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36章:擦身,我忍不了……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她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些许疲惫的神色,看向病房角落里的金琪,勉强笑了笑,“金琪姐,不好意思,今晚让你受累了,我实在是抱歉……”

    金琪说道:“夫人,您别这么说。”

    “不管怎样,谢谢还是要说一声的……”夏橘生打起精神,接着说道:“金琪姐,你也回去休息吧,我送你。”

    “不用,夫人还是留下来照顾墨总,不用送我。”

    说完这话,金琪脚下的步子迈开,朝夏橘生略含敬意的点了下头,便朝门口走去。

    虽然她说不用送,但夏橘生出于礼貌,还是坚持将她送到门口,目送她离开。

    几分钟后,夏橘生返回病房,一转身,却意外地对上一双狭长凤眸,她一愣,随即惊喜道:“墨非离,你醒了……”

    她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病床边,手足无措了一会儿,又是哭又是笑的,最后,她弯下腰,两条纤细的手臂紧紧将他抱住,“你吓死我了,知道吗?”

    墨非离一动不动地任由她抱着自己,薄唇紧抿,什么话也不说。

    夏橘生轻轻动了下身子,左耳贴在他的胸膛上,药味呛鼻,但听到他沉稳跳动的心跳声,她觉得安心,杏眸轻阖,双手忍不住更加用力地揽紧他的脖子,喃喃道:“非离哥哥,你怎么不说话?”

    窗外的夜色深沉,万籁俱寂。

    墨非离长长的睫毛微动,下一秒,他紧抿的唇松开,嗓音沙哑:“……几点了?”

    “……”

    闻言,夏橘生的身子一僵,缓缓地直起身子,两人的目光交汇到一块儿,她看着他凤眸里黯沉的光芒,贝齿咬唇,细若蚊萦的说道:“大概,凌晨两点左右了……”

    他的生日,已经过了。

    “嗯。”墨非离的脸往左边侧了侧,避开她的目光,“我累了,你回去吧。”

    夏橘生的眼底闪过一丝错愕,她以为,他会出声指责,会对她露出一脸失望的表情,可万万没想到,他如此的平静……

    他明知她错过了他的生日,而且还绝口不提之前他看到的那一幕……

    这样的反应,真的很不寻常,太平静了。

    对于他的这种平静,夏橘生本能地感到一阵心惊肉跳的恐惧,心想着,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不回去。”

    她双手握住他的右手,刚才面对墨老太太的那种倔强劲儿又冒出来了,“你受伤了,要住院,你都在这里,你叫我回哪去?为什么要叫我回去?我不回去……”

    墨非离的双眸紧闭,一掀唇,他用一种从未有过的淡漠语气,说道:“你想回哪就回哪,随你。”

    “你……”

    夏橘生心里一痛,眼泪瞬时涌到了眼眶边缘,隔着一层温润的水雾,她依旧能看清楚他脸上的漠然神情,一股子寒意从脚底蔓延上来。

    “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是我不对,我不应该……”

    话没说完,墨非离一声不吭地抽回他的手,背对着她,浑身上下散发出伤人的冷漠气息,对她视若无物。

    夏橘生低下头,看着自己变得空落落的双手,一滴透明的泪珠笔直砸下,‘啪嗒’的一声,在这样安静的病房里,却显得十分清晰。

    下一秒,她抬手擦去眼泪,轻轻说道:“护士交待我,说你醒了要让医生过来看看,你好好休息,我去叫医生。”

    墨非离一动不动地躺着,根本不肯搭理她,骨子里的冷漠爆发,连她的眼泪,他好像也不在乎……

    说完那话,夏橘生坐在床边,等了几秒,看到他把自己裹成一个冷硬的蛹,拒绝与她交流,她心里很难受,借着要去找医生的借口,倏地转身,跑出了病房。

    她一走,病床上的墨非离便睁开了眼眸,目无焦点的望着窗外,刚才甩开夏橘生的右手,正藏在被子下,紧握成拳,手背上的青筋隐隐浮现。

    他对她,不是生气,而是失望……

    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哪怕他的心再硬,也是会受伤的。

    所以,就这样吧……

    因为失望,而选择缩回到一个人的“洞穴”中,他选择用这样一种坚硬的,对外冷漠的壁垒来保护自己脆弱的心,只要不再对她抱有希望,是否,他就不会再失望,不会再受伤了?

    橘生,谢谢你让我知道,动心则弱。

    不动心,则不伤……

    二十分钟后。

    夏橘生和医生护士一起出现在病房,她一直守在病床边,看着医生替墨非离仔细检查了全身,结束后,医生神色轻松的说:“没什么大碍,今晚先好好休息,病人要尽量避免下床,若是想上厕所,家属必须陪同……”

    “好的,我记住了。”夏橘生偷偷地看了下墨非离,然后,她认真问道:“医生,还有其他需要特别注意的事项吗?”

    医生回道:“在伤口愈合之前,病人不能碰水,平时也要多注意,不能扯到伤口导致伤口裂开,其他方面,我之前也交待过了,墨太太要是记不住,可以随时联系护士,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送您……”

    夏橘生送到门口,见医生和护士走远了,她才关上门,返回病房。

    墨非离姿势僵硬的半躺在病床上,俊颜泛黑,眉心拧出来的褶痕深的可以夹死一只蚊子……

    这人,从听到医生说伤口愈合之前不能碰水,就一直摆着这样一张臭脸,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大少爷的洁癖犯了,对于“不能碰水=不能洗澡”的这一项禁令,他完全不能忍受。

    “那个……”夏橘生支吾道:“要不,我打盆水来,给你擦擦身?”

    话尾落下,墨非离倏地抬起头,凤眸直直的盯着她,一眨不眨,紧迫逼人。

    夏橘生知道他的心思,但是,身体要紧。

    于是,她柔声劝道:“先忍一忍,等过了几天,伤口愈合了,我再帮你……”

    “……你是叫我忍几天?”墨非离冷着脸,口吻**的,活像别人欠他几百万的讨债语气,“我告诉你:我忍不了!今晚,现在,此刻,我一定要洗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