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七章买凶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7

    顾芷柔精神有毛病,一生气动辄拿顾宇发泄。顾子乔气得顾芷柔发了疯,顾宇也被搞得发了疯。

    顾宇恨死这王八蛋私生子了!

    他没什么大本事,在顾家负责了些小项目。认识几个医生,偶尔也赚点黑钱。

    医闹的存在不是一天两天,顾宇认识几个职业医闹,各个是狠角色。有人家死了人,顾宇通知医闹。医闹不请自来,要的不是家属的钱,而是医生手里的“过事费”。

    医生不想把事闹大,就得给钱。顾宇牵线搭桥,把医生手里的钱给这群医闹,和他们称兄道弟。医生亏了钱,又推销顾家的医疗产品赚取提成,顾宇就成了最终的赢家。

    他靠着这点小猫腻混得风生水起,可偏偏被顾子乔发现了!他担惊受怕两个月,顾子乔死了,可没想到他还是没逃过撤职!

    要不是顾子琪进了门,他能被撤职吗?顾家三代不就只有他了吗?

    顾宇气不过,当即就联系了医闹的头,把最近开不了工的责任都推到了顾子琪身上,表示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第二天早上一出门,顾子乔就觉得不太对。

    他敏锐察觉到自己被跟着,一路往大路上走,根据导航想快点找到岳阳的所在位置。

    可岳阳发的定位地点在小巷里,一条专供医科大学生吃喝玩乐的地方。早上八点,这种地方只有荒无人烟四个字能形容。

    顾子乔看没法再躲,索性一转,进了隔壁的小巷子。

    果然过了没两分钟,四五个人匆匆赶来,各个身材壮硕,左顾右看。

    顾子乔眯了下眼睛,衡量自己能不能打得过。

    这些人虽然看着高大,然而步伐虚浮脸色酡红,看来昨晚没少喝酒。顾子乔掂量了一下,发现自己奇袭的话应该没问题。

    可就等他准备动手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子琪!”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看了过来!带头的人眼睛一凶,刺青一亮,喊道:“上!”

    顾子乔暗道不好,飞快上前,抬手就砸在刺青哥颈动脉上!这地方力道重了,可是要人命的!刺青哥当即就觉得不好!身后的岳阳见状,虽然不知道发生了啥,但也第一时间冲了上来!

    趁着刺青哥头晕目眩的一瞬,顾子乔一把卡主他的脖子。壮汉三秒到底,脸色通红,说不出话!顾子乔厉声道:“我劝你最好别动!这是颈动脉,我手上力气大一点你就去见阎王吧!”

    顾子乔抬头,看着那几个蠢蠢欲动的手下,冷声道:“你们要敢上前……”

    所有人都被顾子乔吓住了,刺青哥连挣扎都不敢,顾子乔转头对一边的岳阳道:“过来!按住他!”

    岳阳也是学医了,自然知道人体脉络,上去就按住了颈动脉。顾子乔不动声色开了录音,道:“谁指使你的!说!”

    两人配合默契,顾子乔问话,岳阳手上力度加重,刺青哥快要吓死了,道:“那什么!顾宇!顾氏医药的顾宇!别杀我!放了我!”

    顾子乔脸色一暗,要这一句话就够了。

    他拨了110,剩下几个人见状不好,如鸟兽散。剩下一个刺青哥,憋着一口气不敢乱动。

    顾子乔说有人要杀人,警察十分钟就赶到了。见到这样傻了眼,顾子乔开口,先让岳阳放人,然后冷静道:“我是顾氏医药集团的顾子琪,这人早上受到指使袭击我,涉及谋杀。我哥顾子乔刚死,你们是知道的吧?”

    民警们左看看右看看,顾氏在医科大这边就是霸王龙,哪个不认识!

    顾子乔放了录音给他们听,道:“买凶的叫做顾宇,希望你们可以秉公办案!不然我爸爸和我爷爷……”

    这话带了几丝威胁的意味,民警们心里叫苦连天,嘴上却说着一定一定,留了个顾子乔的联系方式,就把人押走了。

    一早上惊心动魄,顾子乔出了一身汗,正觉烦躁,却发现身边有一对星星眼。

    岳阳长了张娃娃脸,他崇拜的看着顾子乔,道:“子琪……你……你简直太帅了!”

    顾子乔皱了下眉,道:“我改名了。”

    身高一米八长得白净阳光笑起来能看见小虎牙的岳阳呆愣道:“啊?”

    “我现在叫顾梓乔。”

    “啊?”

    “以后可以叫我乔哥。”

    “……哦,那你吃了吗?”

    “……没有。”

    于是顾子乔和新认识的朋友,勾肩搭背,前去吃饭。

    ……

    顾宇倒了血霉,昨晚刚和狐朋狗友喝了酒,好好拜托了医闹头头,本以为这事万无一失,却没想到顾子乔是个能打的。

    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顾宇还没起床,就被警察敲响了门。

    证据确凿,买凶杀人,顾宇连反抗的机会都没,直接被领回了局子!

    顾宇吓了个半死,想也不想给他妈打电话,哭诉着求救命。

    顾芷柔根本没想到顾宇敢私自动手,当即吓了个激灵。顾宇电话中又惊慌失措,鬼哭狼嚎,让她慌了神。

    无论怎么说,顾宇都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肉。顾芷柔冷静下来,道:“你别急!一话都不要说!等妈妈和律师过去!”

    挂了电话的她立刻开始联系局里的关系,很快知道了事情大概。她逐步放下心来,心想这没什么。

    可当她要把儿子弄出来的时候,却遇到了阻力。警局里的人语焉不详,最后只说了一句话。

    “顾小姐啊,现在是敏感时期!你们家刚刚出了事情……上面紧张着呢!这要是家事,自然能放人……可这要真是买凶杀人……那位手里可是有录音的啊!”

    顾芷柔咬碎一口银牙,却也无计可施。谁让野种改了名,进了顾家门呢!

    她深吸气,拿起手机,拨了顾振国的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