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九章极品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9

    一百万,对没有夫家独自养子的顾芷柔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

    顾子乔不管一边已经吓呆了的岳阳,继续道:“道歉外加一百万,这事就算了。还是您觉得,顾宇的命不值一百万?”

    顾芷柔的脸色已经很差了,她深呼吸,挤出一个笑,似乎还想在商量什么。

    顾子乔却对一边的岳阳道:“银行卡。”

    岳阳愣了一下,快速从兜里掏出自己的卡。

    顾子乔一手拿卡,一手拿出自己的手机录音,道:“你打款,我删录音撤诉。劝你最好快点,否则我就涨价了。”

    看这样子,竟然丝毫都不容商量!

    顾芷柔没想到一个小野种也敢这么猖狂!和顾子乔那个贱货一模一样!不愧是顾振国的种!

    她眼里的恨要是能化为实体,恐怕早就杀死这一家人了!

    远处的秦钟显然是听到了那掷地有声的一百万,指不定这事就是顾振国指使的……自己可以不把小野种放在眼里,可顾振国和秦钟……

    顾芷柔颓然拿出手机,道:“我转给你。”

    岳阳瞪大眼睛。

    钱款秒到账,顾芷柔咬牙道:“删录音,打电话。”

    顾子乔却仿佛不够,挑眉道:“道歉呢?要走心啊姑姑。”

    顾芷柔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憋了半天,挤出一丝笑,道:“乔乔和这位……岳阳小朋友,实在是对不起了。顾宇他年轻气盛,但他没有恶意,我在这里给你们道歉了。”

    顾芷柔已经不记得她有多少年没有这么低声下气说过话了,她的灵魂似乎已经脱离肉体,这么多年的坚强被一一击碎。她的恨意汹涌而出,却不得对着眼前的人道歉。

    顾子乔满意了,爽快的删了录音,又打电话给警局,说自己撤诉。

    顾芷柔已经神情恍惚,转身就走。秦钟挑了挑眉,很意外顾子乔能把顾芷柔弄成这个样子。

    他也跟着顾芷柔走了。

    顾子乔却不管这些,拉着已经傻了的岳阳回了病房。

    “乔哥,那是……一百万。”岳阳傻呆呆道。

    全部身家二百五的顾子乔淡定点头,道:“恩。”

    “一百万啊!”岳阳想被什么惊醒一样,大叫道:“一百万!乔哥!我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她就,她就真的这么给你了?”

    顾子乔被岳阳的样子逗乐了,道:“不是给你,是给我们。”

    岳阳一愣,严肃道:“不行!乔哥!这笔钱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要!”

    顾子乔却摇摇头,看着一边病床上睡着的岳阳他妈,道:“小声点,阿姨术后还要恢复,你去请个专人照顾着。卡里的钱给我五十万,剩下的你拿着,先去把借了的钱一还。”

    岳阳能问自己借钱,肯定也问了别人借钱。

    可岳阳头摇得像个拨浪鼓,顾子乔无奈道:“那要不然算我借你的。”

    岳阳这才露出了一丝犹豫。

    顾子乔道:“就这样说定了。”

    岳阳迟疑道:“那……那算我借你的!我一定还!”

    顾子乔不走心地点点头。

    探望了岳阳他妈,又见到贺一盟,顺便敲诈了顾芷柔一百万,顾子乔心满意足回了家。

    回到家,顾子乔见陈娇婷房门关着,以为便宜妈还在生气,也没多想。可到了晚上还没见动静时,顾子乔就感觉有些不对了。

    他去门口看了一眼,发现陈娇婷外出常穿的那双鞋不见了。

    顾子乔的心中有股没由来的心烦意乱,其中又带着些焦急与紧张。这情绪似乎是从身体最深处涌出,无法压制。

    似乎是有什么人,在留恋与不舍。

    他按了按眉心,开始拨打陈娇婷的电话。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顾子乔放下手机,回房看书。

    大一大二的医学生,还要苦逼的学习物理化学。这两门恰好是顾子乔薄弱的学科,必须好好复习一下。

    二十分钟后,顾子乔烦躁的放下书,再次拨打了陈娇婷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顾子乔眯起眼睛,握着手机想了想,播出了一串电话。

    “秦助理!我妈不见了!”

    夜幕已悄然降临,天空上不见星光,只有一片黑暗透过落地窗铺在地板上。顾子乔语气慌张,神情却是清冷。

    “秦助理!她一定出事了!求你找找我妈!我……我联系不上我爸!”

    秦钟听着这惊慌的声音,语气中带着几分漠不关心的调笑,道:“小少爷,寻找失踪人口请找警察,超过二十四小时可以立案。”

    “秦助理!”顾子乔声音拔高,其中的不可置信显而易见。

    秦钟轻笑一声,道:“逗你玩的,一会就把地址发你手机上。”

    顾子乔的心稍稍放了下来,没想到秦钟又一句:“不过小少爷,我帮了你的忙,你也得帮我一个忙,对不?”

