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39章:情深,舍不得折磨你太久

时间:2017-12-21作者:沐则灵

    “可是,墨总……”

    一记锋利嗜血的眼刀朝谢涛射了过去,谢涛一顿,败下阵来,“那我先走了。”

    墨非离背过身去,不再说话。

    谢涛本想弯腰去捡地上的那几份散乱的文件,冷不妨地听到墨非离的一声催促:“出去!立刻!马上!”

    “哦……”

    谢涛隐隐猜到了一点他的想法,心中了然,于是毫不犹豫的起身,离开。

    等人一走,偌大的病房里空空荡荡,只剩下墨非离一个人。

    他垂眸,看着地上的那杯咖啡从杯沿口淌出来,两只手悄然攥成拳,薄唇掀起一抹冷笑……

    早就知道的。

    这些天,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表面,并非真心的是想化解他的心结,是心疼他。

    她的一再退让,是为了求得他的原谅,这样才好,继续将他麻醉,继续做她的墨太太。

    墨非离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再的强调,他才不在乎……

    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了,他才不伤心……

    才不……觉得……伤心……

    另一边。

    夏橘生在医院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倾城园的地址,车子行驶中,她低头抹了几次眼泪,心里实在委屈,也实在是受不了他冷漠。

    一次两次,她也是真的感到受伤,刚才在病房里,才会没忍住脾气。

    可等到她的情绪冷却下来,想到墨非离一个人在医院,心里又觉得放不下……

    不知道,他会不会吃早餐?

    不知道,等会医生来给他检查伤口,他会不会乖乖配合?

    尤其是在她想到,之前的好几次,他都是故意搞坏自己的身体,惹得她心疼,这种幼稚的事情他做了不止一两次,实在是不能对他抱有高期待……

    夏橘生越想下去,越觉得如坐针毡。

    可是她已经离开医院了,再叫她自己主动回去,这会儿,她是万万做不到的。

    迫不得已,夏橘生只得回了倾城园。

    秋棠正坐在偏厅里,和厨娘商量今天中午的菜单,陡然听到客厅里传来的声音,秋棠一愣,跟厨娘说了一声后,起身去了客厅。

    “太太……”

    看到果然是夏橘生回来了,秋棠表现得很吃惊,“您怎么回来了?先生呢?”

    “他在医院。”夏橘生浑身无力的坐到沙发上,头仰起,杏眸无神的看着客厅的吊灯,轻声道:“秋婶,我和他又吵架了,我没忍住,拿东西砸了他一下,跑回来了。”

    听她这么一说,秋棠沉默了那一阵子,之后问她道:“那太太,您今天还去医院吗?”

    “我不知道……”

    夏橘生轻咬着唇,难受道:“我一面担心他会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一面又害怕面对他的冷漠……秋婶,您也知道的,自从我们结婚之后,他一直都是宠着我的,我说一他不说二,可是这几天,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我就像对待一个陌生人,又冷漠又无情,他从来没有这样……我心里难受……太难受了……”

    说着,她的眼角滑下泪水,一颗心更像是被黄连水浸泡了一样,苦的发涩。

    秋棠上前,满是怜爱的抱住她,“太太……”

    被这么一抱,夏橘生这些天压抑着的委屈,再也忍不住般,全数倾泄而出。

    她的眼泪犹如断线的珍珠,连连滚落。

    过了大约十分钟,夏橘生的哭声渐渐小了下来,秋棠一边轻抚她的背,一边劝说道:“太太,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但先生压抑着的难受,和你比只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怎么可能?”夏橘生一点也不信,“他每次说话,都像是夹着刀子,我看他每次都自然得很,根本就不难受,也不心疼我,他根本就是……就是变了心,他……”

    “太太!”

    秋棠略重了语气,打断她道:“您可万万不能说出这种话,若是让先生听到了,他的心里该有多伤心。”

    疼了十年,又爱了十年,却突然遭到她单方面的一句“变心”来定义了他。

    秋棠说得对,这话若是叫墨非离听到,只怕心中那剩下的一点爱情火苗也得尽数熄灭。

    心凉了,只要还是那个人,那颗心就还有被她捂热的可能,可要是心死了,彻底绝望了,那纵使她再想补偿,再想挽回,也是多余的。

    可是显然,夏橘生还没有想透这一点,只见,她正抿着唇,一脸倔强的说道:“秋婶,您怎么尽帮着他说话……”

    “太太,你啊……”秋棠幽幽的叹息一声,说道:“橘生小姐,老奴斗胆请你回想一下,之前少爷是如何疼你的,你们吵架的时候,少爷又是如何厚着脸皮,一次又一次的让你心软,求你原谅?再对比一下你这些天所受到的冷落,真的,你就觉得这么无法忍受吗?真的就让你难受说出少爷“变心”这样伤人的话来?”

    “……”

    夏橘生老老实实的听秋棠说完,之后,她便沉默了下来。

    几秒后,她抬起头来,一双清澈的杏眸里装满了湿润的泪水,只听她哽咽道:“秋婶,您说得对……我一味只想着自己有多难受,却忽略了他之前为我所做的一切,我只想着我自己,是我太自私了……”

    秋棠语重心长的说道:“您能想通,真是再好不过了,这十年来,我一直看着你和少爷一天天的长大,从第一年的针锋相对到十年后的夫妻情深,你们的每一步,都是由我见证过来的,所以,我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相信少爷对您的真心,所以,也请橘生小姐你能相信,少爷他只是受伤了,躲进了安全的壳中,他真的不是故意,想要伤害你的,很可能……是他自己的心里也很难受,才想叫你也尝尝他的心情,少爷也是一个人,他有这种的想法,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也算是情有可原,橘生小姐,你说对不对?”

    夏橘生流着眼泪,猛点头,同时,她也承认错误道:“是我只顾着自己,没有站在他的位置想一想他有多难受,是我的错,秋婶,我知道我错在哪了。”

    “知错了就好。”秋棠放开她,退后一步,低头看着她说:“少爷心里装的全是你,我一直相信着,他赌气是一时的,过不了多久,少爷他会原谅你的,他肯定也舍不得,折磨你太久。”

    夏橘生点头,“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