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二十一章醉酒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21

    贺一盟当了很多年医生,都可说是问心无愧。可对于他的挚友,他是问心有愧的。

    眼前的年轻人朝气蓬勃,眼神里满是一股灵气。明明不怎么像的两人,却让自己多次神情恍惚。

    贺一盟把这归为血缘的力量,就算不是同父同母,可这两人毕竟是血亲兄弟。或许这也是自己一次次,对眼前少年妥协的原因。

    “就叫我贺一盟吧,我比你大几岁,你叫我哥也行。”

    顾子乔是习惯把贺一盟叫做贺医生的,这种不远不近的叫法在他看来别有一番意味。可他把“贺哥”两个字在心里咀嚼了一番后,竟觉得也不错,于是一笑,道:“贺哥!”

    似乎很少有人这么叫他,贺一盟带了几分别扭。

    可转念一想这人是子乔的弟弟,这样叫自己也没错,贺一盟便又泰然自若起来。

    “乔乔啊!洗手准备吃饭!”

    陈娇婷的声音从厨房中传出来,顾子乔起身,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道:“贺哥,卫生间在那里,我先去帮忙端饭。”

    贺一盟点头,径直往卫生间走去。而顾子乔则进了厨房,陈娇婷奇怪道:“怎么进来了?出去等!马上就好!”

    厨房已经摆了几个炒好的菜,顾子乔一手端一个,道:“没事。”

    陈娇婷便笑着看他帮忙,也不拒绝。

    客厅中的贺一盟略显拘谨,顾子乔把菜放到桌上,贺一盟站起来,道:“用帮忙吗?”

    顾子乔笑嘻嘻道:“贺哥是客人!快坐!马上就好!”

    贺一盟这才安心坐到座位上。

    陈娇婷为了感谢贺医生,做足了八菜一汤。红烧猪蹄、剁椒鱼头、可乐鸡翅等纯肉加上几道素菜,搭配的正好,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要数一道糯米蛋。

    将糯米与腊肉青豆香菇五花肉等混合在一起,掏空鸭蛋壳灌进去再包上锡纸小火慢蒸。做起来特别麻烦,但吃起来味道绝佳。

    贺一盟显然对这道菜异常感兴趣,陈娇婷煮了十个蛋,贺医生不知不觉吃了一半,还向陈娇婷讨要做法。

    陈娇婷闻言笑道:“做起来不难,就是咸鸭蛋要选好。贺医生喜欢吃?锅里还有几个,一会给贺医生带走!”

    贺一盟赶紧推让一番,但哪里能抵得过陈娇婷的热情。等吃完一顿饭,陈娇婷已经将糯米蛋包好了。

    顾子乔见时候不早,自己又有些别的小心思,饭后便主动提出送贺一盟回家。贺一盟拿了人家的蛋,不好意思拒绝,便由顾子乔陪着下楼。

    虽已入秋,但天黑得依旧晚。七点多的户外,正是天光未暗,清风徐徐的场景。

    小区里遛弯的老人不算少,也有小孩子奔跑嬉戏。偶尔看见那么几对情侣,坐在小花园里嘻嘻哈哈,一副岁月静好。

    贺一盟话不多,顾子乔便一路畅聊。顾少爷聊得话题都颇有水准,以一副学生的口吻涉及了贺医生的专业领域。他问,贺一盟便答,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紫玉华苑门口。

    贺一盟站住,道:“就到这里吧,今天谢谢你和阿姨的招待了。”

    顾子乔略腼腆一笑,道:“贺哥怎么这么客气!对了贺哥,你知道最新期的《chemrev》哪里能弄到吗……我前几天看了一篇论文特别有意思,可惜完整版只收录在期刊上……”

    说这话的时候顾子乔略显遗憾,贺一盟想了一下,道:“我这正好有……我拿给你吧。”

    顾子乔眼睛一亮,道:“真的吗贺哥?太谢谢了!”

    《chemrev》是医学界知名的sci杂志,国内要找到最新期不容易。可顾子乔知道贺一盟是它的死忠粉,每次期刊一出,贺医生都会拿到最新版。

    按照贺一盟照顾后辈的性格以及吃了自家的蛋,只要他提出请求,贺一盟都会答应。

    趁贺一盟没注意,顾子乔笑得像只小狐狸,跟着贺一盟一起往隔壁的状元府邸走去。

    贺一盟在状元府邸租的多层,五楼,没电梯,说是可以上下楼梯锻炼身体。当年顾子乔为了贺一盟,甚至买下了同一层的另一套房。只是不知道自己死后,这房子怎么样了?

    如此想着,两人已经走到贺一盟楼下。顾子乔抬头看去,只见上面一片黑暗。

    “贺医生住这里啊?”顾子乔故作轻松问道。

    贺一盟点了点头,道:“楼里没电梯……你要不要在这等?”