    笑面虎秦钟的人情好欠吗?可如今的顾子乔只能求助与他,只能狠声答应。

    挂电话五分钟,他的手机上便收到了秦钟发来的地址。

    地址显示是个城中村,顾子乔把位置发给了岳阳,又道:“半个小时后联系不上我就报警。”

    :???

    :不要冲动,别干违法乱纪的事!

    顾子乔回复:“没事,拜托了。”

    他从家找了个花瓶拿在手上,打车前往目的地。九十点正是人们夏夜纳凉的时间,街上一片繁华与热闹。可这喧闹的都市中注定藏有不堪的角落,那是一切正常人都不愿踏足的地方。

    空气中是闷热与酸臭味,垃圾桶里流出了黑水,违规的建筑遮住了天上的月光,有野狗在路上流窜。

    顾子乔又看了眼秦钟短信上的地址,西楼新村十八号……

    很快,顾子乔就找到了。

    他揣好花瓶上了楼,还没进门就听到了一个男人的谩骂声:“没钱!老妹啊!你能没钱!谁不知道你现在发达了!都搬到有钱人家的小区去了!”

    顾子乔皱眉,听这声音……是那个闹事的舅舅?

    陈娇婷一改往日的高昂,哆哆嗦嗦道:“哥!我是真的没钱……那房子也不是我的啊!我要是有钱,我要是有钱,能不孝敬咱爸妈吗!”

    “我不听你说这些!”粗壮的男声道:“给我十万!一切都好说!”

    顾子乔不知道陈娇婷有多少钱,不过按照顾振国的抠门样,这笔钱对她而言应该不少。

    果然,下一秒陈娇婷便大叫道:“哥哥哟!我哪有十万啊!你太看得起我了!”

    那男人却是不信,骂道:“十万你都没有?你那野种儿子现在成人家大少爷了!没钱?怎么会没钱!”

    男人的大骂与陈娇婷的哭泣混杂在一起,顾子乔终于忍不住了,他一脚踹到了门上。

    警察来了估计也不会管这家务事,还是先把这便宜娘带走再说!

    “砰”的一声巨响响彻整个楼道,屋里果然安静了起来,隔壁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大门被缓缓打开。

    陈大柱警惕地看着外面,道:“谁!”

    顾子乔冷笑,昏暗灯光中的他相貌柔和,眼神却如同厉鬼。

    陈大柱看到顾子乔,眼睛猛然瞪大,道:“你!”

    顾子乔冷笑道:“别来无恙啊,膝盖还疼吗?”

    想到那疼到极致的一脚,陈大柱忍不住退后一步。而他退后,顾子乔就逼前,也看到了屋内的光景。

    狭小的客厅内堆满了各种垃圾,陈娇婷挤在沙发的角落里,看上去一把鼻涕一把泪,身上还穿着她的花裙子。

    卖相惨了点,不过估计没受太大委屈。

    陈娇婷瞪大眼睛喊道:“乔乔!你怎么来了!快回去!”

    陈大柱本来是被唬住的,可转念一想这是自己家的地盘,实在没什么可怕的啊!于是便恢复了凶狠样子,道:“好啊!来了你就别想走!你个野种!你和你那婊子娘今天都要给我留到这!”

    顾子乔盯着陈大柱看了三秒,猛然扬起手中的花瓶,砰的一声砸到了陈大柱脑袋上!

    陈大柱正说的起劲,就觉得脑袋一热,天旋地转,眼前便黑了。

    陈娇婷顿时发出尖叫,顾子乔瞪了她一眼,道:“闭嘴!”

    陈娇婷哆哆嗦嗦,道:“乔……乔乔!你没有……没有杀人吧!”

    顾子乔当然不会杀人,他是学医的,对人体构造有了解。知道打哪能让人昏迷,哪则会造成意外死亡。

    “走。”顾子乔对陈娇婷道。

    陈娇婷脸上的浓妆早就花了,此时一咬牙,道:“等等!”

    顾子乔皱眉,陈娇婷则向一阵风一样跑到这房间里面去。过了几分钟,揣着个红色的本子回来了。

    户口本?

    拿那玩意干什么?

    顾子乔没多想,转身就准备离开这腌臜地方。然而就在他转身的下一秒。听到了陈娇婷的尖叫声:“乔乔!小心!”

    紧接着,他觉得有什么人扑到了他身上,浓重的血腥味顿时溢了出来。

    顾子乔转身,看见陈大柱不知何时苏醒,手上拿着根钢条满脸惊慌!

    再往边看,陈娇婷满脸痛苦捂着胳膊,胳膊上赫然一条十厘米的口子,鲜血直流!

    陈大柱似乎也没想到见了血,喊道:“这可跟我无关!跟我无关!你们把我打晕了……不准走!给钱才能走!”

    惊慌变成了恶毒,陈大柱像是找到了什么借口一样,道:“对!给钱才能走!”

    顾子乔的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一室嘈杂。

    看着面前的人,顾子乔冷声道:“如果我不离开接这个电话,警察五分钟就会过来。”

    “我伤了你,没有痕迹。你见了血,管你什么目的,拘留是少不了的。”

    “你信不信,只要你进去了,我就让你出不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