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26章:酒吧,宠妻入骨人人皆知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都说女人最了解女人。

    更何况,夏橘生的心思全写在脸上,金琪压根不用费心,一眼就能看出她此时的心绪纷杂,恐怕,这会儿夫人心里想的,只怕根本就不是墨总,而是其他人……

    金琪不禁想,幸好是她赶过来了,若是让墨总看到夫人的这番脸色,可能连解释也不会听,便会判了夫人的死罪,可转念一想,墨总连解释都不想听,沉默地离开,也不见得就好啊。

    总之,愁啊……

    金琪在心里叹息一声,随即说道:“夫人,走吧。”

    “嗯……”

    夏橘生的右脚尖往外一旋,转了身,欲朝外面走去,可她却忽然察觉哪里不对,停了脚步,站在原地茫然四顾。

    “怎么了?”金琪又走到她的身边,关切问道:“夫人,您怎么了?”

    “金琪姐……”

    夏橘生喊了一声,抬起两只手看了又看,原地转了几圈,看了又看,她的不在状态渐渐被惊慌失措所代替,眼底莫名沁出了泪珠,喃喃道:“蛋糕呢……蛋糕怎么不见了……我的蛋糕呢……”

    “夫人,什么蛋糕?您来的时候,手上没拿东西,没有蛋糕啊。”

    刚才金琪就在外面等着她,只不过,她没有看到金琪,径直进了大堂,金琪这才不得已,跟着她走了进来。

    所以,金琪确信,她是真的没有看到夏橘生的手上拿着什么蛋糕,夫人一直是空着双手进来的,手上什么东西也没有。

    夏橘生急得快哭了,“我做了蛋糕……今天,今天是他的生日,我亲手做的蛋糕……”

    她缓缓蹲了下来,手指抓着自己的头发,使劲扯了几下,疼痛能够叫她的大脑清醒,能让她重新恢复思考的能力。

    金琪姐说,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她手上拿着东西……

    那么,也就是说,在此之前,她就稀里糊涂的把蛋糕给丢了。

    而她还记得,当时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她是把蛋糕拿在手上的,然后就走,一直走到脚疼,之后她碰到聂听云……

    对,聂听云!

    夏橘生站了起来,一阵风似的朝外跑去,金琪还在为‘他的生日’而纳闷,眼前的人突然跑走了,她一怔,转身忙追上去。

    她们又跑回了之前的那条街,夏橘生在人行道上来来回回的找了几圈,连路旁的垃圾桶也翻了,结果没有……

    夏橘生像只无头苍蝇,停下来,双手抹额,轻声呢喃道:“没了……丢了,找不见了……”

    她忙了一天,放下心中的一切芥蒂,想陪着墨非离过生日的。

    可是,她没有想到会碰到聂听云,会在他的钱包里看到那张老照片……

    是她的错……

    这一次,真的是她错了。

    “夫人!”

    金琪走上前,伸手扶了她一下,轻轻说道:“您累了,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会吧。”

    “金琪姐……”夏橘生抬头,看到金琪犹如看到了救命的稻草,抓着她的手,说道:“金琪姐,你知道墨非离在哪吗?我要去找他才行,今天,今天是他的生日,我本来为他做了蛋糕的,可是中途发生了意外,蛋糕丢了,你告诉我他去哪了,我得去找他……”

    “夫人,我并不知道墨总去了哪里。”顿了顿,金琪又迟疑道:“而且,墨总可能不想见你……”

    闻言,夏橘生疑惑蹙眉:“……他为什么不想见我?”

    “因为……”

    金琪看着夏橘生的眼睛,提醒道:“因为,刚才您和聂先生在这里拥抱的时候,我们和墨总就在对面,刚才发生的一切,墨总全都看到了。”

    夏橘生的表情僵住,一股冰冷的寒意从脚底渗入,渐渐往上,沁入心扉。

    …………

    夜色深沉,酒吧一条街。

    [今夜无眠]是一家装潢奢华,24小时营业的酒吧。

    略显昏暗嘈杂的吧台前,墨非离脱掉了外套,仅着一件白色衬衫,袖扣解开,随意的往上卷了几下,露出线条完美的手臂,而他胸前的扣子解开了三颗,精致而性*感的锁骨坦*露在外,壁垒分明的贲实肌肉若隐若现,散发着无形魅力,男*性荷尔蒙爆棚。

    半个小时前,他走进这家酒吧,一口气点了十杯血腥玛丽,不要命的往胃里猛灌。

    一杯,两杯,三杯……

    他喝的眼睛赤红,胸腔涌起燥*热,有种想要大声嘶吼的冲动,情绪时而低落,时而高涨,无端的让周围想要上前来搭话的男女,吓得停住了脚步。

    “墨少,这是您的酒。”

    调酒师的态度十分恭敬,将第十一杯血腥玛丽推到他的面前。

    墨非离看上去像是有些醉了,伸手去拿酒杯的动作显得有些迟缓,这时,一束灯光打过来,他的脸一半明亮一半阴暗,无端的生出了几分颓废之感,当灯光一散,他又恢复了高高在上的贵公子模样,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以及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疏离,依旧令人望而却步。

    然而,总有那么一两个从小在男人堆里吃香,自信过头的女人,大胆上前,勇于去触碰这一朵高岭之花。

    而眼前,就出现了这么一位……

    墨非离的下颌微仰,冰凉的酒杯碰到唇,当他张嘴,吞咽,喉*结上下轻滑,这一幕幕,落在在场的女人们眼中,瞬间引起浪*潮,简直比春*药还刺激她们的情*yu……

    杯中的酒液见底,一只纤细的玉手似蛇般,悄无声息的爬上墨非离的肩头,下一秒,女人柔媚的声音隐含诱*惑,在他的耳边响起,“墨少,一个人喝酒寂寞,需要我陪么?”

    周围的人不约而同地倒吸一口凉气……

    在场的女人们用嫉妒又羡慕的眼神,恶狠狠的瞪向这个敢于搭上墨非离肩膀的大胆女人,她们都在心里阴*恻恻的诅*咒:墨少,推开她!狠狠的推她!!

    不止是大多数的女人们,连在场的许多男客人,也都觉得,墨非离会将这个主动的女人推开,并且狠狠的给她一个教训……

    毕竟,他之前不允许女人近身的“怪癖”,深入人心;在他爆出隐婚之后,宠妻入骨,也是帝都人人皆知的秘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