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09章:棋子,只对我的女人温柔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夏橘生出声附和道:“……就是!”

    墨非离佯怒的盯着她瞪了几秒,随即,他的视线转到聂云翔的身上,没好气地说道:“花园里的灯光够亮了,你还过来干什么?”

    言外之意,这是直白白的在说聂云翔是电灯泡,打扰到他和他老婆互诉衷肠了。

    “三哥!”聂云翔如此直白的遭受嫌弃,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生气的直嚷嚷:“你不能有了小七,就不要兄弟了啊,今晚上我多难受啊,你不安慰我就算了,居然还嫌弃我,你怎么能这样!!”

    “你难受什么?”墨非离毫不留情地说道:“今天这一幕,正好让你清醒清醒,原本属于你的,你不去抓紧,那么有得是人替你接管,别老躲在你爸妈的羽翼下卖乖讨巧,你该戒奶了。”

    聂云翔被他的一番话说懵了,明明是想要安慰,结果他三哥递过来的一碗砒霜……

    尽管知道这些话都是事实,忠言总是逆耳,但他就是一时接受不了。

    夏橘生看到聂云翔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低垂着头,她忍不住叫道:“小六……”

    “我没事……”聂云翔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即又低下头,闷闷不乐地说:“我妈可能在找我,我先过去了。”

    他说完就走,夏橘生想留他,却叫墨非离拉住了手,摇头示意她别管了。

    “墨非离……”她郁闷道:“你说话就不能婉转一点吗?明知道小六孩子心性,你还非拿话扎他的心。”

    墨非离沉声道:“我只是嘴上提醒,就怕他日后受到的教训,远比我的话要重,要狠得多。”

    虽然知道他说的对,可夏橘生到底不忍心,“可是……”

    “他迟早要面对这一切。”墨非离打断她的‘可是’,态度依旧强硬,“没有谁能永远不长大,就算你出于友情,一时不忍,那也没有用,他该经历的还是得经历,该承担的还是要承担,这是他的命。”

    确实是这个理……

    对此,夏橘生无话可说,想起他刚才的严肃与正经,她不禁说道:“你说的都对,但是你的态度就不能温柔点嘛,好歹小六也叫了你这么多年的三哥……”

    墨非离挑了挑眉,低头凑近她,“我只对我的女人温柔,至于兄弟,很抱歉没有这项服务。”

    再一次听到他一本正经的说着撩人的情*话……

    夏橘生唇角上扬,含笑道:“你厉害,说起情*话一套一套的,身为你的老婆,我该表示荣幸呢还是荣幸呢?”

    “……你说呢?”

    墨非离握着她的手一紧,若非碍于场合,他还真抱一抱她。

    唔,好像也可以抱……

    夏橘生看出他的意图,小手阻止的按在他的胸膛上,朝他缓缓摇头:“不行。”

    沉吟片刻,墨非离退而求其次,轻声道:“那我回家抱。”

    夏橘生看着他的这个样子,忍不住想笑,唇角扬起一抹愉悦的浅笑,却是突然,她的眉心一蹙,脸色几不可察地发生了变化。

    “怎么了?”墨非离见状,紧张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嘶……”

    夏橘生倒吸了一口凉气,小手搭上他的手臂,下一秒,她的身子被他抱进怀里,后背抵着他的胸膛,温暖而有力,她张着唇,压低的声音里透着几分难忍的痛意,“墨非离,我好像来那个了……”

    那个?

    墨非离看着她迅速褪去血色的小脸,以及紧蹙的眉心,他突然反应过来,急急的弯下腰,将她打横抱起,“我带你回去……”

    “别,我们才刚来……”夏橘生拉住他胸前的领带,忍痛说道:“我们去问一下小六,让他安排一件客房让我休息一下,还有,我没带卫生*棉,等会你去买,好不好?”

    墨非离忙不迭的应道:“好,我去买。”

    他抱着她健步如飞的朝外走去,半途中,看到聂云翔的身影,他喊了一声:“聂六!”

    聂云翔听到他的声音,下意识地回头,“三哥……”

    “你过来!”墨非离命令道,俊颜冰冷。

    聂云翔本来还纳闷他三哥叫他做什么,可当他一看到夏橘生苍白的脸色,顿时什么都明白了,扔下对面的那位某集团公子,飞奔过去。

    “三哥,小七怎么了?”聂云翔刚问完,紧跟着又问夏橘生:“小七,你这是怎么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夏橘生回避着聂云翔关切的目光,声音细若蚊萦,“没事……”

    “怎么会没事,你脸色好吓人……”

    话音未落,墨非离猛地朝聂云翔的屁股上踢了一脚,俊颜铁青的命令道:“别在这废话了,快给我带路,叫你家的佣人给我打扫一间客房出来!”

    “哦哦……”聂云翔痛的五官挤成了一团,伸手揉着被他三哥踹到的部位,边走边说:“嘶,三哥,你跟我来。”

    聂云翔在前面带路,墨非离抱着夏橘生,一路紧随其后。

    待他们一走,宴会上的人顿时议论纷纷,声音可大可小……

    温宝芸把手中的一杯香槟放到长桌上,朝聂世钧说道:“世钧,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去吧。”聂世钧点头应允。

    而宴会上的其他熟人,聂听云刚才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夏橘生的身上,陡然看到她被墨非离抱了起来,脸色苍白虚弱的窝在墨非离的怀抱里,他的心里犹如百爪挠心,不舒服极了。

    站在他身边的墨文娅喝了一口香槟,幽幽说道:“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好像很痛似的?”

    “我去下洗手间……”

    聂听云撂下这句话,长腿迈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墨文娅站在原地,把手中的香槟酒杯凑到嘴边,闻着香槟的香气,轻轻的笑了。

    一道视线朝她看来,墨文娅敏锐的抬头,与花园另一端的宣颐目光相碰,她扬着唇,微微举高了手中的杯子,而后,她将杯中的香槟酒一口饮尽。

    在墨文娅看来,宣颐是一枚不可多得的棋子,和聂听云的作用一样。

    尽管目前,她暂时用不到宣颐……

    不过,利用聂听云撒下的网,则差不多可以收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