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17章:不归,等他回来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怎么会呢?”秋棠安慰道:“先生最疼的就是你,有你在,倾城园才是他的家,所以,就算是先生生你的气了,但我也相信,他不会舍得丢下你不管的。”

    夏橘生此时心里没底,听了秋棠的话,也是茫然道:“真的吗?”

    “真的……”秋棠的心里也没底,但为了让夏橘生安心,她竭力劝道:“太太,你先不要胡思乱想,一切等先生回来了,我们再把误会说清楚,没事的啊,你别担心。”

    秋棠这么耐心的一番劝慰,效果自然是有的。

    夏橘生在心里回想了一下墨非离这些年来对她疼爱,越发觉得秋棠言之有理,他一向是最疼她的,怎么舍得不要她呢。

    所以,她还是要听秋婶的话,先不要胡思乱想,一切等他们见了面,把误会说开,就好了。

    聂家的司机将她送到倾城园的门口,下车时,夏橘生才发现不知何时,外头竟下起了毛毛细雨,雨下得不大,但夜里雨凉,何况她的身子还不爽利,可是万万淋不得雨的。

    正想厚着脸皮问一下司机大叔有没有备用的雨伞,蓦地,一抹举着雨伞的身影缓缓走来,定睛看去,竟是秋棠。

    夏橘生的眼睛一亮,等秋棠走到了跟前,她立即问道:“秋婶,您怎么知道我回来了?他呢,他回来了没有?”

    秋棠闻言沉默……

    随即,她把雨伞抵在车门顶上,开口道:“太太,您先下来,我们先回屋再说。”

    “他还没有回来吗?”

    夏橘生满是黯然的低下头,良久,才从车里下来,秋棠赶紧把伞拿高,撑在她的头顶上方。

    秋棠并不急着转身回别墅,而是朝司机师傅说道:“师傅,麻烦你送我家太太回来,多谢了。”

    “不用谢。”司机说道:“我还赶着回去向我们夫人交差,就先走了。”

    夏橘生的心情就如同这下雨的黑夜一般,又黑又凉,根本无心跟送她回来的司机师傅说话,于是,秋棠只好替她说道:“好的,你开车注意安全,再见。”

    话音一落,秋棠便关上后车门,司机在原地掉头后,迅速离开。

    “太太,我们也进去吧。”

    夏橘生默默点头,由秋棠替她打着伞,两人一起回了别墅。

    客厅里,灯火通明,门一关,驱走满身的寒冷。

    秋棠注意到夏橘生的身上的衣服换了,而且弯腰换鞋子的时候,也似乎是哪儿疼,秀眉突然皱起,唇色苍白,她在心里算了一下日子,随后,出声问道:“太太,您来那个了?”

    “嗯……”

    夏橘生点头,腹部泛起一阵痉*挛般的抽痛,眉心不禁拧得更紧。

    秋棠的神情微凛,急忙说道:“您以前就受过寒,今晚可不能马虎大意……”她把夏橘生按到沙发上坐着,温声叮嘱道:“太太,您等我几分钟,我去熬碗姜汤给你喝下,要是痛得厉害,我打电话麻烦岳医生过来一趟。”

    秋棠说完,就去了厨房,留下夏橘生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她听了秋棠的话,不禁想起在聂家,墨非离也说要给她熬生姜红糖水,顿时,胸口似是被千百根针尖扎到,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刚刚压下去的眼泪,渐渐又有了再来一次的趋势。

    如果早知道,事情最后会发展成这个样子,那她宁愿尴尬死,也不要走出房间,碰到聂听云,没有碰到聂听云,她就不会心软,被他带去了三楼的卧室,也就不会有接下来的事情发生……

    她真的万不该做出让墨非离伤心的事情来,悔疚如潮,汹涌袭来。

    晶莹的泪珠,终是悄然从眼角滑落……

    几分钟后,秋棠熬了一碗热热的姜汤,端过来让她喝掉。

    夏橘生闻到那么浓的生姜味,十分刺鼻,心中抗拒着不肯喝,可秋棠却坚持让她喝掉,不允许她任性。

    她没辄,为了自己的身体,难喝也得喝。

    喝完之后,秋棠催着她上楼去休息,夏橘生听了,摇头道:“不要,我要在这里等他回来。”

    “太太……”

    秋棠皱眉看着她,显然是不认同她的这个决定。

    然而,夏橘生心意已决,就算是秋棠不同意,她却仍执意坐在沙发上,一双泛红的杏眸巴巴的望着玄关的方向,模样瞧着可怜极了。

    秋棠心知劝不住她,只好取了一条绒毯过来,轻轻地替她披上,然后坐在旁边的一组单人沙发上,陪着她一起等。

    客厅里很安静,针尖落地可闻声。

    左面墙壁上悬挂的意大利吊钟,长长的秒针每转动一下,必会发出嗒嗒的声音。

    秒针转了一秒又一秒,分钟转了一圈又一圈,渐渐地,时针也转动起来,从十点半指向了凌晨一点……

    夏橘生的眼睛一直盯着门口,很少眨眼,眼睛都盯红了,然而那扇门依旧紧闭,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她所期待的那一抹身影一直没有出现。

    另一组沙发上的秋棠毕竟年纪大了她一轮,十一点左右,秋棠的眼皮变得沉重,撑不住打起盹来,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秋棠的下巴从手背上滑落,身体猛地一惊,清醒了过来。

    待她看到自己身处客厅后,秋棠立即朝夏橘生看了过去,轻轻出声:“太太……”

    “两点了……”夏橘生红着眼,哽咽道:“他却还没有回来。”

    秋棠心中不忍,再次劝道:“太太,先去睡吧,今晚就先别等了。”

    “他从来没有彻底不夜过……”

    夏橘生一直维持着同一个姿势,四肢早已僵硬麻木,她的右手一动,整条手臂泛起连绵的麻痛,她低着头,尖瘦的下巴抵在右手臂上,眸中的泪光闪烁,嗓音里含着哽咽:“就算是上一次,他在红窝喝得那么醉,还是让聂小六送他回来了,可今晚,他不打算回来了。”

    对于自家先生的彻夜不归,秋棠也很惊讶,从太太回来后,她就一直没有问起他们之间到底是闹了怎样的矛盾,竟致使先生气到连家也不归……

    原以为,又是小两口的一次普通吵嘴,可现在看来,似乎比以往的任何一次吵架,都要来得严重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