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08章:喊疼,心里装着你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在他们走后,聂听云的脸色瞧着有些冷,眼底隐约窜过一抹怒意,转瞬即逝。

    聂世钧目光敏锐的看向他,“怎么了?”

    “没什么。”聂听云的情绪已然收起,淡淡说道:“父亲,我们也进去吧。”

    他既然不想说,聂世钧自然也不会追根究底的继续问下去。

    两人都收了声,往里走着的时候,聂世钧陡然提到:“我会在宴会上公布你和墨文娅即将订婚的事宜,等你进了聂氏,我会召开记者会,正式将此事公开。”

    说到这里,聂世钧的目光又转向聂听云,再次重申道:“今晚一过,你和墨文娅的婚事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再也,没有反悔的机会。”

    聂听云的神色未变,唇角隐隐勾着一抹淡弧,他说:“父亲,我明白。”

    “你明白就好。”聂世钧的语气重了几分,“自此以后,我不管你的心里在盘算些什么,但既然入了聂家门,你所有的出发点都要以聂家为主,切莫任性而为。”

    聂听云很是沉稳,朝聂世钧点了下头,应道:“好。”

    聂世钧的黑眸眯了眯,明明是自己的儿子,可这一次父子相见,他却总有一种看不透聂听云的感觉,狼嵬子终于长大了,是吗?

    后花园里,灯光璀璨,酒香醉人。

    夏橘生挽着墨非离的手臂出现,前一刻还在喝酒言欢的女人们,此刻却齐刷刷的朝这边看了过来,那些女人先是眼冒桃心的对着墨非离的脸犯花痴,几秒之后,却是充满嫉妒的瞪向夏橘生,若是目光能杀人,恐怕此刻,她早已经死在了这群女人嫉妒的目光中……

    夏橘生的心里冒了酸,挽着墨非离的小手偷偷地捏住他肘间的肉,发泄般的揪了他一下,力道上毫不留情。

    “嘶……”墨非离无辜受此一难,凤眸朝她瞪了过去,“我又怎么惹到你了?”

    夏橘生咬牙道:“你这张脸尽招烂桃花,等会回去,我亲手把它划了……”

    闻言,墨非离的身躯微倾,薄唇贴在她的耳廓边,轻声戏谑:“你舍得?”

    “有什么舍不得的……”

    夏橘生言不由衷的说道:“我告诉你,我舍得,我一万个舍得。”

    “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墨非离摸了下自己的脸,薄唇扬起一抹温柔浅笑,极其诱*人,“可就怕你晚上看了做恶梦……”

    夏橘生正欲说话,余光里突然看到墨文娅穿着一袭裸肩长裙往这边走来,她闭了嘴,挽着他的手臂,礼貌的迎了上去。

    她率先叫道:“小姑……”

    墨非离也跟着叫了一声,墨文娅从旁边的桌上取了两杯香槟,各自递给他们,随即,笑着开口道:“你们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吃过东西了吗,自助区在那边,还有烧烤,你们要不要过去吃一点?”

    “还没吃……”

    这话一出,夏橘生抬头看向他,眼神中透出:你干嘛睁着眼睛说瞎话啊?明明在来聂家之前,他们就已经在外面吃过一回了。

    墨非离自然晓得她眼神之中的含义,却只当没看到,凤眸正对着墨文娅,掀唇道:“小姑,那我们先过去了。”

    墨文娅朝夏橘生看了一眼,回应道:“好。”

    他们一离开,聂听云便走了过来,而聂世钧去陪他的几个至交了,并没有一同过来。

    墨文娅开口道:“本来想正绍介绍一下你,可是不巧,非离带着橘生走了。”

    聂听云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墨非离身上,冷冷一笑,满是讽刺的说了一句:“确实是不巧……”

    “怎么,你生气了?”墨文娅向前走了两步,凹*凸有致的成熟身体亲密的贴着聂听云健硕的身躯,她的手指落在他的胸口上,十分暧*昧的在上面画着圈圈,“等我们成了婚,他们就要叫你一声小姑父,所以,你是长辈,得大度一些。”

    聂听云的眸底划过一丝不悦,他的手一抬,牢牢地握住墨文娅的雪白皓腕,将她不着痕迹地往后推了推,冷声道:“现在还不到表演亲密的时候,待会儿有大半个小时,让你发挥。”

    墨文娅一听,脸上的笑容微僵,下一秒,她的话里似是夹带了几分真心,说道:“听云,虽然一开始我答应跟你在一起是源于一场交易,但是选择嫁给你,我是真心实意的。”

    因为,他不会知道,她能从他的身上看到几分那人的影子……

    聂听云不知是信了还是没信,总之,他的语气很淡,“是么?”

    “听云……”

    墨文娅欲要牵他的手,聂听云却像是躲瘟疫似的迅速躲开,三番两次,墨文娅好不容易露出的一点温情,也被他的冷漠击打得一干二净……

    此时,另一边。

    夏橘生是被墨非离暗中使劲拉走的,而她回想着墨文娅刚才看她的那一眼,总觉得小姑好像看穿了他们的把戏,但没有拆穿他们。

    而她做不得像墨非离一样淡定,脚下在走,脑袋却想着朝后看,她想看墨文娅的脸上有无恼怒之色……

    夏橘生刚看到聂听云,下一秒,一只大手落到她的头顶上方,用着巧劲,硬是将她的脑袋转了个方向,正视前方。

    头顶上方,传来墨非离略显冰冷的声音:“看着前面,好好走路。”

    夏橘生抬手给了他一记肘拐,正好撞到他的胸口心脏的位置,有些痛,他发出一声闷哼,剑眉紧蹙,瞧着像是受了重伤似的。

    “你少装……”夏橘生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看着他说:“同样的技俩,你一天内连用两次,也不嫌臊?”

    墨非离蹙眉道:“谁说我是为自己喊疼的?”

    “……?”

    只见,他一本正经地说:“你撞到我心脏了,而里面装着你,我是为你在喊疼。”

    夏橘生还来不及做出反应,聂云翔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他刚刚走近,冷不妨地听到墨非离这么说,顿时‘嘶’了一声,特别夸张的揉着手臂,哇哇大叫:“三哥,你能不能别恶心人,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