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二十七章闹事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27

    顾子乔掂了一袋子核桃回家,进门发现没人。

    大多数情况下顾子乔都是不擅长表达自身感情的,他平日里不会主动和陈娇婷过度亲密,然而陈娇婷每次给他转发的微信文章他都会打开看一眼,每周也会定时回家。

    顾子乔在心中已经认定了要替顾子琪照顾她。

    他生怕上次的事情重演,拿出手机给陈娇婷打了电话。

    这次电话很快被接通,传出来的却是个充满酒气的声音:“哟,是谁啊?我那大侄子!”

    顾子乔微微抿唇,是陈大柱。

    电话里的杂音不断,有女人的嘶叫声还有笑闹声,顾子乔冷声道:“我妈呢?”

    “你妈?”陈大柱大笑道:“哈哈哈哈!算你还有良心!我告诉你,你妈欠了钱!要想见你妈,给我拿十万过来!”

    陈大柱对这个外甥是又怕又恨,上次他吃得苦头可不小!一想起被人打翻在地他就牙痒痒!不过这次怎么说也是麻将馆里,料那小子也翻不了天!

    看着身边的狐朋狗友,陈大柱壮了胆,舅舅今天就教教你怎么做人!

    顾子乔直接了断道:“十万没有,一万的话我可以直接给你现金,我妈在哪?”

    一万?这小子不是被认祖归宗了吗?怎么才一万!

    陈大柱当即就不愿意了起来,破口大骂道:“糊弄鳖孙呢!一万块钱就想打发我?你以为你舅舅是叫花子?”

    顾子乔心想你可不就是叫花子吗?嘴上却显弱,说:“舅舅,我现在就是个学生,家里的钱也不知道在哪,一万块钱我都要去借……”

    陈大柱首先一听“舅舅”两个字,就洋洋得意了起来。管你什么大户人家的少爷,不也得把我叫舅吗?紧接着听顾子乔将自己不知道钱在哪,觉得也有理,仔细一思索,瞪了眼一边的陈娇婷,道:“说!你家钱都放在哪了!”

    陈娇婷敢在王桂面前耀武扬威,可见到这个从小打自己的哥哥条件反射就怕。她不想儿子过来,白着脸不说话。

    顾子乔在电话里听到了陈大柱威胁陈娇婷的声音,道:“你问我妈她也不会告诉你的,还不如我过去劝劝。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伤和气呢?”

    陈大柱瞪了眼自己的妹妹,满意于外甥的“识相”,道:“那你带着钱过来吧!就在村里的麻将馆!”

    顾子乔一听是麻将馆,悬着的心放下了不少。就算是城中村,也不能光天化日杀人放火。挂掉电话后,他径直去银行取了一万块钱装到袋子里,打车去了西楼新村。

    村里的麻将馆很好打听,顾子乔很快找到了位置所在。临近饭点,麻将馆的生意正是萧条的时候,里面只有那么三四桌。而最里面的桌子旁,则坐着陈娇婷。

    陈娇婷脸色不怎么好,衣衫有着些许的凌乱,她身边坐着几个贼眉鼠眼的男人,一看就不是好人。

    陈大柱坐在隔壁一桌,有说有笑打麻将。

    “乔乔!”陈娇婷一眼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道:“乔乔你快回家去!妈妈没事!”

    顾子乔见陈娇婷中气十足,知道她也没受苦。于是眼睛一瞥,转到了陈大柱身上。

    陈大柱还没说话,同桌的一个麻友便道:“哎呀,真是和她妈一模一样啊?来了都不知道叫人的!”

    顾子乔没见过这人,皱眉看着。陈大柱自摸一张,心情颇好,道:“赢了!”

    麻友瞪了眼陈大柱,道:“好你个小子,不给妈吃几张牌就算了,还自摸!”

    这下,顾子乔知道眼前人的关系了。

    陈大柱坐在椅子上,斜眼看顾子乔,道:“小崽子,钱带来了吗?”

    顾子乔从包里掏出银行给的纸袋,里面鼓囊囊一团。

    陈大柱眼里顿时流露出贪婪,周围那些人也纷纷把眼睛往这边瞅。

    “算你识相!”陈大柱道:“把钱拿来!”

    顾子乔却收回了手,淡淡道:“让我妈过来,我再把钱给你。”

    “小兔崽子还想耍花招?”陈大柱拍了下桌子,怒道。

    顾子乔不卑不亢,道:“你这里这么多人,害怕我不给你不成?总归钱是给你带来了,你让我妈过来,我立刻给你。”

    陈大柱眼珠一转,心想也是。自己这么多兄弟在这,还怕他这小兔崽子不成?他看了看守着陈娇婷的几个人,以眼神示意,大家从陈娇婷身边让开。陈娇婷一边骂一边往顾子乔方向跑,道:“爸呢!你们到底把爸怎么了!”

