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二十六章娘家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26

    周五当天顾子乔特意起了个大早,提前了整整两个小时赶到教室。

    一旁的岳阳打着哈欠,道:“乔哥你也来太早了吧!”

    顾子乔选择了全教室最佳的第一排,放下书本坐下,道:“你不是说要学英语吗?一日之计在于晨……”

    岳阳哈欠打了一半,硬生生被憋了回去,道:“可……也太早了吧!”

    他们十点上课,顾子乔七点半就将他叫醒,洗洗涮涮吃个早饭,到教室也不过八点!

    还有两个小时才上课啊!

    岳阳心中有苦说不出,丝毫不想看书,趴在桌子上犯困。

    岳阳哪里知道,顾子乔是生怕来晚了,被来早自习的人占了座位,不能近距离观看他的医生。

    不过这点小心思他自是不会说,坐在位置上直端端等上课。

    九点,教室里陆续开始进学生。顾子乔看到了不少非本班的学生也来蹭课,半个小时后,教室几乎坐满。岳阳目瞪口呆,道:“贺医生人气也太高了吧?”

    顾子乔庆幸自己提前来占座位。

    给本科生讲课是十分轻松的活,十点整,贺一盟准时进教室。此前已经有了学习委员帮他把课件拷好,贺一盟点开了ppt,说了声同学们好。

    顾子乔的视线追随着贺一盟的身影,两人目光交汇,贺一盟一顿,继续道:“上节课我们讲到……”

    男神也太帅了吧!

    穿白色衬衣真好看!

    顾子乔光明正大欣赏贺一盟的肉体,看着贺老师在讲台上侃侃而谈,他就忍不住想到那晚醉酒的贺一盟在他面前脱衣服的样子。

    “……这个问题由顾子乔同学来回答。”

    一旁的岳阳猛的戳了一下顾子乔,顾子乔终于回过神来,缓慢站起,吞吐道:“不好意思老师,这个问题我不知道。”

    班里发出窃窃私语,贺一盟看了顾子乔几秒钟,道:“坐下,上课要认真听,不要开小差。”

    要不是你太帅,我能开小差吗?

    顾子乔一边坐下一边腹诽,贺一盟微微挽起袖子喝一口水,在他看来都深具诱惑。

    两个小时转瞬即逝,下课铃响起,顾子乔当仁不让冲到了最前面。

    贺一盟站在讲台上微微低头,看着这个热情到他无法招架的学生。

    他突然起了逗弄之心,道:“顾同学,有什么事吗?”

    顾子乔傻眼,他没想到贺一盟竟然主动出击。周围都是人,他又不好意思直接说我来拿《chemrev》期刊,一时竟然哑巴了。

    贺一盟看着平日里精明的像小狐狸一样的学生傻眼,就像看到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奶猫突然摔了跟头,内心止不住好笑。

    “顾同学是刚刚的问题没听懂吗?”

    顾子乔赶紧顺着台阶往下走,道:“对!贺……贺老师,刚刚您讲病患心理承受能力与病情恶化程度成正比,我觉得这一点有些奇怪。”

    此时周围的同学见久久没有与贺一盟说话的机会,已经散了不少。贺一盟一边收拾自己的教具,一边淡淡道:“这样啊……那你下次上课可要好好听讲,不要……”

    “只盯着老师看。”

    最后一句话说得若有若无,连他的眼眸深处也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可顾子乔脸猛的一下红了!

    本来就是光明正大的看!怎么被贺一盟这么一说,好像自己偷偷摸摸一样?

    不对呀!贺一盟这是在调戏自己吗?天呐,宇宙直男老干部贺一盟竟然主动调戏自己?

    顾子乔的心里被丢了手榴弹,也不知道是惊喜大一点还是惊吓大一点。而贺一盟的内心深处则被自己吓了一跳,怎么就对着学生说出这种话?

    不过顾子乔在课堂上的视线太过赤裸,无论自己做什么动作,都能感觉到他目光的追随,贺一盟生平第一次觉得这么不自在。

    座位上玩手机的岳阳抬头,看顾子乔和贺一盟两人站在一起,一人面色冷清,一人沉稳淡定,打了个哈欠又低下头去,丝毫没有察觉到两人心中的惊涛骇浪。

    在目光对视中,顾子乔突然脸一红,躲开了贺一盟的视线,道:“贺哥,我是来要期刊的……”

    贺一盟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竟然觉得那声“贺哥”软绵绵。他赶紧将期刊从包中拿出,终还是没忍住对顾子乔道:“那天晚上……”

    顾子乔接了期刊,飞快道:“那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

    贺一盟:“……”

    贺医生淡淡的表情终于崩了。

    没发生?到底发生了什么!

    察觉到贺一盟神情的变化,顾子乔忍笑忍到肚子疼,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贺哥再见!”

