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十八章老师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18

    李旭宇刚刚有多得意,现在就有多丢脸。

    他平时里趾高气昂惯了,两年前一开学就瞧不起穷酸的顾子琪。偏偏这顾子琪门门课又压自己一头,让别人笑他是万年老二。

    久而久之,他就恨上了顾子琪!

    而顾子琪没脾气,被欺负了也不会说话。这懦弱的性格更增长了他的脾气,有事没事就会在言语上羞辱顾子琪一番。

    新开学,他本来想申请个国家级的优秀生玩玩,可偏偏让他听说年级有意把这个名额给顾子琪!

    这他怎么能气得过?一见面自然条件反射的攻击对方,可没想到,顾子琪像是换了个人!

    哦对,是的,他改名了,叫做顾子乔。

    手腕是疼!可更让他难堪的是面子!这个顾子乔竟然敢这样!

    酝酿了好几天,又有罗诚在一边出谋划策,他终于找到了借口机会,准备把顾子乔搞臭。

    然而!然而!

    没想到他都这样豁出去了顾子乔还能翻盘!一时间,里外不是人的变成了他!

    “怎么现在还有这种人啊……”

    “就是仗着家里有几个钱欺负人呗!”

    议论声纷纷涌进了李旭宇的耳朵,他想发疯,却说不说话!

    顾子乔问他,他怕不怕举报?

    李旭宇平日里亏心事做了不少,顾子乔又和他常年在一个寝室里,保不准自己有什么把柄在人家手上!李旭宇怕啊!怎么能不怕!

    他脸上火辣辣的疼,感觉所有人似乎都在嘲笑他。

    顾子乔心想耽误了这么久,不知道还能不能追上贺一盟。于是收回了视线,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门口的人纷纷给顾子乔让出了路,顾子乔快步离去,岳阳满脸愤慨跟在他身后。一时间,大家都在替顾子乔打抱不平!

    太恶心了吧!拿人家的贫穷说事!让人家不得不把家庭隐私都说出来了!

    众人看向李旭宇的目光中或多或少带了些鄙夷,罗诚招架不住,不动声色移开了他和李旭宇之间的距离。

    李旭宇当即就觉得要气晕了!

    可他除了在众人的视线下落荒而逃,没有任何办法。

    ……

    不过晚了十多分钟,教学楼里的人群已经退散。顾子乔有些失落的看着教师休息室,心想贺一盟八成已经走了。

    这神情落在岳阳眼里,让他以为是顾子乔刚刚被李旭宇中伤,便抓耳挠腮想要安慰。

    憋了半天,岳阳道:“那啥……乔哥……你别太在意。李旭宇就是个垃圾!”

    最后一句话说得义愤填膺,想着贺医生的顾子乔回神,道:“什么?”

    岳阳道:“我说李旭宇……”

    “哦,没事。”

    顾子乔当然不会把这人放在心上,傻逼天天有,要是人人都能让他生气的话,他早就被气死了。

    见他乔哥的神情不像作伪,岳阳这才放心下来。拍着兄弟的肩膀,道:“那什么,走呗乔哥,我们去吃饭!”

    顾子乔刚想开口答应,突然看见教师休息室的门被从内推开,贺一盟走了出来。

    顾子乔:!!!

    他转身,把书包交给了岳阳,托付道:“我有个事,饭不吃了,你帮我把东西带回去!”

    说着,他就匆匆跑去追贺一盟,留下满脸懵逼的岳阳。

    刚刚他乔哥脸上仿佛春天来了的表情,是咋回事???

    顾子乔是从二楼楼梯口看见贺一盟出来的,等他跑下楼,贺一盟已经走到大门口。

    追上贺医生的时候,顾子乔有点喘。

    顾子琪的身体不差,奈何顾子乔上辈子懒惯了,重生过来也没多加锻炼,白糟蹋了一副好身体。

    顾子乔嫌弃了自己两秒钟,迅速给贺医生奉上一个浓烈的微笑,道:“贺医生!好久不见!”

    贺一盟看着顾子乔,眼里满满“刚刚坐在我班里的不是你?”的疑问。

    顾子乔继续道:“贺医生能来当我的老师我真是太高兴了,是吧,贺老师?”

    贺一盟:“……”

    这人……似乎颇有点没脸没皮。

    没脸没皮的顾子乔乘胜追击,道:“贺老师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贺一盟站定,拿着他的保温杯,拒绝道:“不要。”

    顾子乔一脸受伤,微低着头,可怜道:“哦……好的……只是因为妈妈手臂上的伤口恢复了,想要感谢一下贺老师。”

    贺一盟看着顾子乔低头的样子,有点……说不出的心软。

    然而他还是拒绝了顾子乔。

    “我要回医院了,下次吧。”

    顾子乔一听,就知道贺一盟要忙,便收了泡男神的心思。不过他还是给自己争取着权益,道:“下次?啥时候啊贺老师?”

    贺一盟看顾子乔,那眼睛亮晶晶,仿佛自己不说出个时间就走不了。

    他想了想,道:“明晚吧,我后天休息。”

    顾子乔小拳头一握,道:“好!不见不散啊贺老师!”

