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掰弯那个医生 第四章医生

时间:2018-01-07作者:西南花

    4

    顾老爷子皱起了眉,问一边的顾航:“阿航,刚刚怎么了?”

    顾小叔是顾振国的堂弟,自小死了爹妈,被顾爷爷当儿子养。顾航是个技术党,醉心学术,负责顾氏医药集团的科研项目,家里的斗争,他从来不站边。

    顾航道:“小孩子的矛盾,没什么。”

    顾老爷子顿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看顾子乔,反而批评起了顾宇:“多大个人了,一点也不稳重!你的项目经理也别当了,先在家好好想几天!”

    这一下,顾宇的天都塌了,顾芷柔也叫道:“爸!小宇怎么了?为什么要撤他的职?”

    顾老爷子冷哼一声,道:“他干了什么自己清楚。”

    钟声敲响十二下,到了吃饭的时间。老爷子不想多说,让保姆去准备开饭。顾宇神情恍惚,赢得了胜利的顾子乔则心乱如麻。

    他浑浑噩噩跟着到了餐厅,脑子里还是觉得荒唐。

    贺一盟为什么会在这里?爷爷还当着他的面谈起了家事?

    自己从小作为顾家接班人培养,放弃医学行商,生意场上无人不称赞。虽说身体不好,可都不是什么大问题。顾家水不清,他不敢进手术室,可贺一盟给他承诺过,移植手术风险完全可控,不会出现意外。

    可自己怎么就死了呢?

    怎么所有人……连他提都不提,就把门给顾子琪敞开了呢?

    还有自己心心念念的贺一盟,到底在这件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贺一盟没有在顾家吃饭,厅中短短一见后便走掉了。

    顾子乔身体弱是娘胎里带来的,他这个人平时脾气也大,不过顾少爷大多时候都憋着。宁愿阴阳怪气也不愿大发雷霆,憋着憋着,身体就更差了。

    贺一盟是他的主治医生。

    顾子乔忍不住想起自己第一次见贺一盟时的情景,那年他在纽约,突然就开始发烧。偏偏助理不在身边,家庭医生也请了假。他勉强开着车到了最近的医院,刚下车走了两步就晕倒在了医院的地下车库。

    醒来的时候,身边就是贺一盟。

    贺一盟这个人吧……平时不怎么爱笑,笑起来却异常迷人。恰巧他醒的时候,贺一盟朝他笑了一笑。顾子乔那年还不到二十,外加身处异国他乡,难免觉得孤立无援。贺一盟这一笑,顾子乔的心一下就沉沦了。

    他经常想,怎么会有人,这么好看呢。

    医生相貌英俊男人味十足,身高腿长身材倍好,不苟言笑骨子里却藏着温柔。

    认识贺一盟六七年,顾子乔看着他从纽约回国,入职医附院成为一个小医生,又从医生成为科室副主任,然后成为南城外科一把刀。顾子乔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就是贺一盟了。

    一个是外科医生,一个是财团少爷,明明没什么交集的两个人,硬是成为了至交好友。

    后来顾子乔病了,贺一盟说,joe,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在手术台上出事。

    顾子乔到死也猜不透,贺一盟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喜欢他。

    顾家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又讲究吃饭七分饱。顾子乔已经习惯了,可苦了初来乍到的陈娇婷。

    陈娇婷本以为进了顾家大门自此可以大鱼大肉,没想到桌上还是清粥小菜,甚至吃都吃不饱。一顿饭下来,憋了一肚子气。

    顾老爷子身体似乎不怎么好,吃完饭便上楼休息。顾小叔懒得多待,回学校忙自己的事去了。至于顾芷柔母子,从顾宇被撤了职的那一刻脸色就不好,老爷子一上楼就匆匆走了。

    厅里只剩下了三人,陈娇婷眼珠子一转,便开始叽叽喳喳道:“哎呀,这处房子真好!我们母子这么多年也没来过这么气派的地方!振国呀,我和乔乔什么时候搬过来?”

