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04章:恐惧,太害怕失去……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秋棠的双手放在膝盖上,坐的很端正,“我听说,文娅小姐带了一位未婚夫回来,也就是您上次遭人偷*拍,那位聂先生也在上面。”

    她这年纪,早就不喜欢关注什么娱乐圈的花边新闻,会知道聂听云,只是因为上次墨非离和夏橘生因为那次的新闻而大吵了一架,事后虽然不了了之了,但到底还是让秋棠记住了聂听云这个人名。

    “啊对,上次就……”夏橘生的声音戛然而止,她看着秋棠,有些哭笑不得地说:“秋婶,我的意思是说,在我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我有没有向你提到过聂听云?”

    “上大学?”

    秋棠认真的回忆了一下,摇头道:“您上大学那会儿,一星期才回来一次,我并没有听您提起过聂先生,不过,您有一段时间很开心,回来的时候也不再是闷闷不乐的,而是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时不时的发笑……”

    “真的啊?”

    夏橘生的眉头微皱,有些发愁,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难道我真的倒追过他?”

    以前倒追过的男生变成了小姑父,自家老公还是个醋坛子……

    完了,她似乎看到,水深火热的生活在朝她招手,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秋棠听到了夏橘生的话,她迟疑着,轻声问道:“太太,您和先生又因为聂先生,而闹不愉快了吗?”

    “可不是……”

    夏橘生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小脸抵在上面,整个人缩成极小的一团,闷闷不乐道:“他不喜欢聂听云,每次一提就生气,但是秋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为什么他还要死揪着不放?我觉得,有时候连我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秋棠说:“太太,在乎和恐惧,是会令人对某件事情格外的执着的。”

    “嗯?”夏橘生闻言,朝秋棠看了过去,蹙眉道:“在乎,我知道,但恐惧,这从何说起?”

    秋棠看着她,说:“可能,是因为先生太害怕失去太太了,所以,才如此的草木皆兵。”

    “……”

    夏橘生沉默了,因为她从未想过,墨非离对于聂听云的讨厌,会源于一种害怕失去她的恐惧。

    她坐在那儿不发一言,秋棠起身,打算离开,“太太,老奴希望您不要把先生看得过于强大了,他在外顶天立地,但在你的面前,可能也只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普通男人。”

    秋棠走出房间,碰巧看到墨非离的身影从书房里出来,说是碰巧,其实是他之前并没有关上书房门,所以一听到走廊外边的动静,便立即赶了过来。

    “先生……”

    秋棠刚出声,墨非离等不及似的,出声问她:“秋管家,太太跟你说什么了?她,她的心情好些了吗?”

    “太太和老奴说了一下聂先生,而她问起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困惑先生为何对聂先生如此介意。”秋棠实话实说道。

    墨非离在听到‘聂先生’这三个字时,俊颜猛地一沉,待他听完,眉眼间依旧残留了几分冷意,紧抿着唇,不发一言。

    秋棠见状,忍不住一叹:“先生,人这一辈子,要向前看才行,若总是背负着旧日伤疤和过去前行……是走不远的。”

    她的话中有过一处明显的停顿,似是顾忌,刻意不说出来,却也向墨非离示了警。

    果然,墨非离一听,剑眉紧紧地蹙起,沉默良久,他掀唇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秋棠颔首:“是,老奴先告退。”

    这一晚,墨非离宿在了书房,主卧里,夏橘生躺在那张双人床上,一直翻来覆去,直到后半夜,她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她睡得很死,在第二天的清晨,墨非离潜进房间里拿衣服,没有忍住想看她一眼的冲动,他进了内卧,站在床边盯着她的睡颜看了许久,临走时,他弯下腰,修长的手指轻抚她的头发,凤眸轻阖,在她的眉心留下温热的一吻。

    “咔……”

    当他离开时,房门轻轻关上,发出一声极轻的声响。

    睡在床上的夏橘生好像受到了什么感应,猛地睁开双眼,她坐起身,看着空荡荡的卧室,胸口隐隐划过一抹失落,片刻后,她掀开被子,侧身欲起时,忽然闻到了空气当中某种熟悉的味道……

    夏橘生一愣,难道他回房了?

    想到这儿,她连鞋子也顾不上穿,光着脚,跑去浴室,可是里面空无一人。

    她又去了外面,客卧,衣帽间,阳台,统统没有人……

    找了这么多地方,都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夏橘生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恐慌,打开房门,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走廊,楼梯,她一路狂奔而下。

    终于到了楼下客厅,秋棠一转身,看到她从楼上下来,“太太……”视线不经意的扫到她的脚上,秋棠的脸色微变,惊呼道:“太太,您怎么不穿鞋啊?地上的湿气重,您快把拖鞋穿上去。”

    “秋婶……”

    夏橘生抓住秋棠的手,连忙问道:“您看到墨非离了吗?他在哪儿?”

    “先生,先生上班去了啊。”秋棠回答道:“刚刚才走,现在应该上了车吧……”

    “我去找他……”

    夏橘生扔下这句话,抬脚就跑,秋棠追在后面喊:“太太,您先把拖鞋穿上。”

    秋棠的声音不小,然而,夏橘生只顾着往外面冲,一下子跑没影了,秋棠追到门口,便停了下来,望着她跑远的方向,疑惑道:“一大早的,两人这又是怎么了?”

    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倾城园的正门口。

    孙万义打开后车门,立在一旁,墨非离半弯着腰,上了车。

    ‘啪’的一声,车门关上。

    孙万义也上了车,将车子启动,双手握上方向盘,脚下轻踩油门。

    宾利缓缓驶动,几秒后,速度加快,往前驶去。

    “等一下……”

    夏橘生追了上来,扬着手,追着车子跑,声嘶力竭地喊道:“孙叔,等一下,停车,停车……”

    她尽了全力,可宾利车的隔音性能极佳,窗子一关,外面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