    说完,顾子乔不给贺一盟留一点反应的时间,转身就拽着岳阳走。

    撩一下就跑,好不刺激。

    岳阳昨天晚上没睡好,一早上都是昏昏沉沉,被顾子乔拽的晕头转向,道:“唉唉唉!乔哥你跑什么!”

    顾子乔淡淡一笑,扬着嘴角道:“你不懂。”

    岳阳狐疑的看着顾子乔,过了好一阵,才道:“乔哥……别说我不懂,我觉得你这样子吧……特别像那种刚给人家表白就跑的小女生。”

    顾子乔:!!!

    这这这,自己有这么像吗?!

    顾子乔掩饰一般的咳嗽一声,道:“你看错了。”

    岳阳挠挠脑袋,似是没把这事放在心上,道:“哦……那啥,咱中午吃啥呀?”

    顾子乔被岳阳无意中戳破了心思,没好气道:“食堂!”

    岳阳也不介意,耸着肩哥俩好的和顾子乔往食堂走。

    顾子乔心想早吃完饭早点回家,而他却不知,自己的家中空无一人。

    距上次陈娇婷回到城中村已经过去了月余,期间她那哥哥一直没有出现。陈大柱每月必来她这儿要钱,这次这么久不见踪影,陈娇婷反而觉得有些忧心。

    忧的不是陈大柱,而是她那瘫痪在床的老父亲。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陈娇婷是穷人家的孩子,从小受哥哥的压迫长大。母亲重男轻女,眼里只有儿子。唯独父亲偷着对自己好,更是为了能给自己筹集到上学的学费出门打工,出了意外瘫痪在床。

    陈娇婷还记得自己那年正好高三,学习不好不坏,总是比已经出去混社会的哥哥强几分。母亲却骂她无用,不能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赚钱养家。只有父亲支持自己,说是咱们也让女儿念得了书。

    出了意外后,家里的顶梁柱就塌了。她永远忘不了她亲妈哭喊着让她去死的场景,也是在此一气之下,她跑出了家门去打工,为父亲筹集医药费。堪堪几年才还上欠的债,母亲却始终对她没有好脸色。

    后来,一次意外,她认识了顾振国……

    陈娇婷走在她自小长大的城中村,这像一根野草一般生长的女人,穿着高跟鞋,涂着红口红,趾高气昂。

    她永远都是这副样子回家的,她要让那些人看看,自己过得很好!

    陈娇婷知道陈大柱这个时间点是不可能在家里的,于是毫无胆颤之意,熟门熟路上了楼,砰砰的敲着自家大门,喊道:“开门!”

    可她敲了半天也没敲开门,料想她妈不在。陈娇婷转身往楼底下的麻将馆走去,她那妈一日离不了麻将,到那找准没错!

    村子里的麻将馆乌烟瘴气,里面都是一些醉生梦死的人。陈娇婷一进门,便有人道:“哎呀!这不是老陈家的女儿吗?桂啊!你女儿来了!”

    陈娇婷也假笑着打招呼,道:“张姨,我妈呢?”

    那张姨正是麻将馆的老板娘,一边嗑着瓜子一边道:“最里面那张桌子坐着呢,你既然来了,就把你妈欠的钱一还呗。”

    陈娇婷往里面走的脚步一顿,没提还钱的事儿,便听那张姨在后面小声淬道:“呸,说什么在外面赚了大钱?听说是做不干不净的生意!”

    陈娇婷只当没听见,去最里面那桌寻了她妈。她妈六十多岁,却还是中气十足。身材微胖,烫了个花卷头,拿起麻将来浑身是劲。

    “我爸呢?”陈娇婷站在一边问道。

    王桂抬头看了她一眼,阴阳怪气道:“哟,我当是谁呢?看看呀看看呀,祖宗回来了,连声妈都不叫!”

    周围人一阵讥笑,陈娇婷没见陈大柱,便毫不客气,泼辣道:“你都叫我祖宗了,还让我叫你妈!那不是乱了辈分!”

    这一下,王桂脸上面子全无,扬起手就要打陈娇婷,道:“反了你了!前阵子敢带着野种打你哥!现在还来骂我,当初就应该把你摔死在墙上!”

    陈娇婷也不是好惹的,躲过了她妈的巴掌,对周围喊道:“你们还跟她打麻将?她欠的钱能还上了?”

    这一下,麻将馆里无人再打麻将,都围着看热闹。

    王桂被女儿驳了面子,脸色通红,拿起手机打电话,大喊道:“儿啊!你妹造反了啊!你妹要弄死我这个老太婆啊!你快来啊!”

    挂了电话后,王桂凶恶道:“你个不孝子!你等着和你那个野种儿子下十八层地狱!”

    而陈娇婷一听陈大柱要来,顿时抖了一下,眼里冒出了恐惧。

    今天留言更新有惊喜很可能一高兴更个五六章之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