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12章:误会,重温一下记忆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夏橘生痛的连话都不想多说,浑身上下散发着低气压,在这种情况下,显然她的脑子也是不够用的。

    她听出聂听云的话里充斥着不满的情绪,可是,他为何不满?

    她又没有惹他……

    “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夏橘生想不出答案,潜意识里感觉到聂听云即将面临失控,她想着,走为上计,“我要走了,谢谢你的水,刚才的事,还希望你能帮我保密,谢谢。”

    水杯中的水喝得只剩下一半,她想把水杯还给聂听云,可他不接,于是她困难地挪动步子,放到了茶几上,随即转身,打算离开。

    刚走了两步,男人宽厚有力的大手伸了过来,准确无误地抓住她的手腕,迫使她的脚步停了下来。

    夏橘生紧紧蹙眉,手腕使劲地扭动,一边挣扎一边说道:“聂听云,你要干什么,快点放开我……”

    “现在知道说,让我放开你了?”聂听云俯下身,阴沉的俊颜逼近她,冷冷吐字:“我告诉你,夏橘生,这一辈子,你都休想让我再放开你的手!”

    夏橘生闻言大惊,苍白的唇张*开,讷讷道:“你,你……”

    “我没想过招惹你!”

    聂听云的眸光如海般深邃难懂,语气紧绷,向她强调道:“三年前,是你主动招惹我,三年后,还是你主动招惹我的……”

    夏橘生听得迷迷糊糊,难不成,她刚才对他心软,竟成了他口中所说的“主动招惹”?

    这什么强盗逻辑!!

    “聂听云……”

    她想跟他讲道理,可是,甫一开口,便遭到聂听云的打断:“如果是三年前,你嫌弃我没钱没势,比不上墨非离能够给你锦衣玉食的生活,但是现在,我和他一样了,他是墨氏总裁,而我也已经进入了聂氏,只要你肯给我两年的时间,我一定能从聂云翔的手上把继承权夺过来!”

    说到激动之处,聂听云的两只手抓上她的肩膀,轻轻摇晃道:“墨非离能给你的,我现在一样能给你了,所以,你,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他离婚?让我娶你……”

    夏橘生被他晃的头晕目眩,抬起手,抓住他的右手胳膊,艰难开口:“你先别晃我,让我好好的想一想……”

    和墨非离离婚?让他娶自己?

    我的个乖乖……

    是聂听云在说梦话,还是她自己在做梦,以致出现了幻听?

    聂听云并不知她心里的想法,看到她很难受的样子,便放开了手,一双墨眸一瞬不眨的紧盯着她。

    夏橘生抬头看了他一眼,手拍着额头,杏眸刚刚闭上又马上睁开,晃了下脑袋,自言自语的喃喃道:“我肯定是在做梦……什么离婚,什么娶我,太奇怪了……”

    脚下的步子迈出,她越过面前的聂听云,目标明确的朝门口走去。

    “夏橘生!!”

    聂听云没想到,他把自己的心剖给她看,得到的竟是一个这样的回应……

    他俊颜铁青,额际的青筋一条条的凸*起,瞧着极为恐怖。

    下一秒,他转身,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上夏橘生,不由分说地从后面箍住她的腰,轻松将她抱起后,甩到床上。

    “砰……”

    夏橘生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身下接触到柔软的床铺,当她抬头看去,聂听云一张阴郁铁青的俊颜满满的占据着她全部的视线,他一俯身,两人的身体暧*昧的碰到一块儿,男*上*女*下,这个姿势格外的引人浮想联翩。

    夏橘生懵了一会儿,待回神之后,她顾不得裹在身上的那床薄被,两只手按在聂听云的胸膛上,使出吃奶的力气想将他推开,而她一张苍白的小脸因为愤怒而爬上红晕,只听,她咬牙斥道:“聂听云,我只喝了你的半杯水,并不欠你什么,还请你放尊重一些,离我远点!”

    “不欠我什么?”聂听云呵呵的冷笑两声,墨眸中寒光闪烁,语气也极冷,“好一句不欠我什么!怎么,你这又是失忆了吗?还是说,需要我帮你重温一下记忆,你才能想起来你究竟欠了我什么!”

    没欠什么吗?

    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戏耍他,还敢说没欠他什么?

    他赔上了自己的一颗真心,得来的仅是她的一句不欠他什么吗?

    她明明欠了他的感情,欠了他的幸福……

    聂听云的心中怨愤难平,可是,夏橘生却如同丈二的和尚,完全摸不着头脑。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她继续用力,不停地推着他的身体,脸上的怒气渐渐浓烈,眸底闪着火光,“聂听云,你明知道我结了婚,是有夫之妇,你何以用这种方式来羞辱我?就算是三年前我有亏欠过你什么,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请你,不,我求你原谅我的年幼无知,忘了我,去过你自己的生活吧。”

    夏橘生以为,如果她真的有亏欠聂听云,那只能是三年前那段被她遗忘的记忆……

    一个是误会了,一个是想岔了。

    但情感作祟,他们两个显然谁也没有发现其中的差异,导致误会越来越深。

    “怎么忘!!”

    聂听云低吼了一声,抓住她的双手举过头顶,他眸色赤红,眼中的爱意与恨意互相交织,浓烈如荼,“你能假装失忆,陪在墨非离的身边向他献媚,可是我做不到,我喜欢你,心里想的就只有你,便是答应和墨文娅的合作,也仅仅是在订婚之后便会停止,我提前筹划好了一切,现在你却告诉我,让我去我自己的生活?什么是我自己的生活,什么又是你的生活?我那晚给了你多少次机会,让你走,让你离开,可你执意要留下来照顾我……”

    他的吼声越来越大,似是要将整个房间震塌了。

    夏橘生的耳朵被他吼得嗡嗡作响,但他话中所提到的“那晚”,被她捕捉到,顿生疑惑,当她皱着眉,正欲开口问他,可这时,腹中突然涌起一股尖锐的绞痛,一股温热从里面涌出。

    她痛得紧咬下唇,然而,唇角依旧溢出了一丝呻*吟,“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