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十章受伤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10

    顾子乔是谁?

    顾家少爷,锦衣玉食长大,身上那是自小磨练出来的气势!

    他眼里的狠,绝不作伪!

    陈大柱顿时就怂了,顾子乔扯着陈娇婷出门,他一句话也不敢说!

    陈娇婷似乎也被儿子的气势吓到了,跟着顾子乔就出门。一下楼,顾子乔便脱了自己的外套裹在陈娇婷胳膊上,进行着简单的包扎。

    他一言不语拉着陈娇婷出了城中村,招手打车。一上车,司机闻着味不对,神色警惕。顾子乔却理都不理,直接道:“医附院。”

    司机踩油门就走,陈娇婷这才看着自己面无表情的儿子,讨好笑笑,道:“那什么,妈妈没事!回家抹点酒精就好了!不用去医附院!”

    “破伤风死亡率最高达到百分之四十。”顾子乔道:“不想死,就闭嘴。”

    陈娇婷一下子不吭声了。

    顾子乔给岳阳报完平安,出租车便停到了医附院门口。顾子乔拉着陈娇婷下车,扔了五十块钱给司机,推着她进了急诊。

    急诊里乱糟糟,醉酒的男人在闹事,吵架打架的小情侣哭哭啼啼。

    清创……缝合……估计还要吃消炎药。

    顾子乔镇定着自己,拉过一个小护士,道:“钢条划伤,应该有锈。”

    小护士本来在处理醉汉,被顾子乔的突然动作一吓,听到这话后又松了口气,道:“你这先等等吧,医生马上就处理完!”

    顾子乔看着已经浸透自己薄外套的血液,刚想爆发,便听一旁一个熟悉的声音道。

    “我来处理吧。”

    他扭头,看见了穿着便服正准备下班回家的贺一盟。

    独立清创室,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嘈杂。

    陈娇婷的伤口上抹了麻药,止住了疼痛,顾一盟一边缝针,一边道:“给您用的美容线,到时候自己会消掉,不用来拆线。”

    陈娇婷早就忍不住打量这帅气的医生,一个劲道:“诶!好好好!谢谢医生了!医生您贵姓啊?”

    “我姓贺。”贺一盟淡淡道,眼睛盯着陈娇婷的伤口,一针一线,纯手动操作。

    这是顾子乔重生后第二次与贺一盟这么近距离接触。

    贺医生是全身充满男人味的那种帅,他总是会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的错觉。冷血医生,会面无表情的给家属宣布患者死讯,也会盘腿坐在走廊里,陪生病的幼儿玩玩具。

    他似乎永远是理智的,强大的,正确的。他有着令人称赞的技术,有着绝对的权威。

    顾子乔喜欢这个人。

    “一会出去注射针破伤风。”贺医生慢条斯理道:“别的没什么了,您看,好了。”

    陈娇婷看着自己的胳膊,赞道:“哎呀呀!贺医生缝得真好!我们家乔乔也是学医的呢!”

    贺一盟看了眼顾子乔,就像个陌生人一样。

    顾子乔有点不爽,道:“贺医生。”

    贺一盟看他。

    顾子乔道:“贺医生,我……我妈这伤口还需要注意什么?”

    贺一盟表情都不变,道:“别乱动,别沾水,别吃辛辣刺激的东西。”

    陈娇婷眼珠子一转,道:“哎呀!医生,我这万一还有问题……要不然留个电话呗!我好有事咨询您!”

    贺一盟:“……”

    顾子乔:“……”

    几乎立刻,顾子乔就站了陈娇婷的边,道:“对,贺医生留个联系方式吧。我平时不在家……万一我妈妈出什么事……”

    贺一盟也不理解一个划伤能出什么事。

    可看着两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他还是沉默的掏口袋拿出一张名片。

    陈娇婷的眼睛顿时亮了!

    顾子乔一伸手,抢先把名片装进口袋,心满意足道:“谢谢贺医生了。”

    陈娇婷:“……”儿子怎么怪怪的!

    顾子乔要到电话,心思婉转,得寸进尺,小流氓一般道:“贺医生,再加个微信呗!”

