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40章:爱意,他是不是在做梦?

时间:2017-12-21作者:沐则灵

    经过秋棠的这一番劝说,夏橘生心里残余的那些不满,已经蒸发完毕。

    不过,她特意给了她和墨非离一个“冷静期”,在秋棠劝她立即带着饭盒去医院见墨非离时,她态度坚定的拒绝了。

    她心里想的是,若是现在就去医院,若是墨非离的心情很糟糕,那她去了也没什么用。

    还不如,等他的情绪彻底静下来了,她再过去。

    夏橘生这么一想,便不顾秋棠脸上的欲言又止,自行上楼休息去了。

    在此期间,墨非离一通电话也没有打给她,很有可能,是在故意跟她较着劲,或者,是单纯的不想理她?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一通乱糟糟的浆糊,想着想着,就连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

    当夏橘生一觉醒来,太阳已经下山了。

    她急急忙忙的洗了一个澡,换了身衣服,一路跑着下了楼。

    “秋婶,秋婶……”

    秋棠的手上提着一个精美食盒,正巧听到夏橘生的声音,从厨房的方向急步走来,“太太,我在这……”

    “这是让我带去医院的吗?”夏橘生看到那个食盒,杏眸忽亮,由衷的夸道:“秋婶,你太好了,这事我还没有吩咐呢,您就帮我想到了,真是谢谢您。”

    秋棠笑道:“太太,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夏橘生欲从她的手里把食盒先拿过去,秋棠往旁边躲了一下,嘴上说道:“这个可重了,还是让我提着吧,太太先把鞋子换上,老孙已经把车子停在外面了。”

    看来她是什么都不用想了,秋婶真的替她把什么都安排好了,剩下的,她只需要照做就好。

    几分钟后。

    别墅的大门打开,夏橘生和秋棠一前一后的走出来。

    等在路边的孙万义看到她们的身影,连忙打开后车座的车门,恭敬的候在一旁。

    夏橘生坐了进去,秋棠替她把食盒也递了进去,两人互道了别,站在外面的秋棠便吩咐孙万义开车,白色的宝马渐次驶离秋棠的视线。

    抵达医院时,手机上的时间显示18:36分。

    夏橘生早已忍不住想看墨非离的冲动,右手提着食盒,脚下生风,直奔住院部的vip病房。

    病房里。

    她单手推门,刚走进去,就听到里面传出来的谈话声,几个身穿白袍的医生正站在墨非离的病床前,而他的主治医生则是靠近他,正在替他拆掉胸前的纱布,那一道狰狞的伤疤一点点的映入众人的视线。

    夏橘生默默的停下脚步,隔着缝隙,她隐隐能看到墨非离胸前伤疤的一角,仅仅只是看了一下,她的心顿时像是被一只隐形的手紧紧捏住,疼得她无法呼吸。

    她的眼底涌现热雾,不敢想象,在他与死神擦肩而过之后,她竟然还为了自己的一点委屈和难受,而将他一个人留在医院。

    这些年,她一直习惯了接受他的付出,却忘了,给予他同等的重视。

    秋婶一再的跟她说了,墨非离他不是神,他只是一个普通男人,是她蠢,一次次的没有正视这一点,才导致现在伤他这么深。

    夏橘生忍不住,发出一声特别轻的哽咽声,站在她前面的一位实习医生听到了,回过头来看向她,“墨……”

    “嘘!”

    她伸出食指,抵在唇上,用这种无声的动作示意实习医生,不要出声。

    而这时,墨非离正躺在病床上,原本一双凤眸是阖紧的,忽而,他的眉心蹙了下,那双狭长的凤眸掀开,犀利的目光直直的朝她射了过去……

    刚才,他隐约听到了她的脚步声,还在心里嘲笑自己想太多了,可没想到,她真的来了。

    他没有听错,以及后来她发出的一声轻哽,也再次证明了他的猜测……

    可是,墨非离一眨不眨的望着夏橘生,竟能从她的眼睛里看到浓浓的心疼以及愧疚,她紧咬着唇,下唇都咬的变形了。

    她竟然还会用这样心疼的眼神看他……

    他以为,她不会再这么看他了。

    毕竟这几天以来,他们两个一直是在针锋相对,就好像两人的手里拽着一根粗绳,他们各自站在绳子的两端,将绳子抓紧,绷直,不断的较劲。

    可是此刻,她用一种心疼和愧疚,还有充斥着爱意的眼神看着他……

    他忽然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墨非离,你是不是在做梦?

    “墨先生,你的伤口愈合的很好。”

    主治医生的声音打破病房里的沉默,话落,医生的右手伸过去,用手指轻轻按压了一下墨非离胸前的伤口附近,肃声问道:“这里,痛吗?”

    面对外人,墨非离一向不会收敛自己性格上的冷漠,语气冰冷道:“没感觉。”

    这时,站在后面的夏橘生挪动步子,将手里的食盒放到了病房里的一组纱发茶几上,而在她的身后,一双狭长的凤眸紧随着她的身影移动。

    却在她转身的前一秒,墨非离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面上配合主治医生的各项询问,可谓是专心极了。

    夏橘生并不知道他在偷看自己,她来到病床边,满眼心疼和担忧的看着医生的手指在他的胸口上几个淤青位置轻轻按压,当医生的停了动作,她立即紧张的出声问道:“医生,我老公没事吧?”

    我老公……

    听到她这么亲密的唤着自己,墨非离的神色一凛,凤眸不由自主的又朝她看了一眼,面上平静如常,但他的心里,已经翻起惊涛骇浪。

    他隐隐感觉,她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

    可一时之间,他却是想不到哪里不同,只能看出,她的情绪平静了许多,不像早上离开时那般受尽委屈。

    医生回道:“经过刚才的检查,墨先生胸口上的伤差不多愈合了,只是毕竟是伤在肋骨上,还得继续观察一段时间,至于他的左腿,就得按时用药,等它慢慢痊愈。”

    对于自己的伤势,墨非离表示的很冷静,瞧着一点也不关心似的。

    这样一来,就更能凸*显出夏橘生的深切担忧,“医生,确定是真的愈合了吗?需不需要再做更加详细的检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