    贺老师似乎身后有猛兽,健步如飞走掉了。

    顾子乔笑嘻嘻看贺一盟背影,像偷腥的猫。

    岳阳背着俩书包出来,见他乔哥一脸傻样站在教学楼门口,一时之间觉得有些幻灭。

    而顾子乔却毫不察觉,走过去拍了拍岳阳的肩膀,道:“走,乔哥请你吃大餐!”

    乔哥的大餐吃得岳阳很是满足,整个小肚子都鼓了起来。两人异常满足往寝室走,准备收拾下东西各回各家。

    岳阳是要去医院看他妈,而顾子乔则想回家清静两天。可路走了一半,岳阳接到了辅导员的电话。

    辅导员管学院一个年级,手下七个班。顾子乔只在开学的年级会上见过他一面,没任何多余印象。

    电话里不知道说了什么,岳阳的表情变得严肃。挂了电话后,他挺难过道:“乔哥,我要先去趟学院。”

    顾子乔眼神问怎么了,岳阳故作无所谓一笑,道:“哎,辅导员说我弟弟来了……我……我过去看看。”

    “一起去吧。”顾子乔道。

    岳阳没说什么,眼里却流露出了感激。

    两人快马加鞭赶到了辅导员办公室。大中午的,办公室里除了他们的辅导员以及岳阳他弟,没别人了。

    辅导员面色显老,看着有三十四五,但听岳阳讲,这位不过刚满三十。医科大本硕博连读,如今博士尚未毕业,做起了学生工作。

    岳阳他弟叫做何广义,一脸来者不善,盯着岳阳看。

    何广义也在临床医学院,但属于影像学的学生。

    上次他被唬走了,回寝室后左思右想,怎么也想不出这岳阳哪来的钱!还能哪来?不是偷的就是装的!装?这些穷光蛋有本事装吗?肯定是偷的!

    刚刚他一翻行李,发现自己开学从家里新拿的两千块钱没有了!

    两千块钱是他一个月的生活费!何广义他妈总觉得把钱存银行不保险,每次都习惯给他现金。这钱拿到手上还没捂热就没了,能不着急吗?

    尽管没有任何接触,但何广义固执地认为,这笔钱就是岳阳拿的!

    顾子乔作为陪同,听完三言两语,特别稀罕地看着何广义。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这种智商也能考上医科大?

    难道医科大已经堕落成这个样子了?

    辅导员姓杨,显然也被何广义的胡搅蛮缠弄得焦头烂额。这人直接跑他这来说丢了两千,还直指凶手。尽管觉得再荒谬,杨子浩觉得自己也应该把学生叫过来,证明一下人家的清白。

    “何同学,现在岳同学来了,有什么话你们当面说清楚。”

    “不用说!他偷了我的钱!贼!”

    岳阳这次不生气了,只觉得好笑,道:“那证据呢?”

    何广义说不出话来了。

    辅导员见状,更看出来这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于是暗自叹了口气,道:“何广义,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能乱说。再说,你的宿舍在三楼,岳阳的宿舍在四楼,根本不存在‘偷’的说法。你是不是放哪忘记了?”

    顾子乔见这老师温言细语,说话有理有据,对他的印象不由好上了几分。

    “我……他就是贼!他突然冒出来一大笔钱,他又没钱,怎么能不是贼?”何广义此时也意识到自己冲动了,但他人都站这了!打死不能说自己的不对,只能继续嘴硬。

    杨辅导员觉得自己心力憔悴,每天都像处理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处理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见何广义继续无理,声音不由加重几分,道:“没有证据的话不要乱说!岳阳没有拿你的钱,我把岳阳叫来,也是想和你当面对质一下。现在结果已经很清楚了,何同学,请你回去仔细找一下。如果没有,那我们直接报警!”

    报警两个字一出,何广义不免心虚,闭了嘴。

    辅导员见此,满意道:“没什么事就回吧。”

    何广义还是不甘,恶狠狠看了岳阳两眼。岳阳也跟着瞪了回了,拽着顾子乔扭头走了。

    “这种人还要浪费时间……”岳阳带着点小脾气嘟囔道。

    围观了一场戏的顾子乔淡淡一笑,再次肯定了每人都会遇到傻逼这种想法。

    然而他走了没两步,突然停下了脚步。

    临床医学院的学院楼很有年代感,里面有前后两个门,中间是楼梯。他和岳阳走得后门出去,就在转身的时候,他看见前门进来了个人。

    他的小叔顾航怎么会到这里?

    岳阳见顾子乔突然停下脚步,道:“乔哥?”

    顾子乔摇头,疑惑道:“刚刚那个人……你看见没?”

    “啊?”傻白甜岳阳什么都没注意。

    顾航领导顾氏医药集团科研团队,负责新药开发,常年在学校的实验室。可他的实验室顾子乔去过,离这里颇有一段距离。自己小叔那个人很讨厌交际,典型的技术宅,怎么会主动跑得这么远?

    顾子乔还是没忍住,退了回去,准备看一眼。

    “等等……我看个人。”

    说完,他拐回弯往顾航走得方向看去,路过辅导员办公室的时候,看见顾航正在里面和杨老师谈话,两人表情都很轻松。

    顾航认识自己的辅导员?

    或者,顾航知不知道那是顾子琪的辅导员?

    再往深的想,顾航认识辅导员,那会不会在此之前,他也认识顾子琪。

    顾子乔心中升起疑惑,自己一直没放在心上的这位顾家小叔,能否成为自己调查死因的突破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