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二十二章拥抱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22

    顾子乔陶醉于这个拥抱之中,贺一盟却很快放开了手,板着脸在房子里转圈圈。

    他走路不太平稳,有些踉踉跄跄。顾子乔总担心贺一盟摔倒,可每次贺一盟都能神奇的避开障碍物,继续转他的圈圈。

    顾子乔站在一边观察了半天,发现贺一盟好像不是在转圈,是在找什么东西。

    他忍不住道:“萌……贺哥,你找啥?”

    贺一盟站定脚步,皱眉看着顾子乔,似乎疑惑家里怎么多了这么个人。

    顾子乔心里咯噔一下,试探道:“贺哥,你不会不认识我了吧……我是谁?”

    贺一盟眼中的疑惑更深了,他警惕地看着顾子乔,身材敏捷的退后几步,从桌上拿起来“凶器”。

    顾子乔看着那个玻璃杯,哭笑不得,他心里有无限的柔意,轻声道:“我是子乔,顾子乔。”

    贺一盟皱起了眉毛,打量着眼前的人,似是不信。

    “我真的是顾子乔。”顾子乔小心翼翼道:“你不认识我了?”

    贺一盟摇头,终于开口,严肃着脸一本正经道:“你不是!”

    “我是!”

    “不是!”

    “是!”

    贺一盟怒目,拿着玻璃杯上前两步就要行凶。顾子乔吓了一跳,赶紧道:“……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顾子乔举手投降,贺一盟这才点点头,心满意足得把杯子放回桌上。

    放完之后,他又左瞧瞧右瞧瞧,不住打望着四周。顾子乔正疑惑呢,就看贺一盟快步上前,一把抄起了茶几上的期刊。

    他满意了,坐在沙发上,如痴如醉地看起来。

    顾子乔:???

    贺哥喝醉了也看书?这操作太6了吧?

    顾子乔轻手轻脚坐在了贺一盟身边,看着他的医生。

    贺一盟在外滴酒不沾,沾酒必醉。醉后不上脸,只是行为举止会变得古怪,并且醒后毫无记忆。

    顾子乔发现这个小秘密还是意外,那晚上贺一盟对着他的仙人掌絮絮叨叨半个晚上,一本正经让仙人掌好好活下去千万别死。他在一旁笑得肚子疼,还被气势汹汹的贺一盟瞪了好几眼。

    酒醒后贺一盟一脸无辜,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顾子乔想着,忍不住开始笑。贺一盟从期刊中抬起头,瞪了一眼他!

    “不许笑!”贺一盟凶巴巴道。

    顾子乔道:“好好好,不笑。贺哥,你的仙人掌呢?”

    贺一盟皱眉想了想,做了个沮丧的表情,道:“它生病了。”

    顾子乔佯装诧异,道:“贺哥你把仙人掌都养死了吗?”

    贺一盟一本正经强调:“只是生病了!”

    顾子乔刚要点头,贺一盟突然扔了书站起来,伸手拽住了顾子乔!

    两人手掌相握,顾子乔感受到了贺一盟的热度。他吓了一跳想要挣脱,可贺一盟却把他攥得紧紧的,拉着他往卧室走去!

    贺一盟腿长步子大,顾子乔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手上,被拽的跌跌撞撞。好不容易进了卧室,才堪堪调整好步伐。

    下一秒,贺一盟放开了手。

    顾子乔看贺一盟走到了卧室的阳台,窗户没关,屋外的风吹得窗帘白纱乱舞。而贺一盟就站在这层层白纱之中,捧起了窗台上的一颗仙人球。

    仙人球的根有些发黄,看起来病怏怏的。贺一盟盯着仙人球看了半天,然后拿着球走到顾子乔面前,执拗认真道:“看,他只是生病了。”

    顾子乔戳了戳仙人球的刺,软软的。又见顶上有些发黄,料想这球离死也不远了。

    这仙人球有成年男子手掌大小,看起来也养了多年。顾子乔于心不忍,道:“恩,的确是生病了,那怎么办?”

    贺一盟皱眉想了半天,语出惊人道:“送他去医院!”

    顾子乔再次哭笑不得,道:“我就是医生啊,不如你把他给我,我帮你养活。”

    贺一盟闻言眼睛一亮,像是托付传家宝一样把仙人球塞到顾子乔的手里,郑重道:“交给你了!”

    顾子乔捧着一盆仙人掌,突然觉得任重道远。

    贺一盟给了仙人掌后,打了个哈欠嘟嘟囔囔要睡觉。也不理会一边的顾子乔,开始脱衣服。

    这动作实在太劲爆!顾子乔又一次惊了,他看着贺医生脱了身上的t恤,露出了线条优美的上半身!

