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42章:真相,自始至终爱的只有你

时间:2017-12-22作者:沐则灵

    墨非离呵笑了一声,说道:“夏橘生,你这算是心虚吗?”

    “不洗就算了!”

    夏橘生撂下这句话,气呼呼的端着水盆,转身走向洗手间。

    刚走了两步,墨非离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我洗,谁说我不洗的。”

    他毕竟有伤在身,夏橘生替他擦洗时,动作很小心。

    上半身倒是没什么,只是,下半身……

    墨非离看到她整个脖子都红透了,眼神躲躲闪闪的,就是不敢看他下面,她的这副模样没由来叫他口干舌燥,冷着声道:“不愿意就算了。”

    “你……”

    他明明知道她是因为什么,还要故意拿话刺激她!

    夏橘生一咬牙一闭眼,猛地将裤子褪到了膝盖。

    轻轻擦着,擦着,他的那个突然撑了起来。

    夏橘生吓坏了,抬眸,下意识的看向他。

    却对上,一双深邃漆黑的眸……

    “我,我……”

    夏橘生‘我’了大半天,都没‘我’出个所以然来。

    在夫妻床|事这方面,她一向都是被动的那个。

    主动的次数,少之又少……

    本来给他擦身这事,没有什么的,只是擦到一半他那个抬了过来,令她无比窘迫。

    墨非离的头扭向一边,神情冷漠。

    他不愿承认,自己竟然这么轻易的被她挑起情*yu……

    见状,夏橘生手足无措的同时,心又有些抽疼。

    蓦地,墨非离冷淡出声:“出去。”

    不容置喙的命令语气。

    轻易的令她胸口堵的慌,端起水盆,刚走了两步。

    身后的男人声音高了两度,怒火中夹杂yu*火。

    “回来!”

    墨非离从后面盯着她纤细若柳的腰线,只觉下腹的火烧得更炽了,紧绷的发疼。

    两次三番,夏橘生也微微怒了。

    “墨非离,你把我当狗唤呢。”

    一会儿出去一会儿回来的,神经啊。

    墨非离脸色阴郁,黑眸闪烁着光,狠狠瞪着她。

    这种目光,不由得让夏橘生的身子微颤,有些口干舌燥。

    他咬牙,道:“继续,擦完。”

    这一晚,夏橘生睡到了病床上,某个舒*泄了身体需*求的男人,破天荒的没有出声赶她,果然在这方面顺着他,他就变得好哄多了,受了伤也还是这个德性。

    …………

    又过了几天,墨非离的左腿上绑着石膏,出了院。

    墨家人第一时间去了倾城园看他,隐约瞧出他们小两口的关系没有那么僵了,墨老爷子以及墨文朝和秦雅几个悬起的心也安全落地,倒是老太太和墨文娅,心情很微妙。

    出院后的第二天,夏橘生接到高波的电话,仅仅只说了几句,墨非离的眼刀子便射了过来。

    高波确实查到了一些重要信息,也没有跟她多聊的意思,很快就挂了电话。

    之后,一封邮件发到夏橘生的邮箱,她用ipad打开,通过解压压缩包,她看到了高波调查到的真相……

    看到最后,她已经忍不住用手掩住嘴,流下喜极而泣的泪水。

    墨非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见她突然掉眼泪,他的剑眉紧紧蹙起,沉声唤道:“夏橘生……”

    “我没有猜错。”

    夏橘生情绪激动的抱紧他的脖子,小脸紧贴着他的脖颈,哭着说:“我没有猜错……他真的跟我有血缘……他真的是我的哥哥……”

    墨非离难得露出一头雾水的神情,疑惑道:“……你说谁?谁是你哥哥?”

    在这个世上,她不是只有他一个亲人的吗?这个什么哥哥,是谁?什么时候蹦出来的?

    夏橘生抬起头,向他郑重宣布道:“我说聂听云,他是我的哥哥,他妈妈和我爸爸是兄妹关系,他是我哥哥……”

    聂听云这个名字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墨非离的脸色及眼神都变了,俊颜上覆了一层厚厚寒霜,眼底全是冰刃,瞧着十分吓人。

    他根本不信她的话,右手用力地拽住她纤细的胳膊,将人推开,语气阴沉道:“聂听云是你哥哥?呵,夏橘生,看来你是真的把我当傻瓜在骗了,你以为说他是我哥哥,我就会原谅你吗?你做梦!”

    她在他生日那晚,当街跟聂听云抱在一起,此等奇耻大辱,他绝不会忘。

    本来他还想着,等他把伤养好了,再去对付聂听云,可经她这么一提,他此刻已经完全忍不住,迫不及待的想要让聂听云见血……

    三年前,他能让聂听云从一个如日中天的年轻影帝在娱乐圈突然消失,又让聂听云离开帝都,远赴国外;三年后,他一样能让聂听云身败名裂,一样能让他永远的消失。

    夏橘生太了解他了,一看到他眼中闪烁着仇恨的火焰,她慌了神,连忙将手里的ipad递到他的面前,着急解释道:“聂听云真的是我哥哥!你自己看,这就是我那天找师兄帮我调查的真相,聂听云的妈妈许荟和我爸爸真的是失散的兄妹,这里面有一张老照片,聂听云有一张,我的那一张你是知道的,你看看啊……”

    墨非离的眼神微变,听她提到了老照片,他勉强自己接过ipad,滑动屏幕看了起来。

    他只要肯看,她就放心了……

    夏橘生松了口气,看着他说道:“那天晚上,我就是不小心看到聂听云装在钱包里的那张老照片,才会愣了神……我没想到你会看到那一幕,如果你在我身边,我肯定不会这么震惊,现在,能确定我跟聂听云的血缘关系,我就真的放下心来。”

    说到这儿,墨非离也看完了,凤眸幽邃的盯着她,不言不语。

    夏橘生主动拉住他的手,沉默几秒,她忽而抬头,一双清澈如溪流的杏眸深深的看进他的眼睛里,缓缓张口:“我想,我能解释三年前我为什么会对聂听云那么关注,也能解释为什么我失忆了,心里对聂听云还是隐隐有几分挂念……你也明白了,对吗?”

    墨非离抿唇,他实在不愿意承认,一直被他视作眼中之钉,欲拔之而后快的聂听云,竟是她血缘上的表哥?

    对于聂听云这个男人,他介意的整整三年,让他这么快就承认自己想错了,实在是很困难。

    好在,夏橘生也不勉强他,只是跟他认真说道:“聂听云是我哥哥,所以不管是三年前还是现在,我对他都没有爱情,我爱的男人,自始至终,都是你,也只有你!”

    尾音落下,她的臀部微微撅起,右手按住他的后颈,主动献上自己的柔唇。

    他心里所有的委屈和不满,他对她所有的怀疑与对这桩婚姻的失望,她都会用余生,来一一抚平他心上的这些伤。

    未来一辈子的时间,夏橘生都会寸步不离的守在墨非离的身边,非离非离,真正的一生不离。

    (全文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