    贺一盟:“……”

    他本欲翻白眼,然而看到顾子乔小猫偷腥一般的眯眯眼笑,那眉目间颇有另一人神情。

    贺一盟鬼使神差,道:“好。”

    贺一盟说完就后悔,但顾子乔哪里能让他的医生反悔,立刻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点击扫一扫,笑出小虎牙,道:“贺医生?”

    陈娇婷在一边震惊的看着自己儿子!觉得……觉得儿子怎么像是变了个人!

    贺医生只得不情不愿拿出手机,让顾子乔扫了二维码。

    顾子乔心满意足。

    陈娇婷打完肌肉针,时间已经接近两点。顾子乔见贺一盟神情间带着丝丝疲惫,料想医生今天肯定忙坏了,一时有些后悔自己的胡搅蛮缠。

    处理完后,顾子乔本想邀请贺一盟一起回家,可没想到贺医生被一个电话匆匆叫走,顾子乔只能带着陈娇婷先回了家。

    一进家门,陈娇婷便掏出那红色的本子,放在桌上。

    顾子乔看看户口本,又看看陈娇婷。

    陈娇婷目光中带着一丝讨好,对顾子乔道:“乔乔啊,妈妈给你把户口本要回来了!过两天你就能去转户口改名啦!”

    顾子乔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

    身上穿着件花的裙子,却衬托不出裙子的气势。脚上踩着高跟鞋,却也没自己高。

    然而她眉目之间带着点心疼,小心翼翼对顾子乔道:“乔乔啊……以后咱们就能过好日子啦……”

    顾子乔心中一阵烦闷,忍不住道:“嫁给了顾振国!就能过好日子吗?”

    陈娇婷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道:“你……乔乔你不敢这样说爸爸的呀!”

    顾子乔大喊道:“这具身体的名字叫顾子琪!”

    他看着陈娇婷,喘着粗气,不知从何而来的愤怒:“那个男人就这么吸引人?顾家就这么好?他们根本就没正眼瞧过你!”

    陈娇婷合了嘴,眼睛却还是瞪得老大,指着顾子乔半天说不上话,似乎不懂这温驯乖巧的儿子怎么变了样。

    顾子乔闭眼,又睁眼。

    这邪火来的突然,不知是不是这具身体里带的那丝血缘之情,想着陈娇婷滴着血的胳膊,他就忍不住发火。

    这女人也就做饭好吃点罢了!不值得自己生气!

    想着,顾子乔转身准备回房间。

    身后传来声音。

    “乔乔……你本来……就叫乔乔啊。”

    顾子乔停住,转身,看着陈娇婷。

    “当年生你的时候……爸爸是许诺了这个名字的呀……”

    “只不过后来……你爷爷不同意罢了……”

    “乔乔啊……你别生气啊,爸爸是很爱我们的。你看,他现在不是要接我们回家了吗?”

    陈娇婷挤出一个笑,那花了妆的脸竟然有些可悲。

    顾子乔再也不想理会这事,径自回了卧室。

    ……

    医附院。

    准备回家的贺一盟被关院长一个电话叫到了办公室,刚敲门进去,他就发现今天氛围不太对。

    关院长站着,一个五六十岁的中年人坐着,头发乌黑,面容和蔼。

    除此之外,还站着四个穿黑色西装的人,面容严肃,一丝不苟。

    关院长见贺一盟,眼睛一亮,躬着身体对老者道:“郑老!这就是贺医生!”

    贺一盟不认识这人,但敏锐察觉到他的身份不一般。郑老从椅子上站起来,郑重握着贺一盟的手,道:“崔桂芳是我的母亲,谢谢贺医生了。”

    贺一盟想起来了,前几天送来一个急性心肌梗死患者,关院长从楼上办公室冲下来火急火燎拽着他就去急救室。一切稳定了后又非让他亲自做血管绕道手术,举着手保证只要做了这个今年一年都不给他加塞。

    “不用谢我,是有人在第一时间给患者做了cpr心脏复苏,要不然大罗神仙来了也没用。要谢,也应该谢谢那个人。”

    贺一盟说话不客气,关院长急得快跳脚。可郑老却笑了,点头赞扬道:“是,是要找到那个年轻人,好好感谢一番。”

    贺医生一向不喜欢加塞的关系户,头一次觉得眼前这身份不明的人还不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