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34章:撕破,自觉点滚出病房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医生朝墨老爷子虚扶了一把,客气道:“职责所在,老爷子言重了。”

    墨老爷子点点头,走廊的另一边,墨林带着医院院长,正朝这边疾步走来。

    “抱歉……”老爷子对医生说道:“人老了,不如年轻时沉得住气,还请医生见谅。”

    这是在向医生解释为什么把院长叫过来……

    “没什么,先把病人送去病房,详细的去我办公室谈吧。”

    说完,墨林和院长来到了跟前,医生叫道:“院长。”

    院长点了点头,算作回应,随即,便脸带笑意的朝向墨老爷子,不等院长开口,老爷子率先说道:“医生,你先去休息,有任何问题我会找你。”

    医生默默松了口气,出声应道:“可以。”

    这场手术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手术结束,医生最需要的便是休息,而不是在这儿看着院长“应酬”墨老爷子。

    等医生一走,墨老爷子留下来和院长寒暄了几句,没怎么多说,老爷子关心孙子的伤势,隐晦一提,院长倒也聪明,连忙说着他带老爷子去病房,老爷子点头答应。

    住院部急诊12楼,vip病房。

    墨非离躺在病床上,仍旧处于昏迷状态,值班护士替他挂上一瓶消炎药,交待了几个注意事项,夏橘生一一熟记在心,最后,护士说道:“有事的话,随时按铃,护士站一直有人值班。”

    夏橘生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

    说罢,她送护士到了门口,很是礼貌。

    等到她再回到病房时,病床前已经围满了人,嗯,刚才也没有她的位置,所以才借着和护士说话的机会,给自己找点事儿做,不然,她不能靠近墨非离,看不到,心里便一阵抓心挠肺的疼,实在是难受极了。

    墨老太太握着墨非离没有插针的左手,感受着上面的温度,流着泪说:“小离啊,奶奶的宝贝,你可要快点醒来,让奶奶看上一眼,放下心才行……”

    老太太对于孙子的担心,情真意切,见者动容。

    墨文娅刚才一直就劝她不要哭,但这会儿,她不劝了,一是劝了也没用,二是她素来与墨非离的感情并不亲厚,全然不能体会老太太的心情,劝不动,索性就由着老太太算了。

    墨文朝也是一脸关切的守在病床前,对于他而言,墨非离算他半个儿子,惊闻他出了车祸,墨文朝当时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好在,没有出现最坏的结果……

    墨白和墨蓝站在床尾,守了一会儿,墨白因为受不了老太太的哭哭啼啼,撇了下嘴,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墨蓝则是走到夏橘生的面前,轻声说道:“橘生,你也过去看看吧……”

    沙发上的墨白见状,顿时不是滋味的哼了哼,扭过头去。

    夏橘生注意到了墨白的小动作,但她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朝墨蓝道了谢:“谢谢蓝姐。”

    在这对双胞胎的心里,只怕已经把她和秦雅归结为“一伙”……

    墨白一向骄傲任性,懒于做面子工程,她若是不喜,便是连话也不屑于多说一句。

    而墨蓝呢,比墨白聪明太多了,至少在这明面上,墨蓝不会允许别人揪出她的错处,即使她对着夏橘生再无亲近之意,但这种只说一句话便能得到好感的事情,她是乐于去做的。

    夏橘生领了她的情,向她口头道谢,但也,仅此而已。

    墨蓝的神色微凝,随后,她点了点头,夏橘生立即迈开步子,来到病床边。

    她看到躺在病床上,陷入昏迷状态的墨非离,医生和护士说过的那些话在她的脑海里回荡,腿骨骨折,胸前肋骨断了一根,失血过多……

    夏橘生不敢想像,在车祸发生的那一刻,他一个人承受了多大的痛。

    可是现在,她看到他轻轻呼吸一下,便也牵扯到了胸前的伤口,苍白的脸上流露出痛楚,她不禁也和老太太一样,眼泪汹涌流出。

    看到他痛,她的心里也一样的疼……

    这时,墨文朝注意到了床尾处的夏橘生,看到她哭红的双眼,他不禁喊道:“橘生,你过来。”

    “大伯……”

    夏橘生哭着叫了一声,泪眼朦胧的来到墨文朝的身后,下一秒,右手手腕被他一拽,她站到了前面,墨文朝守在后面。

    墨文朝温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非离受伤,身边最需要的就是你,好好陪着他吧。”

    “谢谢大伯……”

    夏橘生忍住哭润,手伸出去,想要触碰一下墨非离的身体,想要感受一下他身上的温度,却不想,对面的墨老太太抬起头,阻止她道:“把你的脏手拿开,别碰我孙子!”

    夏橘生咬着唇,眼神倔强,“奶奶……”

    面对她,墨老太太的心就是石头做的,硬得很。

    只听,她说道:“你也别叫我奶奶,从一开始,你这个孙媳妇,我就一直没有承认过。之前看在小离的面上,我容忍你几分,但是现在,你既然敢害得我孙子躺在这里,那这几分颜面,你也不配拥有,趁我还不想把场面闹僵之前,你最好自觉点,滚出去,滚出这间病房……”

    显而易见,老太太这一回,是动了真怒了。

    以往,她虽说也瞧着夏橘生极为不顺眼,但确如她所言,在外人(大房)面前,她注重脸面,且一向是要维持住自己身为墨家当家主母的威严与亲祖母的慈和面目,从未当着墨文朝等人的面,公开刁难过夏橘生。

    可现在,却是不同……

    老太太不仅把这层“脸面”主动撕破,还对着的小辈孙媳口出恶言,这态度,可是十分的不符合她以往的作风,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也表示她对夏橘生的忍耐,显然已经到了无法再忍的地步。

    不是三年,而是十年……

    从十年前,她的亲儿子带着夏橘生这个野*种出现在墨家主院的那一刻起,老太太就一直在忍受着夏橘生,这一根眼中钉,在她的眼前一扎就是扎了十年。而且,她在三年前,还得眼睁睁的看着这根“眼中针”嫁进墨家,成为她宝贝孙子的妻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