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38章:发火,你爱吃不吃!

时间:2017-12-21作者:沐则灵

    夏橘生买了三份早餐,三明治和咖啡,一路小跑着,赶回医院。

    一出电梯,她远远地看见谢涛站在病房的门口,脸色略显难看。

    “谢特助……”夏橘生走上前,担心道:“怎么了?墨非离没事吧?”

    谢涛看向她,一脸郁闷:“墨总没事。”

    闻言,夏橘生顿时放下心来,下一秒,她问道:“那你怎么这个表情?”

    对于她的“明知故问”,谢涛表示:他很有意见!

    “夫人,您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谢涛抱怨了一句,然后他朝病房里看了一眼,微低了头,声音压低道:“你一离开,墨总的神色就冷了,又见你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直接就把我赶了出来,我手上这几份文件,他还没签字。”

    夏橘生没想到会是这样,尴尬了下,“我也没出去多久啊……”

    谢涛只是笑笑,看着她不说话。

    呃,好吧……

    她见了师兄,确实是耽搁了一点时间,一点而已。

    夏橘生拿了一份早餐,交给谢涛,“谢特助,你先去吃早餐吧,我进去劝劝他。”

    谢涛颇懂得为自己谋取福利,接过早餐的同时,还把手里的几份文件也塞到夏橘生的手上。

    “夫人,您干脆帮人帮到底,把这几份文件也拿进去,一并让墨总签字吧。”

    他一说完,便不再停留,找地方吃早餐去了。

    夏橘生一双杏眸微微瞪大,亲眼看着谢涛步伐欢快的离开,她不由得深吸了几口气,攥紧手里的文件,大义凛然的推开病房门,进去了。

    病床上是空的。

    前几天重伤入院的男人,正穿着一身蓝白横纹的病患服,坐在靠窗边的轮椅上,用背影示人。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夏橘生走过去,呵呵笑道:“墨非离,我给你买了咖啡和三明治,趁热着,你快来吃吧。”

    她确定她的声音不小,他一定听见了。

    可是,墨非离坐着一动不动,对她的话,置若未闻。

    夏橘生的小手伸过去,轻轻拽了拽他的衣领,继续笑道:“我知道你听到了,别装了……”

    “啪——”

    墨非离打开她的手,力道没有注意,重了些,打在她的手背上,泛起微红。

    他的眉心隐约一蹙,转瞬即逝,然后他说道:“别碰我!”

    “……”

    夏橘生瞬时沉默了下来,嘴角抿直,清丽的脸上流露出了些许的委屈。

    墨非离也不说话,双手转动轮椅,准备从她的身旁走过……

    “我刚才临时约了师兄,聊了几句,这才耽误了回来的时间。”夏橘生拦在他的面前,低头朝他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你别跟我生气,好吗?”

    墨非离看了她一眼,冷声道:“你去哪里,做了什么,我并不想……”

    话没说完,夏橘生陡然弯下腰来,用嘴封住他锋利的薄唇。

    他甚是震惊的瞠圆了凤眸,感受到她带着怒意的张嘴,狠狠咬了下他的下唇,剑眉顿时痛的蹙起,“唔……”

    夏橘生很快放开了他,退后一步道:“要么闭嘴吃东西,要么直接做事,其他的,我不想听,所以你可以不用说了。”

    这什么态度……

    墨非离正欲开口,却见她一手早餐,一手文件,全伸到他的面前,让他选。

    他的眉头微蹙,眼神冷淡的盯着她,见她丝毫不以为惧,他的剑眉不禁越皱越紧。

    随后,他一把推开她的两只手,推着椅子,径自离开。

    轮椅滚在地面上发出声响,听上去,很是急切……

    夏橘生能听出他离开的毫不犹豫,刚才以唇封缄的勇气消失贻尽,她一时鼻酸,这几天被他故意冷待的委屈齐齐涌上心头。

    “砰……”

    她转身,猛地将手中的早餐袋子一股脑地冲他砸过去,正中他的后背,然后又发出砰地一声,掉落在地。

    “你……”

    墨非离刚一开口,便见夏橘生红着眼眶,赌气般的低吼道:“你爱吃不吃,爱签不签,关我屁事!”

    尾音落下,她气汹汹的冲向门口,连看也不再看他一眼。

    小心眼,记仇,爱耍脾气是吧?

    那墨大少爷就一个人好好的耍个够,她这会儿没心情陪她玩,先走一步。

    夏橘生一走出病房,就碰上了谢涛,只见谢涛笑眯眯道:“夫人,墨总签了……”吗?

    “墨总个屁,我不认识他!”

    夏橘生气得打断谢涛的话,颇为咬牙切齿,然后,她伸手推开面前的谢涛,快步离开。

    “……”

    谢涛愣愣地转过身去,用一种不敢置信的眼神望着夏橘生的背影,懵逼了好一会儿,自言自语道:“夫人,骂墨总是个……屁?夫人,她骂脏话了?”

    o-m-g!我真的没有听错吧!

    这还是那个温柔无害、害羞腼腆的总裁夫人吗?没想到,看上去没什么脾气的夫人,发起火来,骂起人来也这般的有气势。

    ……好吧。

    他的意思是,夫人骂了墨总也就算了,还故意骂那么大声,好像唯恐墨总听不到似的。

    谢涛的这个念头一落,只听病房里陡然响起一声巨响,不知是什么东西倒了砸在地上,还是……

    “墨总?”

    谢涛轻手轻脚的走进病房,一眼就看到病房的那面电视墙上的一滩水渍,再看地上,透明尖利的玻璃碎片四处飞溅,一束鲜艳的水仙花掉在地上,周围是一团水渍。

    瞧见这一幕,谢涛的脑子转悠着想,肯定是墨总刚才拿起床柜上的花瓶,愤怒的砸向墙壁,然后,他又自个坐在轮椅上,浑身散发着西伯利亚的冷空气,生人勿近。

    这显然,又是跟夫人吵起来了节奏啊……

    思及这儿,谢涛不由得在心里哭嚎:我这特助怎么就这么倒霉啊?明摆着墨总和夫人还没有和好,可我今天又撞枪口了,本来就是顶着压力让墨总签文件的,可现在倒好,文件没签上,他自个的小命还要受到威胁,真惨,真倒霉。

    墨非离的脸色犹如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冲着谢涛,冷冷命令道:“滚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