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03章:情敌,竟然看上他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吃晚饭时,墨非离漫不经心地提起要去聂家赴宴一事,一边说着,一边瞧着夏橘生。

    一切都是套路……

    夏橘生抬起头,眼神茫然的看着他,问道:“赴宴?什么宴?”

    “聂听云要回聂家,聂世伯特地为他大肆举办一场宴会,估计半个帝都的人,都会被邀请过去。”说完,墨非离又嗤笑了一声,“不过是一个靠女人上*位的小人,可笑我之前还那么忌惮他……”

    “……”

    呃?夏橘生眨巴着眼睛,聪明地选择闭嘴。

    她是闭了嘴,可墨非离心里不爽,照样还是把矛头指向了她,只听,他鄙视道:“也不知道你之前是什么眼光,竟然看上了他那样的男人。”

    尤其是,她还对自己身边的钻石男视而不见,看上的却是那种货色!

    无论怎样,他也是把聂听云当成自己的情敌来看的,结果,聂听云却是靠他小姑上了位,才得以回到聂家,才得以引起聂世钧的注意,若没有了墨文娅,只怕聂听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窝着呢……

    夏橘生有意避开和他聊起聂听云,可是,她没想到他真就这么小心眼,逮住机会,就要把聂听云给损上一顿,就这样,他还是在那一直记仇,而且看这情形,三年五载的只怕他还忘不掉……

    思及此处,她不禁在心里说:我简直服了u!

    墨非离见她一直不说话,脸上的表情又十分的正经,他眯了眯眸,嗓音微沉:“夏橘生,你是在心里骂我?还是在想着谁……”

    说到最后,他的眉眼间已然浮现薄怒,一双狭长的凤眸带着压迫,阴沉的盯着她不放。

    夏橘生有些不悦,皱眉说道:“你别这么疑神疑鬼的行不行?”下一秒,她**的又补上一句:“我谁也没想,就是在骂你小心眼,不可理喻……”

    闻言,墨非离的脸色缓了一些,对于她的话,他也没有再发难。

    接下来,两人各自吃着饭,气氛沉闷。

    夏橘生的胃口小,晚饭只盛一点,吃完后,她放下碗筷,起身道:“我吃饱了……”

    “……”

    墨非离素来不满她的小鸟胃,剑眉微皱,沉默了片刻,终究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再吃一点。”

    夏橘生回道:“不了,我先上楼了。”

    “夏……”

    墨非离刚开口,她就已经从他的身后走了过去,压根不想听他说什么,他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气,瞬间又被她勾了起来,右手重重地拍了一下桌,筷子被掷落在地,饭碗弹起又落下,一阵砰砰的声音接连响起。

    他坐在椅子上生闷气,而在客厅里的秋棠听到动静,朝这边走了过来。

    “先生……”

    秋棠看到他的脸色不愉,筷子还掉在了地上,她的心里拉起警报,小心翼翼地问道:“您有什么事情需要吩咐我吗?”

    “没有!”墨非离烦躁地摆了下手,只想将秋棠直接打发走,可下一秒,他却转了话锋,交待道:“你去楼上看看太太,她,你帮我劝劝她……”

    秋棠听了,自然是点头答应:“诶,我这就去看看太太。”

    在她转身之后,墨非离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别说是我叫你去的……”

    秋棠再次点头,“是。”

    “行了,上去吧。”

    墨非离抬起的手落下,秋棠转身离开,餐厅里,又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看着桌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再看向夏橘生空着的座位,胃里明明没有吃下多少东西,可他却不想再吃了。

    推开椅子,他一人静悄悄地回了楼上,在主卧的门外站了一会儿,心里头犹豫不决……

    因为怕惹夏橘生再生气,到最后,墨非离还是转身去了书房。

    此时,主卧。

    夏橘生没有躺在床上玩手机,而是在坐在阳台上的凉椅上,双手抱着膝盖,望着漆黑的夜空发呆。

    她在想,在努力地想……

    三年前的她,究竟是不是如墨非离所言,很喜欢聂听云,喜欢到不顾一切的去倒追他,可是她坐在这儿想了几分钟,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除了之前偶尔想起的几个零碎片刻,她再也回忆不起关于聂听云的半点记忆。

    如果她真的喜欢,曾经真的爱过聂听云,那为什么,她一点儿也想不起来呢?

    她想不出答案……

    “太太……”

    “啊——”

    秋棠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夏橘生毫无防备,而她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猛地听到别人的声音,顿时被吓得发出尖叫,抱着腿往椅子里边躲,差点因为位置的平衡不均,而害得自己摔倒,好在,后面又稳住了,有惊无险。

    “秋婶,您什么时候进来的啊?”夏橘生拍着胸口,余悸未了,“吓死我了……”

    秋棠在看到她差点摔倒的时候,已经因为自己的莽撞出声而感到后悔,一听她的话,秋棠立即说道:“太太,对不起……”

    夏橘生并没有怪她的意思,摆手道:“算了,没事……”她抬眸,朝秋棠看了过去,询问道:“秋婶,你是有事找我吗?”

    秋棠往前走了两步,站到了她的右手边,和蔼的笑道:“我看到太太刚才气呼呼的上楼,以为你的心情不好,就想着来劝劝你……”

    “哎,我没有心情……”这话没说完,夏橘生烦躁地停了下来,转而说道:“秋婶,我觉得我有时候搞不懂墨非离在想什么,大部分时候,我特别清楚他疼我,爱我,但是有的时候,他又真的很讨厌,总是抓着过去的一些事情不放,我不去提,他却要提,一提就生气……”

    她真的太需要一个倾诉对象了,关于聂听云,关于由他引发的一些争吵,她一个人总是琢磨不透,如果能有一个人陪她聊聊,她很乐意。

    秋棠问道:“太太指的是过去的哪些事?”

    “就是……”

    夏橘生张嘴欲说,可看到秋棠一直在站着,她便说道:“秋婶,你先坐下来。”

    秋棠朝她点头,表示致谢,随后,她搬过一张软凳,坐到夏橘生的正对面,两人面对面,夏橘生开口说道:“秋婶,你知道聂听云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