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18章:摔懵,他贱吗!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之前。秋棠不知原由。不知事情的严重性。还能安慰夏橘生别多想……

    可现在。她看着神色黯然受伤的夏橘生。那些无用的安慰。却是说不出口了。

    时间又过去了几分钟。

    秋棠终归是看不得夏橘生这么苦熬。起了身。轻轻握住她的肩膀。小声说道:“太太。我扶您上楼休息吧。无论如何。您也不能和自己的身体

    过不去啊。”

    “不……”夏橘生摇头。骨子里的倔强。在这一刻展露无遗。“秋婶。我要等他。我一定要等他回来了我再去睡……”

    他一定知道的。他不回来。她会伤心。会折腾自己的身体……

    而他最痛恨的就是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若是能想到这一点。他就算是再生气。也不会舍得将她一个人丢在家里。不闻不问。

    夏橘生一双通红的杏眸一眨不眨的看着门口。在心里想道:非离哥哥。你舍不得的。对不对?

    “太太……”秋棠的语气略重。“您要等先生回来。可也不能跟自己的身子过不去啊。您忘了。您曾受过寒。每个月的这几天可千万要重视。

    不然。不然您……”

    秋棠的话。欲言又止。神色忧愁。

    夏橘生知道她指的是什么意思。眼睛往下。看了眼自己的肚子。忽地。她举起手来。竟是重重地往自己的腹部上砸了一拳。十分泄气的样子。

    秋棠看得心惊胆战。连忙伸手阻止道:“太太。您这是做什么啊。快住手。住手吧。”

    “秋婶……”

    “嗯。秋婶在。”

    夏橘生动作缓慢的伸了伸腿。苍白的脸上闪过痛楚。秋棠一看。便说道:“是不是坐这么久腿麻了?我给您按一按……”

    “不用了。”她慢吞吞的下了地。看着秋棠。有气无力的说道:“您说得对。我不能跟自己的身子过不去。先回房了。”

    秋棠见她肯听劝。脸上一喜。忙道:“诶。这才对。”

    “您不用伺候我了。去休息吧。”夏橘生的身子微侧。欲备离开。“晚安。”

    “晚安……”

    秋棠放下心来。边走边打了一个哈欠。她确实困了呢。

    二楼。主卧室。

    夏橘生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换了身碎花的睡衣裤。躺到了之前墨非离睡的那一边。清冽阳刚的男*性气息扑入鼻端。她抓紧枕头的一角。小脸深

    深的埋进枕头里。

    脑子里乱糟糟的。东拉西扯的想了一大堆。最后。她连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竟也不知。

    翌日清晨。

    窗外没有阳光。阴沉的天空无端的令人感觉压抑。

    床上的夏橘生猛地惊醒。杏眸怔怔的望着窗外。发了一会儿的呆。心里莫名被一种感觉牵引着。掀被下床。穿上拖鞋。一路小跑出房间。

    却是极巧。墨非离从书房里取了一份重要的文件。刚走出来。准备离开。

    “墨非离……”

    夏橘生看到书房门口的那抹高大身影。眼中瞬时涌上了水雾。她跑了过去。双手伸过去想抱他。却叫他冷眼一瞪。她只好委屈地拽上他的外套

    下摆。红彤彤的杏眸看向他。轻哽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回房间休息……”

    墨非离一言不发地甩开她的手。转过身。大长腿利落地迈出去。欲备离开。

    “墨非离……非离哥哥。你等一等……”

    夏橘生哑着嗓子唤他。脚下急急地追了上去。可他的步子迈得大。一步抵她三步。眼瞅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她心中着急。没有注意

    到脚下。只听‘啪’地一声。她自己左脚踩右脚。身子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她好像是摔懵了。维持着同一个动作。一动不动的。

    前面那一抹冷硬的颀长背影。终究是停了下来……

    墨非离的俊颜阴沉紧绷。握着那份文件的手。用力到指骨泛白。他用余光看到了她摔在地上的狼狈样子。当时他下意识的反应。便是脚尖往后

    。想要大步奔过去将她抱起来。

    可是。昨晚在聂家发生的事情。还深刻的印在他的脑海里……

    她一摔跤。他就颠颠的跑过去抱她。他贱吗!

    “非离哥哥……”

    夏橘生抬起头。杏眸通红的看向前面那一抹笔直背影。摔得不疼。可是她心里疼。

    他明知道她摔跤了不是吗?可他竟然无动于衷……

    真的就这么生气吗?

    生气到回来了也不愿意看见她。也不想跟她说话。连她受伤。也可以做到视若无睹。

    思及此。她眼眶里隐忍的泪水滑落。沿着眼角。划过鼻梁。悄无声息的掉进地上铺着的波斯地毯里。

    墨非离再一次听到她哽咽的呼喊声。准备迈出去的右腿重若千斤。一颗心似是被扔进了油锅里。翻来覆去的煎炸。剧痛难忍。

    就在这时。秋棠从佣人的嘴里听说先生回来了。连忙上楼来查看一下。顺便。她想着夏橘生可能还没睡醒。便想把人叫醒了。让他们小两口当

    面谈一谈。

    谁知。当她上楼一看。竟会看到这样的一幕:先生面沉似水。眸中寒光无数。而太太呢。竟然摔在地上。一脸委屈的流着眼泪。

    秋棠愣住了。下一秒。一记冰冷的瞪视朝她射来。秋棠看过去。正好瞧见墨非离迈开步子。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过道的转角处。位置并不宽。墨非离走过去的时候。薄唇隐约掀动:“还不去扶!”

    “啊。是……”

    秋棠如梦初醒。连忙小步的跑向夏橘生。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着急问道:“太太。您腿没事吧。有没有哪儿疼?”

    “没事……”夏橘生一把推开秋棠。光着脚。急匆匆的又追了上去。

    墨非离已经下了楼。步伐飞快。背影笔直。径直朝着玄关处走去。

    “墨非离!”

    一声愤怒的娇叱从楼梯上传来。“你给我站住!”

    墨非离居然真的停了下来。连他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当他反应过来。准备继续走的时候。夏橘生披头散发的从后面冲了过来。生气地挡在他

    的面前。她的两眼通红。水光潋滟。漆黑的瞳孔中却又喷着火。又委屈又恼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