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16章:恐慌,我把他弄丢了……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聂听云隐忍着,甘愿退了一步,“你想知道什么?”

    “你和夏橘生的关系。”

    墨文娅也不跟他藏着掖着,直接说道:“从第一次你和夏橘生在墨园碰面,我就觉得你们两个认识,今天又闹了这一出,难道,你还不应该给我说一下你们之间的关系吗?”

    “呵……”聂听云没什么情绪的看了她一眼,掀唇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而且,我所料不差的话,你正是想利用我和夏橘生从前的关系,才会对我青眼有加吧?”

    墨文娅一愣,倒是没想到,他早就已经看穿了这一点……

    尽管聂听云说中了她心中的肮脏心思,可嘴上,她却是故弄玄虚的反问道:“你觉得,我早就知道了什么?”

    聂听云发出一声嗤笑,“我把你当聪明人,你又何必把我当傻瓜?”他踱步走近,一双深邃的墨眸直盯着墨文娅,眼神甚为犀利,“不妨告诉我,你心里的打算,或许我们在这件事情上,又能相互合作。”

    “听云,你未免太不将我放在眼里了。”墨文娅伸手,抓住他胸前的领带,将他拉近,“当着我的面,你也敢觊觎别的女人,尤其,这个女人还是我的侄媳妇。”

    聂听云的心思被她说穿,他面色不变,使了几分力气抽回领带,唇角淡淡一扬,嘲弄道:“我的‘未婚妻’,你应当不会以为咱们两个这种银货两讫的交易关系,我会甘愿为你守身如玉,不对别的女人动心吧?”

    “看来你是贼心不死……”

    墨文娅的眼神落到他脸上,手腕上的伤痕处,不禁笑道:“这世间女人何止千万,听云你又何必去招惹橘生呢?毕竟,我那侄子可是不好惹,刚才动起手来,只怕是真的把你往死里在打吧。”

    闻言,聂听云的面色一沉,眼中寒光熠熠。

    “看来你的火气很大,怎么样,要不要我请你去喝一杯,权当我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妻关心你,找个法子,让你发泄出来。”

    说罢,墨文娅从软榻上站了起来,等着他的回答。

    对于她的提议,聂听云显得意兴阑珊,“我这个样子,出去让别人看笑话吗?”

    墨文娅的目光落在他红肿却仍难掩五官的帅气,棱角分明,她看着,轻笑道:“虽然受了伤,但看着还是很帅,还是能够收获一大*波看颜的小迷妹的。”

    聂听云沉默的看了她一眼,“改天吧。”

    话落,他的身体微侧,隐晦的表达出逐客的意思。

    墨文娅笑了一声,倒也不再强求,叮嘱道:“那你好好养伤,明天我再来看你。”

    “嗯。”聂听云随口应道:“我送你。”

    说是送她,其实他只送到门口,就停止了脚步。

    墨文娅瞧出他今晚实在兴致不高,这些小事,她便忍下了,两人在门口互说了再见,墨文娅自行下楼,离开聂家。

    …………

    夏橘生坐在聂家的车上,取出手机,拨打墨非离的手机,结果意料之中的,他的手机关了机。

    她再打给聂云翔,铃声响了三秒,聂云翔接了起来,“喂……”

    夏橘生蹙眉,着急问道:“小六哥,你和墨非离在一块吗?”

    “没有啊……”聂云翔回道:“我从家里开车一路跑到了红窝,问了老罗,说三哥今晚没有过来,你要不要打个电话回家里问问秋婶,看三哥是不是回家了?”

    “这么说,你刚才追出去的时候,就没有看到他的踪影吗?”夏橘生的声音里添了几分担忧,“聂小六,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聂云翔闻言,心中顿生不满,“我还要怪你呢,明知道三哥那么生气,你竟然还放任他一个人离开,现在知道怪我了?”

    “你……”

    夏橘生刚开口,却又停下,她和聂小六的争吵毫无意义,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墨非离的下落。

    思及此,她央求道:“小六哥,你先在红窝守着,他若是过去了,你立刻给我打电话。”

    聂云翔的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出声应道:“我知道。”

    “好,我先挂了,拜拜。”

    挂断后,夏橘生立即拨通倾城园的座机,接电话的人,自然是秋棠。

    “秋婶……”她忐忑不安的问道:“墨非离回家了吗?”

    秋棠微诧,回复道:“没有啊,先生没有和太太在一起吗?”

    “……”

    夏橘生眉头紧皱,陷入沉默。

    没有去红窝,也没有回家,手机还关机,他到底去了哪里?

    想起墨非离转身离去时的画面,她的心里没由来的涌起一阵恐慌,忽然好担心,他开车车速过快怎么办,出了意外怎么办?手机关机是他故意关的还是没电了,还是出了什么事?

    就像聂小六所说的,她刚刚就应该跟着追出去的……

    她不应该放任他一个人离开的。

    手中的信号未断,然而,秋棠却隐隐听到一声吸鼻子的声音,不知是夜凉了冷的,还是因为在哭?想到后一种可能,秋棠连忙问道:“太太,是出什么事了吗?”

    “秋婶……”

    夏橘生抓紧手中的手机,指骨因为太过用力而有些泛白,而她的眼底闪烁着泪光,哽咽出声:“我好像把非离哥哥弄丢了,我找不到他……”

    话一落,眼眶中的泪珠也滑落下来,挡也挡不住。

    秋棠听到她隐忍的抽泣声,心中着急不已,像个疼爱女儿的母亲一般,放柔声音的安慰她道:“不会的,太太,先生多疼你啊,他根本就不用你找,可能自己就回来了,你先不要哭,先回家来,别等先生回家了还看不到你,好吗?”

    夏橘生擦着眼泪,声音嗡嗡地说:“我快到了,聂伯母安排了聂家的司机,送我回来……”

    “那就好。”

    秋棠还担心她一个人在外面有危险呢,得知她已经往倾城园赶了,胸口的大石瞬间落下,放下心来。

    “秋婶,你说他真的会回来吗?”夏橘生咬紧下唇,半响,松开时她的唇上已经留有淡淡的齿痕,只听,她满心不安地说:“他好像真的伤心了,所以我好担心,好担心他不要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