    贺一盟的身材没得说,为了能手术连轴转,贺医生十年如一日晨跑锻炼。周末闲暇时更会去健身房,无形中塑了形。他的肌肉并不夸张,而是有种让人舒服的结实感。贺一盟侧站着,顾子乔能看到他的胸肌和优美的肩胛骨。

    那曲线一路向下,直到下面……

    非常漂亮了。

    顾子乔吞口水的工夫,贺一盟已经开始脱裤子。顾子乔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转身!转身后想了想又觉得不对,正大光明转过来看!他的眼神忍不住就往下面瞧,看见贺医生黑色子弹内裤里鼓囊囊的一团。

    顾子乔:“……”目测很大。

    好在贺一盟脱了裤子便停手,没继续往下脱。他非常耐心的将自己的衣裤叠好,放在了床边。然后只穿一条内裤上了床,给自己盖上了被子。

    顾子乔一边目瞪口呆,看贺一盟规规矩矩躺好闭眼。过了不到五分钟,便听到了医生均匀的呼吸声。

    他忍不住走到床边,低头看着贺一盟。贺一盟闭着眼睛,眼皮下有着轻微的抖动,频率不高,属于浅眠状态。

    “贺哥?”顾子乔小声叫。

    贺一盟没反应,顾子乔抱着仙人球蹲下,伸出指头戳了戳贺一盟的脸。

    “萌萌?”

    贺一盟依旧熟睡,顾子乔放了心,忍不住笑起来。

    他将仙人掌放在一边,又拿手机咔咔偷拍了好几张相。然后去卫生间摆了温热的毛巾,给贺一盟擦了把脸。

    他突然想起上辈子刚刚接管顾家,有段时间天天应酬。有次被灌了不少酒,醉醺醺回来敲错了门,倒在贺一盟家沙发上再也站不起来。

    贺一盟拿他家的备用钥匙开了门,将顾子乔拖回了自己家,然后又给他擦脸擦手。顾子乔半醉半醒,借酒疯拉住贺一盟袖子不让人走,吵吵着要听故事。贺医生于是便真得坐到他旁边,给他讲龟兔赛跑的故事。

    第二天贺一盟还把这事当笑话讲给他听,顾子乔脸上笑,心里却带了丝苦涩。

    和贺一盟越接触,就越了解他钢铁直男的性向。

    “唔……”

    贺一盟似是在梦中睡得有些热,发出某种呻吟。顾子乔回神,看着灯光下的贺一盟。

    贺一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皱起了眉,像是咬牙恶斗一般。顾子乔忍不住,俯下身在贺一盟眉间轻轻一吻。

    蜻蜓点水,不过如此。

    贺一盟眉心舒展,陷入甜梦。

    顾子乔贪恋地看着贺一盟的睡颜,上辈子束缚太多,他甚至不敢将自己的情意外泄。一直到死,也没说出自己的心意。

    问他后悔吗?后悔的。

    不管表白代表着胜利号角还是进攻的冲锋,顾子乔觉得,都应该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意。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进手术室前顾子乔一定会告诉贺一盟自己喜欢他。

    反正都要死了。

    可没想到又活了。

    顾少爷从小被夸聪慧过人,然而面对感情的事,终是犹豫不决。没了顾家继承人的束缚,他应当随心所欲。可对于贺一盟,他爱得太久,便变得怯懦。他怕一旦表明了心意,连贺一盟的面都见不到了。

    算了,再等等。

    顾子乔叹了口气,等他和贺一盟的关系再近点……等贺一盟,也喜欢上他。

    给贺医生掖好被角,拿起地上的仙人球,顾子乔关灯离开了贺一盟的卧室。他将水杯里的酒水倒干净,又细细洗了一遍,这才离开了贺一盟家。

    来得时候天还透着亮度,离开时却已月明星稀。小区的花园里渐渐没了人,而层层高楼上的灯光还亮着。

    万家灯火。

    顾子乔心中突然就浮现出这四个字,他不由得笑了一下,抱着仙人掌,快步走回了家。

    家中的陈娇婷在抱着抽纸看电视剧,餐桌上的残羹已经收拾干净。见顾子乔进门,陈娇婷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道:“怎么去了这么久呀?妈妈打电话也打不通,仙人球哪来的?”

    顾子乔手机调的静音,陈娇婷自然无法联系上他。他把仙人球放到桌子上,对陈娇婷道:“去贺医生家里了一趟。”

    陈娇婷“呀”了一声,眼里带着好奇。顾子乔也没解释,认真端详着仙人球。

    根部发黄,感觉无药可救了,不知道给贺一盟买个一模一样的靠不靠谱?

    顾子乔发愁,他也根本不懂养花。

    陈娇婷看了两眼,道:“哪买的?乔乔你被骗了呀!这花快死了!”

    顾子乔顿了一下,道:“……贺医生的。”

    陈娇婷看看仙人球,又看看顾子乔,唏嘘道:“没想到贺医生还养花……水浇多了啊,都烂根了。”

    顾子乔灵机一动,问一旁的陈娇婷:“还能救活吗?”

    陈娇婷侧头想了想,又拿手拨了拨仙人球,道:“……能……吧?”

    顾子乔炯炯有神看着陈娇婷:“那什么,妈!拜托你了!一定要救活!”

    这声“妈”喊得自然无比,再无之前的扭捏不适之态。陈娇婷哭笑不得,道:“要把烂根切了,天气好的话就能活,阴雨天危险。”

    她叹了口气,捧着儿子抱回来的仙人球,道:“算了,我试试吧。”

    顾子乔想了想,还是给仙人球照了几张证件照。万一要是救不活,自己就去弄个西贝货给贺一盟!免得他家医生伤心,抱着花盆郁郁寡欢。

    小天使们!!有没有发现现在留言恢复名字和头像啦??现在留言我就能认出你们啦!!求留言哟么么哒小天使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