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37章:调查,你离我远点!

时间:2017-12-21作者:沐则灵

    “不行!”夏橘生断然拒绝,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你刚做了手术,在没有得到医生的许可之前,你不能洗。”

    说完,她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语气太强硬了,抿了抿唇,又小声补救了一下:“我也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再说了,我又不会嫌你身上有味……”

    最后面这一句,细若蚊萦。

    但奈何,墨非离的耳朵太尖,纵然她说得很小声,他却还是听得一清二楚,俊颜阴了又阴,半响后,他气闷地吐出一声:“不知道是谁嫌弃谁!”

    不知道是谁,比猪还懒。

    只要是心情不好,或者是哪儿受了伤,她就能找到借口邋遢,要么不洗澡,要么就向他撒娇……

    每每都是他先受不了,抱她去洗的澡,现在两人的位置一对换,她倒好,立马在那嘀咕上了。

    墨非离越想越不爽,懒得再搭理她,翻了身,便想着躺下床休息。

    却不想,他的动作太大,不小心牵扯到胸前的伤口,疼痛蔓延。

    看到他皱眉,夏橘生立即走上前,右手搭在他的肩上,紧张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痛了?要不要我叫医生?”

    “不用你管……”墨非离像个孩子般,拨开她的手,冷漠道:“我要休息了,你离我远点。”

    闻言,夏橘生的眼底划过一抹黯色,“……好。”紧跟着,她又说道:“你睡吧,晚安。”

    “……”

    墨非离的心脏涌起一阵密密麻麻的刺痛,几乎是在看到她脸上露出难过的表情时,他的手臂不由自主的想拥她入怀,却被理智狠狠压住。旋即,他忍不住自嘲一笑,心想她伤他的时候十分顺手,轮到他自己,竟该死地还是舍不得。

    舍不得……

    舍不得伤她,舍不得让她受委屈……

    他收回了目光,无声的命令自己不要再多看她一眼,再看的话,他怕自己忍不住心软。

    于是,自顾自的躺了下来,闭紧眼眸,薄唇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身上散发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息。

    夏橘生轻轻地替他掖了掖被子,随后,她从床柜上拿起遥控,关掉病房里的灯光,脚下轻轻地,走到靠窗边的沙发上,先是设置了明天早晨的闹钟,然后和衣躺了下来。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她睁着一双疲倦的眼睛,直直望向病床上的墨非离,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她的眼皮撑不住,终是迷糊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几天,墨非离的冷漠一分未减,对待她,如视无物。

    夏橘生表面上装的坚强,背地里,偷偷的红了好几次眼眶……

    被他捧在手掌心上,已成了习惯,突然叫她再去面对他的冷漠,她实在无措。

    谢涛来了,和墨非离汇报收购宣氏的进程,以及好几份重要合同,需要他的亲笔签名。

    不需墨非离开口赶人,夏橘生自觉地走出病房,原想着,去替两人买早餐的,可半路上,却接到高波的电话,高波关心她,聊了几句,她突然想到请高波帮一个忙,便顺口提出见一下面。

    高波手头上没事,便答应了下来。

    夏橘生约在一家早餐店,等高波一来,就把菜单递过去,说道:“师兄,想吃什么尽管点,我请客。”

    请客……

    高波这人精着呢,一手把菜单接了过来,一边挑眉道:“有事求我?”

    “是有点事……”夏橘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下鼻子,不过,她也没跟高波客气,直言道:“我想请师兄帮个忙。”

    “什么忙?”

    高波嘴上问着,手指着菜单上的好几道精致餐点,一旁的服务员赶紧用笔记上。

    服务员的小本上记了十二道精美餐点,接过菜单时,服务员友好地提了一句:“我们的早餐量不少,您点的可能有点多……”

    高波摆手道:“我食量大着呢,你快去下单吧,我饿死了。”

    有人请客,就算是浪费了,他也不心疼。

    夏橘生朝服务员说道:“去吧。”

    服务员点头,收起本子,去下单了。

    等人一走,夏橘生立即说道:“师兄,我想查一下聂听风,尤其是他妈妈的私人生活,事无巨细。”

    “聂听风和他妈妈?”高波蹙眉,不解道:“你查他们干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夏橘生急道:“我肯定有我的原因,你先告诉我,能不能查?”

    闻言,高波故意拖长音调,“当然不……”当夏橘生瞪了他一眼,他嬉笑道:“小师妹有令,师兄自然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还差不多!”

    服务员前来送餐,当一碟碟餐点放到桌上,香气瞬间充溢鼻端。

    高波迅速拿起筷子,不停地往嘴里塞,犹如饿死鬼投胎。

    “师兄,你吃慢点……”夏橘生劝了一句,随即,她说道:“你要是查到什么,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这件事,对我很重要。”

    高波边吃边说:“知道知道。”

    他毕业于东大新闻系,投身于记者行业近十年,拥有很多人脉关系,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一些,只是调查一下聂听风,对于他而言,就是本职工作,一点也不难。

    至于他妈妈,可能得花点关系……

    夏橘生看他一脸轻松的样子,着实是有点担心,但又一想,这个事情她不相信师兄,难道还去找私家侦探去查吗?要是泄露了消息,呵呵,那娱乐版面及商业版面的头条又成了她……

    算了吧,勉强相信师兄一回,可能关键时刻,他真能顶事也说不定。

    此时此刻,她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这事一放下,夏橘生立刻想起墨非离,不禁大叫道:“啊,师兄,我得回去了,有消息立刻联系我啊……”

    高波自然不肯放人,“诶,你好歹陪我吃完啊,别忘了可是你把我叫过来的,现在要扔下我一个人,算个什么事?”

    长期单身的人,真心好讨厌一个人形单影只!

    夏橘生拿着包包,站起来,苦着一张小脸,说道:“师兄,我把我家那位惹毛了,这几天天天跟我甩脸子,这会儿出来,一是想请你帮忙,二是想替他买早餐的,要回去晚了,我就是罪加一等,所以真的,为了你小师妹今后的幸福生活,你就让我走吧,等我哄好了墨非离,再来补偿你哈,拜拜师兄……”

    尾音一落,她已经拔腿走人,脚下的步伐很大。

    高波:“……”

    真是说得比唱得还好听,可你倒是给我反对的机会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