    顾子乔还在思索自己要如何调查死因,便听自己老爹在一边道:“你们不住这。”

    陈娇婷脸上的笑顿时僵住了,顾子乔也看了眼父亲。

    在他的印象里,顾振国常年酗酒不管事,年年拿着家里的分红花天酒地。外面提起顾家二代,也是一副摇头叹息的样子。可如今的顾振国看来,双目清明,目的直接,纵容自己情妇冲撞妹妹,成功带着私生子进门改名,哪还有那种糊涂样子?

    顾振国道:“外面重找一处地方住。”

    陈娇婷表情几变,终于又恢复了言笑晏晏的样子,道:“哎呀,是的啦!和爷爷住在一起也不自在……如今我们住的地方离乔乔学校太远了,不如搬到乔乔学校附近住?”

    顾子琪面相羸弱,脑袋却不错,考上了南城医科大学临床。医科大附近的地寸土寸金,一套房子也得二三百万。

    顾振国眼睛也不眨一下,道:“我在紫玉华苑有处房子,你们搬过去吧。”

    陈娇婷猛地瞪大眼睛,脸上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惊喜,尖声道:“紫玉华苑?!”

    顾子乔知道那地,医科大附近数一数二的高档住宅小区。上辈子他为了接近贺一盟,在隔壁状元府邸买了处房。

    熬了二十多年,陈娇婷总算觉得自己熬出了头!

    她目光里带着一丝丝贪恋,然而知道不能太过,可还是没忍住,道:“乔乔上学期刚刚考了驾照,哎……”

    顾振国对这个新上位的私生子毫不吝啬,道:“问秦钟要车钥匙。”

    陈娇婷的心脏忍不住砰砰直跳!她真的!熬出来了!

    离开顾宅后,顾振国径直走了。陈娇婷指挥着司机将他们母子俩送到了紫玉华苑,紫玉华苑这处房百多平米,三室两厅,明亮通风。陈娇婷这辈子也没住过这么好的房,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她看着一边的顾子乔,忍不住拍了拍自己儿子,道:“乔乔!我说什么来着?咱们熬出头了啊!”

    顾子乔忍不住退后两步,躲开了陈娇婷的手。陈娇婷沉浸在欣喜中,全然没有注意到。

    “乔乔你收拾一下!爸爸给了一张卡!等会咱们也去逛逛街!”陈娇婷眼里满是兴奋。

    顾子乔脑子里装了太多事,急需静一静,道:“我有点困了,想先去睡一觉。”

    陈娇婷一愣,然后道:“对对!我们乔乔病才好,需要多休息!快去挑间屋子睡一觉!”

    顾子乔点头,走进离自己最近的一间卧室。进门锁门,将嘈杂关在门外。

    他深深吸了口气,将自己瘫在了柔软的床上。

    他试图开始理清思绪。

    一个月前,他需要进行移植手术。进了手术室接受麻醉,再醒来已经重生到了顾子琪的身上。

    重生的当天他就听到了陈娇婷的电话,得知了自己的死讯。

    顾子琪发了场高烧,养了一个月才堪堪养好。

    这一个月里,自己偷偷上网查询自己的信息,却没有得到更多的资料。唯一知道的只有自己的死讯,以及父亲顾振国担任临时经理的消息。

    一个月后,顾子琪和陈娇婷进了顾家,私生子更是改名顾梓乔。

    全家对自己的死闭口不谈,更是没见到任何悲切的面孔,老宅里甚至没有一幅他的遗像。

    贺一盟……贺一盟出现在了顾家。

    想到这里,顾子乔深深闭上了眼睛。

    现在,他有理由相信,自己的死并不简单。

    那么,他到底是怎么死的。是真的手术失败,还是……另有隐情?

    顾子乔不是个大度的人,上辈子为了顾家少爷的名声,装出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可骨子里他锱铢必报,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这一个月来,他想了很多。既然重生,那么他就要珍惜这次机会,活成自己的模样!

    他要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再没有那些条条框框约束自己,他要为自己而活!爱就去爱,恨就去恨!

    顾子乔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