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32章:罪人,绝不会轻饶了你!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半个小时后,墨老爷子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医院。

    墨林询问了护士,他们很快来到五楼手术室。

    走廊上,夏橘生坐立难安,正在手术室的门外来回踱步,听到脚步声,她连忙迎了上去。

    “爷……”

    “爷爷”二字还没有叫出口,墨老太太已经举起手,狠狠地一记耳光甩到她的脸上。

    只听‘啪’的一声,清脆的掌掴声回荡在走廊的每一角落……

    夏橘生的右脸被打偏,火辣辣的痛楚迅速蔓延,她咬着唇,轻轻喊道:“奶奶……”

    “你给我闭嘴!”

    墨老太太神色阴狠,毫不留情地说道:“夏橘生,小离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不会轻易饶了你!”

    “……”

    这样的恶意,夏橘生已经不是第一次承受,只是这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令她感觉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格外难熬。

    明明什么也没错,她却低着头,四肢僵硬的站在那儿,像个罪人。

    秦雅大着肚子,看到夏橘生脸上的红肿,目露不忍,她偷偷的捏了墨文朝一下,用眼神示意他说句话,替人解下围。

    墨文朝却是朝墨老爷子看了一眼,他父亲没说话,显然对于墨非离出车祸一事,老爷子也跟老太太的想法一样,是把这责怪的念头迁怒到了夏橘生的头上。不然,作为墨家的当家人,刚才老太太一动手,老爷子就应该出声训斥的,不至于直到现在,还在沉默……

    这时,墨白轻轻的哼笑了一声,身子往右倾了倾,仅用两个人的音量,在秦雅的耳边说道:“想帮忙,有本事自己开口,别怂勇我爸。”

    话音一落,墨蓝看了过来,她就算没有听到墨白在说什么,但也能猜到几分……

    但自从上次在紫荆院里发生了“意外”,秦雅对于这两个名义上的“女儿”,就一向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所以,对于墨白的话,她也是假装没有听到,径自沉默。

    墨白冷冷地剜了她一眼,拉着墨蓝的手,走到另一边去了。

    她们一走,随即,墨文朝的声音响起:“余姨,我知道您很担心,但橘生毕竟无辜,您就别为难她了。”

    他确实是看穿了墨老爷子的心思,却仍愿意站出来,出声相劝。

    这份情意,实在是难得……

    而墨文朝肯替夏橘生出声解围,却也不是没有原因,只因上一次秦雅出事,是夏橘生不顾自己的安危,心善的替秦雅挡了难,这么大的恩情,他时刻不敢忘,更别说,还有秦雅经常在一旁提醒,所以,他明知自己这一出声,会引起老太太的怒意,但还是执意要说。

    果不其然,墨老太太一见继子站出来,替夏橘生说了好话,脸上的怒意更甚,直言道:“文朝,我教训自己的孙媳妇,还希望你不要多嘴。”

    教训自己的孙媳妇,这几个字,墨老太太咬音十分的明显。

    言下之意,老太太是在说墨文朝不是她的亲儿子,只是一个继子,两人表面上的关系过得去就行,但她不管大房的事情,墨文朝也休想管她,而夏橘生是她的亲孙媳,她想怎么教训,就怎么教训。

    此话一出,墨文朝果然露出为难的表情,“这……”

    墨白冷哼一声,她就知道会这样……

    墨蓝蹙着眉头,仍在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出声帮忙?

    如果是为了一个夏橘生,确实没必要得罪老太太,但她作为女儿,却又实在看不得自己的爸爸遭到为难。

    当墨蓝还在心里权衡利弊,秦雅却是轻笑了一声,右手扶着腰,漫不经心地说道:“余姨,您误会了,文朝的意思是这儿毕竟是医院,您又是长辈,想教训橘生自然随时都可以,但在这儿,若是让外人瞧见了,难免让人看了笑话,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这是拐着弯儿的在说墨老太太在给墨家丢人了。

    墨老太太在这方面算是人精,岂能听不出秦雅这番话的真正含义,眼神一冷,她说道:“你……”

    “好了!”

    墨老爷子终于出声道:“这是医院,不是家里的后花园,再吵吵嚷嚷的全给我回去!”

    说完,墨老爷子特意警告的看了墨老太太一眼,暗示她把嘴闭上。

    墨老太太哪里肯服,正欲反驳,墨文娅抢在她前面,适时说道:“好了,妈,我知道您也是担心非离的伤势,但爸说的对,您再着急担心也不能忘了您的身份,来,我扶您去椅子上坐着等……”

    “娅娅,只有你理解我的心。”

    墨老太太轻轻拍着墨文娅的手,看着手术门上显示的“手术中”三个字,眼睛湿润,泪水夺眶而出。

    来的路上,帝都的晚间新闻已经报道了今晚的这起车祸事故,她看到那新闻里被撞扁的车头,以及墨非离靠着车窗,失血昏迷过去,被医护人员抬上担架时的画面,老太太就感觉她的这颗心,正在经历着油炸烹煮的痛楚,一想,眼泪就忍不住。

    她的宝贝孙子,从小到大,可从没受过这种苦,这种痛……

    听说,她孙子的车上,还有一个女人。

    一开始,老太太还以为那个女人肯定是夏橘生,等看了新闻,才发现并不是,而是一个从酒吧里认识的,不三不四的女人。

    她的孙子她了解,这么多年来,一直把夏橘生捧在手心里疼着,尤其是结婚之后,更是护得跟什么似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墨非离护着夏橘生,在她看来,就像那老母鸡护着自己的小鸡,谁也不许近身,谁也不能碰。

    结婚三年来,他没有和任何一个女人传出绯*闻,今晚突然和一个夜店女郎勾*搭在一起,肯定是因为和夏橘生吵架了,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失望到找别的女人寻*欢……

    老太太虽说手上没有证据,证明她自己的猜测,但她就是认定了,她孙子是受了夏橘生的影响,才会出了车祸,才会浑身是血的躺在手术床上,与死神争夺生命。

    为此,她就是打了夏橘生又如何?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子,纵使再怎么不将她这个奶奶放在心上,纵使三番五次的为了夏橘生而和她这个奶奶公开作对,可她的心里,最疼的还是她的宝贝孙子。

    这是谁也无法撼动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