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21章:哭死,夫人救命啊!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墨总……”

    谢涛冒着被墨非离的眼神杀死的危险,上前两步,找了一个尿急的借口,说道:“人有三急,我先去解决一下,十分钟后,我就回来。”

    你当是在播广告呢,还十分钟之后再回来……

    墨非离扔了手中的签字笔,正准备开口,将他的特助好好削一顿的时候,他家特助却抢在他的前面,像只兔子一样,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

    墨非离盯着办公室那扇开了又合的桃木门,俊颜隐隐泛青,其余的几位主管也在看着门口,当他冷眼一扫,那几位齐刷刷的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收购方案,嗯嗯,不能越过的收购标准是几个亿来着……

    “齐经理。”

    财务部经理齐立军突然被点名……

    齐立军抬起头来,表情僵硬的如赴刑场,“墨总……”

    旁边的三位经理纷纷替他点了一根蜡。

    却不想,墨非离要罚的不是齐立军,而是谢涛,只听他吩咐道:“扣掉谢涛三个月的资金,这月的工资减半,下个月开始执行。”

    齐立军大喜过望,连忙应道:“好的,墨总。”

    在墨总的手底下办事,只要挨刀的不是自个儿,他们就感到高兴,至于同情心什么的,他们早就喂了狗了。

    躺在外面走廊,偷接夏橘生电话的谢涛尚且还不知道自己被罚了俸禄,等他挂了电话,轻手轻脚的走到墨非离的身后,小声问道:“夫人让我问您,您几时有空回去?今天晚上的菜做多了,她一个人吃不完,说是请您,回去帮忙解决一下。”

    墨非离没说话,另外几人也不敢说话。

    “墨总……”

    谢涛冒着会挨削的下场,再次出声:“夫人还等着您呢……”

    “闭嘴!”墨非离棱角分明的俊颜抬了起来,一双淡漠冷肃的凤眸毫无温度地盯着谢涛,用眼神传达他的第二次警告,见谢涛老实的噤了声,他又坐了一会儿,方才起身,“明天九点,我要见到一份可实行的收购方案,再被我挑出有需要修改的地方,你们几个就领工资走人。”

    卧槽,明天九点……

    谢涛表情夸张的只差将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一点儿也没掩饰。

    墨非离刚从办公椅上取了外套,挂在手臂上,而他转身一看,便瞧见谢涛的表情,他立即散发出十二级的威压,冷冷说道:“谢特助,你有意见?”

    “没……”谢涛眼含热泪,冲他摇头道:“墨总,我,没,意,见……”

    墨非离继续道:“那就是有怨气?”

    “没……”谢涛再次口不对心,继续摇头:“没有怨气……”

    他有意见,也有怨气,但他只有一个胆子,压根不敢挑衅自家boss的权威,所以就不敢说。

    “那就把你那张怨妇脸给收起来,看着糟心。”

    教训完了谢涛,墨非离看向那四位主管,语气略显温和:“今天辛苦各位了。”

    四位主管异口同声:“不辛苦,不辛苦……”

    在您面前,整个集团上下,谁也不敢轻言辛苦,就怕更辛苦。

    墨非离说道:“今天就到这,明天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

    四位主管在心里苦笑,朝他打了招呼,四人拿着自己工作的笔记本,率先离开。

    墨非离也朝外走,谢涛身为特助,自然是跟了上去。

    想到夏橘生在电话里的交待,谢涛又尽责地追问道:“墨总,您现在是要回倾城园吧,要不要开车送您?”

    墨非离按下电梯的下行键,冷淡地回了两个字:“不回。”

    “什么,不回?”

    谢涛嚷嚷道:“夫人在家等您呢,您真的不回?”

    墨非离目露不悦,警告地瞪了谢涛一眼,懒得再跟他废话。

    “您不回家,那这是要去哪啊?”

    谢涛想着他背后撑腰的是夏橘生,底气不是一般的足,纵然是受到了墨非离的警告,他却还敢像个女人一样,在墨非离的耳边啰啰嗦嗦的,说起道理来,“墨总,我跟您说啊,这世间的夫妻就没有不吵架的,要是一吵架就不回家,那显得您心胸多狭窄啊,再说了,夫人一个女人,都向您主动表态了,您就别再端着了,顺着夫人给的台阶,您就下吧,不然这事越拖越久,让夫人记恨上了,您可就得不偿失了……”

    等他说完,几秒之后,墨非离扯唇问道:“说完了?”

    “重点说完了……”

    谢涛不经意的看到自家boss嘴角勾起的弧度,心头不禁闪过一种不好的预感,有些忐忑。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墨非离大步走进电梯里,伸手按下b2键,趁门还没有关上,他吩咐道:“谢特助,你等会转告齐立军,叫他扣掉总裁特助一年的奖金,三个月的工资减半,从这个月执行。”

    他说的漫不经心,神色与平常没有二致。

    谢涛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下一秒,他猛地睁大眼睛,傻了吧叽的说道:“墨总,您的总裁特助好像是我啊……”

    “是你。”

    墨非离的声音一落腔,面前的那两扇电梯门已经完全合拢,向下行去。

    徒留下谢涛站在88层的电梯区,哭天抢地:“墨总……您不能这么不厚道啊……”

    一年奖金,三个月工资减半,而他还得还两套房子的月供,上有父母要孝顺,下有侄子要红包,一下子从他的工资上划走几百万,他得哭死不可!!

    夫人,救命啊……

    这一晚,墨非离还是宿在酒店,彻夜未归。

    倾城园里,夏橘生从六点半等到八点,桌上的菜凉了又热,热了又凉,她没忍得又打了一通电话给他,却不想,手机里响起一道机械的女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啪’地一声,她气得把手机砸向桌面,等她拿起来一看,手机屏幕裂开了花,已经不能用了。

    而夏橘生自然将这笔帐算在墨非离的头上,切齿低语:“不回来是吧?真有本事一辈子别回来了……”

    她自认已经做低了姿态,希望他能消气,两人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将误会解释清楚……

    可是,他却拒人于千里之外,还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坏毛病,竟是家也不回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