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189章:差距,为什么离开?

时间:2017-10-14作者:沐则灵

    果不其然,秋棠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词语,不好意思地说道:“宣颐小姐,我家太太的病还没好,今天可能不能见客,您看……”

    宣颐不说话,嘴角扬着浅笑,一双剪眸看着秋棠的背后。

    秋棠纳闷,正想扭头去看,这时却听到夏橘生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

    “秋婶……”夏橘生走过来,朝宣颐看了一眼,随即她出声,吩咐秋棠:“我想去花园坐一坐,麻烦您替我倒一杯水,谢谢。”

    说完,她又跟宣颐问道:“宣颐姐想喝什么?”

    “我喝玫瑰花茶,麻烦秋婶了。”

    宣颐既是回答夏橘生,也是回答秋棠,客气礼貌,姿态得体,端的是真正的大家闺秀范。

    夏橘生看着,心里免不了会想,如果是宣颐姐嫁给了墨非离,那就合乎门当户当,郎才女貌这样的婚姻准则了。

    “太太……”

    秋棠得了两人的吩咐,却仍停在原地,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夏橘生。

    她心里想的是,太太的病才刚好一点,能够独立下床了,这要是跟宣小姐起了什么争执,再次气病了可怎么办?

    还有,先生这会儿怎么还没起啊?先生不在,太太要是受了委屈也没处说……

    秋棠越想越觉得,宣颐今天来得不是时候,恐怕就是存心为了膈应夏橘生,而前来探望的。

    宣颐是个十分聪慧的女人,说她拥有一颗七窍玲珑心,丝毫不为过。她瞧着秋棠对她如此防备,并不斥责,而是露出无奈的表情,浅笑道:“秋婶,好歹你也算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什么为人,您还能不清楚吗?我真的就是来探病的,橘生病了这么久,我若是不来看看她,岂不是当不起橘生叫我的一声‘宣颐姐’吗?”

    秋棠尴尬道:“宣颐小姐,我家太太还病着呢,这带着病体见客,也不礼貌不是,要不您看……”

    ——还是下次再来吧?

    她这话里话外都透着这一层意思,宣颐若是再不肯应允,恐怕真成了秋棠眼中赖着不肯走的恶人了。

    “既然如此,那……”

    宣颐正欲说出‘改日再来’这句话,却不料,夏橘生竟出声挽留:“宣颐姐,陪我去坐坐吧,至于秋婶,要是我和宣颐姐不能喝你亲自泡的茶水,那是我们不够格。”

    说到最后,夏橘生明着是说她们不够格,暗着却是斥责秋棠对待客人的无礼,她连自己都搬了出来,秋棠一个下人,岂敢应她这句话。

    秋棠往后退了两步,低头说道:“太太,您和宣颐小姐先去花园坐坐,我马上去泡茶。”

    “嗯。”

    夏橘生低声应了,随后,她转过身去,“宣颐姐,我们走吧。”

    宣颐朝着秋棠微微颔首,脚下迈开步子,走在夏橘生的后面。

    蓦地,夏橘生停步,回头看向秋棠,“墨非离还在睡,秋婶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最好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

    “……”

    秋棠本来还想着,等她们一走,她立马去楼上叫醒墨非离,可现在,她的心思被夏橘生当场说穿,她默了下,无奈点头:“我知道了,太太。”

    宣颐意外的看了下秋棠,其实她心里十分纳闷,不懂秋棠为何对她敌意这么深……

    她会害橘生吗?怎么可能呢,她们两姐妹认识十年,她岂会生出加害橘生的心思。

    花园,绿草油油,金黄色的阳光投照下来,十分温暖。

    一处亭阁,建在花园的西南角,背阴,但能将整个花园的景色收入眼中,是个绝佳聊天的位置。

    夏橘生作为女主人,自然是先请宣颐入了坐,然后她再坐了下来。

    宣颐欣赏着花园的景色,忽伸着手指,问道:“花园很漂亮,那边的一丛是蔷薇花吗?”

    “可能是吧。”夏橘生的身子微微一侧,金黄的阳光正好映照在她那张苍白的小脸上,将她的肤色映成了如玉的透明,眉心微拧的结也十分明显,“花园的这些花,都是秋婶和园丁在打理,我偶尔看一看,对这些,并不上心。”

    闻言,宣颐笑道:“你从小就对这些不上心,倒是我,从小喜欢这些花花草草的,我爷爷总是说我难成大器。”

    “宣爷爷要是看到你今日的成就,怕是要收回那句话了。”

    宣颐自小擅长画画,九岁那年,她拜入了国画大师章恒之的门下,十五岁那年就开办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场画展,画技之纯熟引起业界轰动,自此,宣家出了一位才女,叫帝都豪门众多名媛淑女望尘莫及。

    而那时的夏橘生呢,说好听点是墨家二房的养女,说难听点就是墨家的寄生虫。

    所以,有些差距,真的是一早就奠定了……

    “你不知道……”宣颐摇着头,苦笑道:“我爷爷从小培养我,他对我的期望很高,可是,我没有做到……”

    提起已逝的宣老爷子,宣颐显得很伤怀,可夏橘生对宣老爷子没什么印象,更没什么感情,宣颐如果是想和她说这些,请恕无法引起她的共鸣。

    说起来,这位宣老爷子倒当得上‘爱孙心切’这四个字。

    就像墨老爷子宠爱墨非离,宣老爷子也最是喜欢宣颐,讲不清缘由,莫名的喜爱,而宣颐也确实争气,给宣老爷子十分长脸。

    这就导致了,宣老爷子死后,宣颐在整个家族里,成了最扎眼的存在。

    想到这里,夏橘生突然有个问题想问,可这时,秋棠端着托盘,朝这边走了过来。

    她只好压下心里的问题,伸手接过秋棠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两口,润润嗓子。

    等秋棠一走,夏橘生看着优雅品茶的宣颐,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好奇打败了她的犹豫,她出声问道:“宣颐姐,三年前,你为什么要离开帝都?”

    “咣当——”

    宣颐的手突然猛烈抖动,送到唇边的茶杯摔落在地,澄红色的玫瑰花茶有一半泼在她自己的手上,搞得很是狼狈。

    “对不起,宣颐姐,快用纸擦一擦……”

    夏橘生立刻向她道歉,从石桌上的纸盒里抽了好多张纸巾,一股脑的全塞给宣颐,她直到这时,才注意到宣颐的两只手正紧紧的握在一块儿,指甲盖儿呈现透明状,而且,她的身子也在不停地发抖……

    还在找”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