    天已经逐渐黑了,路灯下的贺医生满脸都是认真,就如他这个人一般。

    顾子乔赶紧道:“没事!我不怕麻烦!难道贺哥不欢迎我上去吗?”

    贺一盟摇摇头,道:“没有……算了,来吧。”

    顾子乔心满意足,跟着贺一盟上了楼。

    一梯两户的户型结构十分简单明了,顾子乔爬了五楼,有些气喘。贺一盟看了他一眼,开门的时候便道:“要加强锻炼。”

    顾子乔苦了脸,道:“这不是上学没时间吗……”

    贺一盟摇了摇头,没说话,开了屋里的灯。

    重生后的顾子乔没来过贺一盟的家,此番心中还有些小兴奋。贺一盟的家就如他的人一样,干干净净的黑白色泽简装风,家具都是宜家购买,实用又耐看。

    贺一盟进了屋,道:“你先坐,我去给你拿。”

    说完,也不管他这才第一次把人领进家门,自顾自进了书房。

    顾子乔坐在米白布艺沙发上环视着房间。虽然是单身狗,可贺一盟家里干净整洁,连茶几上的书都是整整齐齐摆着的,真不知道贺医生是哪里挤出来的时间收拾。

    贺一盟从书房出来,手里拿着的正是《chemrev》的杂志。杂志上还贴了便签,上面有着贺一盟的标注。

    “是这个吧?”

    顾子乔接过一看,翻到自己想看的那篇论文,道:“就是这个!我拿走的话没关系吗?”

    贺一盟摇摇头,道:“记得还就行了。”

    顾子乔一笑,脸上露出个小酒窝,道:“那是当然。”

    按照正常发展,拿了期刊顾子乔就应该走。可好不容易来贺一盟家里一趟,顾子乔怎么会轻易就走。他眼珠一转,道:“我有点口渴,贺哥家里有水吗?”

    贺一盟点点头,走去厨房给顾子乔倒水。顾子乔扫了眼贺医生餐桌旁的酒柜,心里有了一番计较。

    贺医生不喝酒,酒柜里的东西都是他的。至于贺医生喝了酒会发生什么……顾子乔忍不住勾起嘴角。

    厨房传来烧水的声音,顾子乔快步走到酒柜旁直接拿了瓶白的,倒了一点在桌上的水杯里,又快速把东西物归原处。

    接着,他走进厨房,探头道:“贺哥?”

    贺一盟的水正好烧开,道:“入秋了,兑点热水。”

    顾子乔点点头,凑过去道:“我帮贺哥吧。”

    贺一盟先将晾杯灌满,然后才去给壶里灌水。顾子乔拿了晾杯出去,给桌上两个杯子各到了一半,又兑了一边的凉水,让水温正好入口。

    酒遇了热水,香味就溢了出来。顾子乔皱眉,走到酒柜旁轻拿起那瓶白的,拧开了盖子。

    贺一盟灌好了水,从厨房走出来,见状皱眉。顾子乔则像受了惊吓一样,赶紧将白酒盖好盖子放了回去,连忙道歉道:“对不起贺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没想到贺哥家里有这么多酒,忍不住拿起来看看。”

    平白无故被别人动了自己的东西,贺一盟自然不开心。况且东西原主已逝,这对自己来说是份怀念。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酒香味,都提醒着他过去的事情。

    贺一盟不太高兴,教养让他无法斥责眼前的少年。于是他随手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

    顾子乔看着贺一盟喝下掺水的酒,睁大眼睛。

    三……二……一!

    贺一盟眼里闪过一丝迷茫,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水杯,又看了看顾子乔。

    顾子乔在一边问:“贺哥?你没事吧贺哥?”

    贺一盟觉得不太对,摇了摇头,将杯子放在桌上。他觉得身子有些晃,忍不住将手按在桌子上,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顾子乔站在一边,又问:“……贺哥?”

    贺一盟没有反应。

    顾子乔最后一次试探道:“……萌萌?”

    贺一盟突然迈着步子,大步往前走。顾子乔赶紧跟上,谁想贺一盟突然停下脚步!顾子乔一个刹车不急撞到了贺一盟背上,正要离开时贺一盟突然转身,眸色淡淡看着顾子乔。

    “不许叫我萌萌!”

    此时两人离得极近,顾子乔甚至能感觉到贺一盟呼吸之间空气的浮动。他抬头看着贺一盟,心里砰砰直跳。

    两人之间满是酒味,贺一盟突然道:“抱。”

    顾子乔尚未反应过来,贺一盟长臂一揽,将顾子乔抱入了怀中。

    顾子乔:!!!

    鼻息之间满是贺医生身上的味道,淡淡的酒味与医院特有消毒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又夹杂着某种香皂的清香。贺一盟甚至将头一歪,靠到了顾子乔脖子上蹭了蹭。

    顾子乔发现,贺一盟的头发很软,蹭在自己身上痒痒的。

    滴!贺医生隐藏属性开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