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14章:残忍,求你不要!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十分钟前,他在楼下的厨房亲手替她熬制生姜红糖水,心里想着念着的全是她躺在床上,脸上苍白虚弱的模样。

    虽然他人在楼下,但心在楼上。

    一心二用,在她叮嘱之后,他却仍是因为不熟练拿刀,而伤到了自己的手。

    他当时还想着,等会上楼让她看到了他伤着的手指,只怕又会一边嫌弃地说他粗心大意一边又会心疼他受伤……

    可是,墨非离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他上楼之后,看到房间里空空如也,以及芸姨吞吞吐吐的神色,他手中的那碗滚热姜汤立即泼洒在地。

    他发了疯似的找她,聂家别墅四层,他从一楼找到三楼,累成了狗样。

    找到聂听云的这间卧房时,他看到的画面,让他恨不得自戳双眼!

    他如此爱她,爱得如此卑微,放下了一切骄傲,放下了属于墨氏总裁的一切光环,犹如一个一无所有的普通男人奉上自己一颗热心腾腾的真心,只求她能好好对待。

    可是她回馈给他的是什么?是她趁着他替她亲手熬汤时,她私底下来和聂听云见面……

    她做出此举,知不知道这是将他的一颗真心摔在地上,再一脚踩在上面?

    她怎舍得对他这么残忍……

    夏橘生,你叫我别打了,只有我知道,我多想不顾一切地杀了聂听云!

    “不要——”夏橘生瞧见墨非离举起了一把椅子,千钧一发之际,她也不知是从哪里迸发出来的力气,跑过去从后边死死的抱住他的身体,颤声大喊:“墨非离,求你,不要!”

    墨非离的双手高举,浑身的肌肉紧绷,满身杀气,任是谁也不敢在此时近他的身,可是,当他的后背贴上来一具柔软的娇*躯,熟悉入骨的淡淡清香飘入鼻端,他顿时停了下来,俊颜低下去,一瞬不眨的看着他腰间的两条藕臂,一时,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快去!”

    温宝芸重重地推了聂云翔一把,示意他去将墨非离手中的椅子夺下来。

    “妈……”聂云翔咬牙道:“我是不是你亲生的!”

    这种送死的事情竟然叫我去做?!

    温宝芸见他磨磨蹭蹭的,一记眼刀瞪了过去,聂云翔没辄,慢腾腾地上前,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三哥……”

    墨非离一动不动,站在那儿,犹如化石。

    “非离哥哥……”

    一声呼喊,尾音轻哽,眼泪的热气隐隐灼在墨非离的背脊上。

    墨非离的眼神微闪,下一秒,他身上的戾气锐减,肌肉渐渐松垮下来,凤眸微阖,薄唇微掀:“放开!”

    他突然感觉累了,对她一次又一次的付出,让他无力。

    夏橘生知道他在生气,咬了咬唇,动作迟缓的放开手……

    而这时,聂云翔看准时机,伸高了手从墨非离的手中夺过那把致命的椅子,把椅子放得远远的。

    “嘶……”

    聂听云不小心碰到了左脸上的伤口,低低的痛叫了一声,聂云翔扭头,充满警告的瞪向聂听云,心想这人可真会找存在感,早不叫唤晚不叫唤,非得这个时候装可怜叫出声……

    果不其然,夏橘生“中了计”,目露担忧的朝聂听云看了过去,嘴唇动了动,碍于身边的墨非离,她想说而不敢说。

    “呵。”墨非离发出一声轻笑,充满讽刺的意味。

    他深深的凝了夏橘生一眼,嘴角露出讽笑,一言不发,落寞地转身离去。

    “墨非离……”

    夏橘生下意识地想追上去,步子太大,腿*间泛起尖锐的疼痛,她皱着眉,停顿下来。

    “橘生,先跟伯母去换身衣服吧。”

    温宝芸捡起床上的那床薄被,重新裹住夏橘生的身子,回头朝门口的方向看了看,劝道:“不急这一时半会的时间,等回家了,再好好的跟非离解释一下。”

    夏橘生眼睁睁的看着墨非离的身影消失于门边,想追,可她现在这个样子,却实在是不合适。

    她压下心中的不安,静静抬眸,礼貌的回应道:“伯母,麻烦您了。”

    “夏小七……”

    聂云翔看着她,十分不满的说道:“三哥肯定等着你去追他,这个时候,你换什么衣服啊?”

    温宝芸说:“你反正没事,跟过去看看你三哥,顺便向他解释一下橘生是被我留下来了,你快去!”

    “妈,你……”

    聂云翔替他的三哥感到委屈,朝夏橘生瞪了好几眼,最后,他听从温宝芸的吩咐,气呼呼的选择离开。

    偌大的卧室里,只剩下夏橘生、温宝芸和聂听云。

    聂听云一直在擦拭脸上的血渍,无瑕说话,而他的眼中,自然也看不到任何人。

    温宝芸半拥着夏橘生,随时准备离开,但她作为聂家主母,看到聂听云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却不得不说两句,“你父亲应该收到了消息,该怎么解释,我想你的心里有数。”

    聂听云的动作未停,只是几不可见地朝温宝芸点了下头,表示他自会解释。

    见状,温宝芸也不再多言,对夏橘生说道:“走吧。”

    夏橘生点头,“谢谢伯母……”

    两人朝外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夏橘生忍不住回了头,聂听云也朝她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夏橘生哑声道:“你等会去医院检查一下,他在气头上,下手没有轻重,我替他向你道歉……”

    聂听云不屑道:“夏橘生,谁稀罕你的道歉!”

    闻言,夏橘生一怔,转身之际,她依旧固执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聂听云一双淡漠的墨眸里透出几分冷戾的情绪,垂在身侧的双手死死握拳,下一秒,他似是无法忍受,右手握拳狠狠地砸上茶几,不知是在发泄被墨非离痛揍了一顿的情绪,还是在恼恨夏橘生若即若离的态度。

    而这一幕,却被温宝芸沉默地看在眼中,她什么话也没有说,抬脚追上夏橘生,带她回了二楼的客房,清洗之后,重新换了一身衣服,看上去显得没那么狼狈。

    温宝芸吩咐佣人替她重新煮了红糖水,再等上几分钟,便给她送上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