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33章:坚强,千万不能犯傻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手术室的门却依然紧闭。

    夏橘生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却不自知,杏眸一瞬不眨的盯着“手术中”三个字,心中的悔恨无边蔓延。

    要是她没有下车,让孙叔直接送她去墨氏,她就不会碰到聂听云……

    没有碰到聂听云,就不会看到他钱包里的照片,就不会失魂落魄的让聂听云抱了一下……

    聂听云不抱她那一下,墨非离也不会看到那一幕之后,便径自离开……

    他不离开,就不会去酒吧,她是会陪着他一块儿过生日的。

    生日……

    夏橘生想到这里,悄悄地按一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已然是25日的凌晨01:24分,他的生日,就这么过去了。

    经历了一场车祸,躺在手术室里……

    一滴透明的眼泪凌空砸下,啪嗒的一声响,很清晰。

    秦雅站在夏橘生的右边,看到她哭,忍不住伸手握住她的,小声安慰道:“没事的,橘生,他会没事的……”

    “大伯母……”

    夏橘生忍了很久的眼泪,此刻却像断了线的珍珠,源源不断的落下,“是我……”

    她心里很自责,脱口欲说,是我害了他……

    可是这话,若在此时说了出来,无疑是自掘坟墓。

    一旁的金琪眉头紧皱,眼中流露出担心的情绪,秦雅也是反应奇快,在她只说了“是我”二字的时候,手上用力的握紧,故意捏痛了夏橘生,见她止住了话头,秦雅这才说道:“橘生,我知道你很担心非离,但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能垮,非离还需要你的照顾,你一定要坚强,知道吗?”

    “嗯……”

    夏橘生抬起头,郑重点头:“我知道,我不会垮的。”

    “这就好……”

    秦雅的脸上露了笑,轻轻地擦去她脸颊上的泪痕,忍不住伸手抱了她一下,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秦雅在她的耳边说道:“如果你想照顾他,就千万不能犯傻。”

    这句话,给了夏橘生当头一棒,让她昏沉的大脑瞬间恢复清醒……

    若是她在刚才说了那句“是我害的他”,那么,按照老太太对她的厌恶程度,恐怕会立即下令,让人将她赶走。

    而爷爷爱孙心切,也只会默许老太太的做法……

    在外,她身为墨氏总裁夫人,确实可以做到说一不二;但在墨家老爷子的面前,她只是一个晚辈,是一个外姓人,在这个家里,没有她做主的机会。

    幸好秦雅的反应快,阻止她犯傻……

    夏橘生想清楚这些前因后果,满是感激的回抱了一下秦雅,轻声说道:“谢谢您……”

    秦雅拍了拍她的背,然后,两人松开,脸上装着什么事都没有,继续等着。

    可是,墨老爷子的脸色却越来越沉,眉心拧成一个‘川’字,下一秒,老爷子开口,“墨林,你去把院长叫过来。”

    夏橘生的眼睛看向老爷子,去把院长请来也好,至少,能让他们有机会知道一下手术室里的情况……

    都等了这么长时间,连个声都没有,不止老爷子越等越焦心,她也是越等越受不住。

    墨林颔首道:“是,我这就去。”

    “爸,非离吉人自有天相,您放宽心。”

    墨文朝走过来,扶住老爷子的手臂,“站了这么长时间,您也累了,我扶您去椅子上坐会吧。”

    墨老爷子并不领情,甩开墨文朝的手,迁怒道:“坐什么坐,我墨兆风的孙子在里面生死未卜,你觉得我能坐得住吗?”

    墨文朝被喷了一脸的口水,看着老父亲哭笑不得,“我这做儿子的,担心您老的身体吃不消,您不领情就算了,吼我一脸口水算什么理?”

    墨老爷子没好气的说道:“你给我站一边去!”

    “好吧……”

    墨文朝老老实实站一边去了,秦雅挺着大肚子,悄悄地给他递了块手帕,他接过,朝她笑了笑。

    墨老爷子将他们两夫妻的小动作看在眼中,故意冷哼了一声,墨文朝听到后,若无其事地把帕子收了起来,揽着秦雅的肩,扶她坐到椅子上。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灯光灭了,墨老爷子的动作很快,赶忙走了过去。

    夏橘生也是快步上前,急于想看一眼墨非离,想知道他的伤势,想跟他说一声她在这儿……

    蓦地,墨老太太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夏橘生,你让开!”

    夏橘生下意识的一顿,右手被人用力的拉了一下,她毫无防备,往后连退了几步,还是金琪悄悄地扶了她一把,才使她站稳。

    而此时,墨老太太已经站在了她原先的位置,她旁边站着墨文娅,墨白墨蓝也围了上去……

    墨非离躺在推床上,双眸紧闭,额头上缠了一层厚厚的纱布,还有他的胸前也受了伤,绑了纱布,右腿的伤势更加严重,整条腿都绑了石膏,看上去触目惊心。

    他的脸,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十分苍白,右脸上有一处细小的擦伤,上了药,没有缠纱布,因此一眼就能看到。

    正如墨老太太所言,墨非离从生下来,一直都是个健康宝宝,他自己又有锻炼的习惯,除了几次喝酒买醉,伤过胃之外,这还是他第一次以这样虚弱的形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老太太看到他的第一眼,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刷的一下又流了出来,墨文娅贴心的用手帕给她擦拭,却越擦越多。

    墨老爷子这个强硬了一辈子的老人,竟也忍不住鼻尖泛酸,开口问道:“医生,我孙子的伤势如何?”

    医生摘掉口罩,回答道:“病人受伤的主要部位是右腿的腿骨骨折,胸前肋骨断了一根,都已经接上,额头上的伤是皮外伤,至于有没有脑震荡,还需等病人清醒之后,再去补拍一下ct。”

    说完,医生看了昏迷的墨非离一眼,再次补充道:“等麻醉过后,病人会清醒,你们可以留下一位家属陪同,清醒后病人有任何不适,随时按铃通知我。”

    “好的,医生。”墨老爷子朝医生微微倾了下身,郑重谢道:“真的是辛苦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