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10章:恨意,十年不得归家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接下来,就让她这个做姑姑的看一看,她的那位大侄子到底对他的老婆爱得有多深,而他的这份爱意,能不能深到足以让他原谅‘夏橘生’的出*轨、背叛。

    思及这儿,墨文娅开心的笑了,仿佛她已经能看到夏橘生被狼狈赶出墨家的下场……

    十年前,她被自己的二哥逼迫,狼狈的被驱离帝都,十年不得归家,整整十年!

    可是,林逾静的女儿却代替了她,在墨家养尊处优的生活了十年,这份恨,这份压抑在她心底深处的恨意,令她从一回国,就迫不及待的对夏橘生下了手。

    墨文娅抬起头来,望着一望无际的夜空,幽幽地在心里说:林逾静,你看着吧,你好好看着你的女儿……

    …………

    聂家,二楼的客房。

    聂云翔走在前面,将房门率先打开,然后,他又冲到房间里,一手掀开被子,“三哥,让小七躺上来,躺这儿。”

    一路上,墨非离一言不发,俊美的脸上密布一层厚厚寒霜,尤其是当他怀里的夏橘生时不时的痛得发出一声呻*吟时,他更是恨不得将岳芪揪过来,狠狠的揍上一顿。

    两个月前,他就叫岳芪想办法治愈夏橘生的生理痛,结果一点起色都没有,一来生理期,还是痛成这个鬼样子。

    可他哪里知道,岳芪开给夏橘生的那些药,起初她是有在吃,只吃了几回,后来因为他们想要孩子,为了孩子着想,她就偷偷的把药停掉了……

    这事,一直是瞒着他的。

    但现在看到她痛的这个样子,跟前两个月没有差别,他隐隐是猜到了……

    s-h-i-t!!!

    墨非离着急的在心里骂了脏话,手上的动作却十分轻柔的,把夏橘生缓缓放到了床上,待她一躺下,他立刻搓热自己的双手,紧紧地压在她的肚子上,“橘生,还是很痛吗?我替你捂一捂,你会不会好一些?”

    夏橘生躺在床上,轻轻摇头,“没之前那么痛……”缓了几秒,她又说道:“你别守在这里,替我去买一下那个,或者,你去找聂伯母……”

    一说曹操,曹操就到。

    温宝芸来到房间,看到夏橘生的这副样子,心里明白了几分,柔声问道:“非离,橘生,有什么是伯母可以帮忙的吗?”

    “伯母……”

    夏橘生的身子稍稍起来了一点,想向温宝芸问候一下,可下一秒,墨非离的大手压在她的肩膀上,脸色铁青地说:“你给我好好躺着,别动!”

    语气说得上十分严厉。

    夏橘生有些懵,乖乖的躺了回去,双手紧捂着自己的肚子,不敢再动。

    见她老实了,墨非离方才站起,转身看向温宝芸,温声道:“聂伯母,橘生的身子虚,很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不碍事,重要的是橘生没事才好。”温宝芸淡淡一笑,继续说道:“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提。”

    墨非离开口道:“还真有需要伯母帮忙的……”他这会儿只顾着担心夏橘生,所以便不管什么好不好意思了,直白说道:“伯母,我和橘生今日出来的匆忙,忘记带那个需要的东西,请问,您能帮我去找一找吗?”

    夏橘生一听他这么说,脸上顿时泛起淡淡的红晕,暗中拉扯他的西装下摆,咬牙叫道:“墨非离……”

    他居然向一个长辈开口讨要卫生棉,这脸还要不要了?

    刚刚她明明说的是,叫他去买的啊……

    温宝芸一愣,她倒是没料到墨非离竟然软着声,向她说出这样的话,而且看他面不改色的样子,似是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她不禁想,平日里只从儿子的嘴里听到他三哥怎么怎么宠老婆,疼老婆,今日她亲眼所见,倒真是不假。

    墨非离看到温宝芸一直不说话,还以为她是没有,于是皱眉道:“伯母,您没有吗?”

    闻言,温宝芸赶紧点头,“有的,我去给你拿。”

    她笑着睨了一眼害羞的夏橘生,伸手把站在一旁当柱子的聂云翔拽出房间,贴心的将房门关上。

    “墨非离,你气死我了……”

    他们两母子一离开,夏橘生立刻发难,要不是因为她现在痛得没力气,不然还想扯一下他的脸皮,用手摸一下他的脸皮有多厚。

    墨非离坐到床边,俯身替她往背后垫了两个枕头,温热的手掌摸上她的腹部,嗓音轻哑地问道:“好些了吗?”

    在她的事情上,他很难做到冷静应对,看到她那么疼,他恨不得以身代之……

    这个男人啊,真真是爱她爱到了心尖上,所以才总是,做着在外人眼里,甚至是在她看来也显得大惊小怪的一系列举动,实在是,叫人想怪也怪不起来。

    夏橘生的腹部依旧如刀绞般的痛着,额际的冷汗一层接着一层,可是,看到他这么担心,她却坚强的朝他露出一笑,轻轻说道:“其实没那么痛,只是刚开始,有些痛,现在已经好多了。”

    她不想他那么担心,所以选择了善意的谎言。

    墨非离其实是不信她的,但这时,说再多的话也没什么用,他抿着唇,抓着她的手在唇边反复的亲了几下,随即说道:“我去找伯母借一身衣服,还有上次秋棠给你熬的那什么红糖水,我也去给你熬一碗,你在这里等着我……”

    “好……”夏橘生点头,叮嘱他道:“你小心一点,切生姜时别伤到手。”

    “我会的。”

    墨非离不舍的起了身,凤眸依旧紧凝着她,“你睡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夏橘生听话的闭上眼睛,耳边响起他的脚步声,很轻,很慢,紧接着,是关门的声音。

    而当她掀开眼帘时,房间里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

    她躺了一会儿,双手压在肚子上,感受着腿*间一汩汩的热流*汹涌……

    “嘶……”

    夏橘生低低的痛叫一声,她今日的这条裙子真的很不方便,白色的,里面穿着的底*裤是极薄的无痕内裤,不管啥用,想来,聂六家客房的床单已经被她的经*血染脏了。

    思及这一点,她挣扎着起了身,拿着那床薄被裹住自己,慢悠悠的离开房间,去找洗手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