时间,道:“先把姥爷抬出去吧。”

    这里实在脏乱差,先把人抬到客厅收拾一番再说。

    陈娇婷红着眼睛点头,找了尿垫铺在客厅破沙发上。顾子乔和岳阳一头一尾,两个二十岁的大男生轻轻松松就把老人搬了出去。

    陈娇婷又摆了毛巾,给陈立国擦洗一番。顾子乔注意到,老人虽然闭着眼睛,但身子时不时颤抖一下。

    顾子乔拉了岳阳出了房间。

    两人站在阴暗的走廊里,岳阳叹了口气,道:“乔哥,我妈住院那阵,我觉得很多人已经很混蛋了。但是我今天才发现,有些人更混蛋!”

    顾子乔心想,谁说不是呢?

    陈娇婷花了半个小时收拾老人,给他往伤口上涂了药,又换上了尿不湿,这才出来叫两个大小伙。

    她苦笑一声,道:“上次来的时候还没这么多褥疮……没想到这才两个月……”

    顾子乔手机响起,是疗养院的人到了。

    “我下去接人,岳阳你帮我妈在这看着。”

    岳阳点点头答应了,顾子乔快速下楼,在村口看见了疗养院的车。

    疗养院针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护理方案,像这种瘫痪的老人他们都准备了救护车。顾子乔一开始没想到情况有这么惨,站在楼下又和工作人员沟通了一番。

    能住得起这种疗养院的人都是有钱人,工作人员还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顾子乔解释一番,道:“我妈前些年和这边联系不多,也是最近才恢复联系的……”

    工作人员做了然状,道:“我懂了,顾先生放心,我们一定把老爷子照顾好。”

    顾子乔点了点头,带着四个护工一起上了楼。可刚走到楼道口就听里面传来大骂声:“你个赔钱货!想把人带走?我告诉你没门!”

    走近一看,不知从哪听到风声的王桂来了。王桂拉扯着门,张牙舞爪就要冲过来打人,嚎啕道:“滚!都给我滚!”

    岳阳拽着王桂,陈娇婷大骂道:“不接走留我爸在这被你害死吗!”

    顾子乔见状,直接对身后护工道:“老人在屋里,接走吧。放心,这家人不知道疗养院的事情,不会去闹的。”

    护工本来见状已经很犹豫了,听了顾子乔的后半句话才放心,相互看了一眼准备进房接人。而顾子乔则上前,和岳阳一起拉开了王桂。

    面对陌生人,他可是毫不客气,手劲大的王桂开口就是痛呼!顾子乔毫不理会这哀嚎,直到护工把老人抬走了才放下手。

    他冷眼看着王桂,道:“最好给我老实点,就算陈大柱放出来了,你觉得他能惹得起我?”

    王桂被外孙的神情吓到,又因为手腕被捏得疼,半天没说出话。顾子乔冷淡瞥了她最后一眼,对岳阳道:“走吧。”

    岳阳早就觉得憋屈了!下了楼,对顾子乔道:“乔哥!刚刚拽着那老东西的时候,我真觉得解气!”

    顾子乔看护工把陈立国抬上了车,陈娇婷也跟着上去,心中舒了口气。

    他也觉得解气!对于这种人,真的没必要给好脸!能动手就不要动口!

    三人将陈立国送到了疗养院,疗养院见老人的惨状也面不改色。当即就和顾子乔预约了体检时间,并且把顾子乔和陈娇婷的信息录入了家属系统。

    顾子乔在外面和岳阳办最后的手续,陈娇婷则在干净明亮的居室里,握着她爸的手。

    “爸爸啊,乔乔现在长大了……你看见了吗?这地方啊,都是孩子给你找的……”

    疗养院房中铺着地毯,所有的棱角被布包了起来,电视电脑空调齐全,连配备的轮椅都是全自动的。

    陈立国六十多岁的人了,也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

    陈娇婷挤出一个笑,道:“爸爸啊,回来我再给你配上部手机,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

    顾子乔带着岳阳回来,站在门口听到他妈的声音。

    “我们一家人以后在一起啊,都好好的……”

    顾子乔推门进去,床上的老人睁开眼睛,那浑浊的眸里隐隐有着泪花。

    接下来的两天恰好周末,顾子乔陪着陈娇婷把老人的入院检查那些做了。老人下半身瘫痪,长期营养不良,身上长了好几个褥疮,这些都是需要花时间护理的。

    陈娇婷不舍得打车,来回奔波疗养院也是麻烦。顾子乔心想,自己应该弄辆车了。

    顾振国当初不是答应给自己车吗?车呢?

    顾子乔冷笑,一辆车都不舍得给,还让人家给你生孩子?等着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