    “白眼狼,”王桂道:“你不管你爸,我和你哥还能不管吗?每个月让你掏点赡养费,还不愿意了!白养了你!”

    陈娇婷被这颠倒是非气得差点吐血,顾子乔把她拉到身后,道:“没事吧?”

    陈娇婷看着儿子,眼中满是愤怒憋屈。她摇摇头,道:“妈没事……你姥爷……”

    “废话怎么那么多!”陈大柱打断母子谈话,道:“还不给钱!”

    顾子乔冷眼看着陈大柱,将钱从纸袋中取出。一万块钱也有不小的分量,况且他专门取得五十元面额,看起来厚厚一沓!

    想要从他手里拿钱?没问题!

    顾子乔扬手,将这一沓钱抛了出去!

    陈娇婷这辈子都没见过陈大柱如此震惊的表情,上百张五十元新钞从天散落,整个麻将室都是诡异的寂静。

    “这笔钱算是给大家的了!”顾子乔朗声道:“谁捡到就是谁的!我们母子备受这两人欺负,我妈不过是心念爷爷安微,没想到却要被如此责骂!”

    “我只求一个公道!今天大家拿了钱!不妨给我们母子评评理!”

    片刻之后,麻将室里的十几号人就像疯了一样,疯狂的开始捡钱!陈大柱拦都拦不住!他那群所谓的“兄弟”也都各个弯腰,完全顾不上其他。

    “这是我家的钱!别动!都别动!”王桂破口大骂,凶狠地推开身边麻友。麻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顿时大喊道:“杀人了啊杀人了!大家都来看看杀人了!我腿动不了了!赔医药费!”

    “大家讲讲理啊!他们家逼走了女儿现在又不让大家赚钱,哪有这道理啊!”

    顿时附和声一片,顾子乔看着这鸡飞狗跳的闹剧,心里满是嘲讽。

    他转身,拉过陈娇婷往外走。陈娇婷已经被这场面吓坏了,呆呆的跟着顾子乔跌跌撞撞走出了麻将馆。被外面的风一吹,脑袋里才算清醒了几分。

    “乔乔……”陈娇婷小声道。

    顾子乔有些生气,知道自己的亲人是这副模样,为什么就不远离呢?

    人家都不找你了,你还偏赶着上门!

    陈娇婷见儿子面色不虞,强笑了一下,道:“乔乔,你不要生气啊……妈妈,妈妈只是想来看看你姥爷。”

    顾子乔不知这家人是什么状况,没吭声。陈娇婷看了还以为他在生气,急了,道:“乔乔,妈妈以前从没给你说过家里的事……乔乔你还记得小时候那些木头车木头鸟吗?都是姥爷做给你的啊!”

    说话间,陈娇婷眼睛红了几分。生下顾振国的儿子后,自己的生活并没有太大起色。顾振国对自己的私生子也是十分冷漠,仿佛怀孕时所说的话都是放屁一般。

    除了基本的抚养费外,他不肯多给自己一分!自己带孩子没工作,翩翩陈大柱还天天来要钱!那时候父亲虽然瘫痪,但神志还很清醒,骂了儿子一顿,她才清静下来。

    这个家她可以不管!但不能不管她的老父亲啊!

    顾子乔看陈娇婷的神情,叹了口气,道:“姥爷……人在哪?”

    陈娇婷吸吸鼻子,也是一副可怜的样,道:“你爷爷瘫痪在床,应该是在家里的……”

    顾子乔飞快做了个决定。

    就今天这形式,自己是绝对见不到老人的。陈大柱和王桂毕竟是他的儿子老婆,不可能虐待他。退一步讲,就算进了门见到老人,如今两人势单力薄,怎么把一个瘫痪的老人带出这村子?

    带出去了,又如何安排?

    “我们先回家,等……等下周准备好,我再带人来接姥爷。”顾子乔道。

    陈娇婷不可置信看着顾子乔,道:“乔乔!那是你姥爷啊!”

    “我没有不管他,”顾子乔叹了口气,认真道:“只是没有准备,就算见到姥爷能怎么办呢?不过平添陈大柱的怒火罢了。”

    陈娇婷听着儿子的话,终于冷静了下来。

    “指不定他们什么时候就冲出来了呢,我们先离开这。”

    顾子乔眼里满是沉稳,给人一种值得信任的感觉。陈娇婷看着这如今长得比自己还高的少年,突然意识到,他已经不是自己当年抱在怀中牙牙学语的孩童了。

    这个孩子长大成人,足以独当一面。

    于是陈娇婷擦了一把眼泪,道:“好,妈妈听你的……乔乔,妈妈不添乱,妈妈听你的。”

    顾子乔暗自叹了口气,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带着陈娇婷上车回家。

    今天爆更qaq求留言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