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302章:乱来,脱去了衣冠的……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二楼,主卧门外。

    墨非离上楼的速度过快,额上隐隐冒出了一层汗,他抬起手,抓着胸前的领带扯松了一点,深深呼吸了几下,将气息渐渐平复下来,方才握住门上的手把,轻轻地推门而入。

    房间里很静。

    内卧的落地窗打开了一条缝,清风吹进,将淡紫色的窗帘轻轻飘起,午后的阳光淡淡的洒进来,暖意四射。

    墨非离狭长的凤眸紧凝着床上的那一抹背对着门口侧躺着的人儿,脚下的步子一再放轻,不敢惊扰了她的睡梦,几步之后,他来到床边,柔软的床榻因为承受了第二个人的重量,而微微塌陷下去。

    他近距离地看着她的睡颜,恬静温柔,白*皙的额头上渗着汗,鼻翼微动,小巧的唇微微张*开,露出唇内侧的粉色软*肉……

    墨非离看着看着,犹如受到了盅*惑,笔直的身躯缓缓倾低下去,屏着呼吸,一寸寸的靠近她。

    从她鼻端呼出的气息喷在他的脸上,他静静地感受了一阵,倏地,他猛地低下头,薄唇霸道地占据她的丝*绒小口……

    “……”

    夏橘生睡的正熟,猛然间被人堵住了呼吸,灵活似蛇般的舌*头在她的齿间扫*荡,然后又是含*住她的舌*尖,狠狠口允*吮,她在睡梦中蹙着眉,无力的嘤*咛了一声,白*皙的脸颊渐渐泛起粉色。

    她的手不知何时摸上了他的胸膛,趁着他转换角度的时候,她软乎乎地,溢出一声浅浅呻*口今 :“不要……”

    墨非离的身躯一僵,只觉得被她这么一叫,他的体内窜过一股电流,然后齐齐地涌向腹部以下,两*腿中间的位置。

    下一秒,他吻得更深,更重,本是单纯的想吻一下解渴,可现在,他的吻中却带了滚烫的yu*望,攻击性极强!

    “唔……”

    夏橘生的眼睫眨动,算是被他彻底的吻醒了,只见,她缓缓掀开眼帘,一双清澈的杏眸染着雾气,迷迷蹬蹬的看着眼前放大版的俊颜,沉默片刻后,她双手用力,按住他的胸膛一推,虽也不至于将他推开,但两人之间的距离倒是挪开了一点。

    “你身上的汗味好重……”她皱眉嫌弃道:“快点去洗洗。”

    墨非离勾唇,微微笑道:“不去,我还没亲够呢……”

    “……你!”

    夏橘生杏目圆睁,手上再度使劲,将他推开之后,她也从床上坐起身来,怒视他道:“一回来就搞偷袭,你难道就不能干点别的事吗?”

    “一看到你,我哪里还顾得上别的事……”

    说着,墨非离不知是联想到了什么,凤眸深沉,嗓音沙哑地说:“而且,我觉得,‘干’你就是最重要的事。”

    ‘轰——’

    夏橘生只觉得一颗地雷在她的身体里炸响,脑袋嗡嗡地,清丽的小脸爆红,对于他突如其来的“下*流*话”,她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几秒之后,满心的羞恼涌上来,她抓起自己身后的一只枕头,狠狠地朝他砸过去。

    她咬牙切齿地骂声紧跟着响起:“墨非离,你去死吧!”

    墨非离闪身躲开她砸过来的枕头,颀长的身体刚刚站直,第二只枕头迎面砸来,这一次,他没躲开,只听‘砰’地一下,他的脸生生地受了这一记攻击,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这几日,夏橘生在床上一直依着他,无论是什么令人难以启齿的动作,她都试着克服自己骨子里的羞涩,答应他,陪他一起做。

    可是,事后*醒来,她总是会懊恼……

    而墨非离正是在白天,她清醒的时候撞上来,所以活该,遭到她的一顿胖揍。

    夏橘生把床上能扔的,不能扔的物件全朝他砸了过去,当她砸顺手了,搬起床柜上的台灯时,手上异常的重量叫她停住了手,而墨非离正好可以歇口气,朝她一看,俊颜顿时变得五彩缤纷,很是精彩。

    他伸手指着她,咬牙道:“夏橘生,你想当寡妇不成,赶紧把它给我放回去……”

    台灯不同于枕头被子,重量不轻,夏橘生拿着还嫌手疼,因此,不用他说,她也想放回去。

    她把台灯放回床柜上摆着,揉了揉手腕,看着他说道:“你这人肉沙包当得尽职,所以,我也大度一回,原谅你的嘴贱……”

    墨非离闻言,俊颜又黑了几分,他抬起手,十分粗鲁地解开领带,扔上床,衬衫的扣子一颗颗的解开,锁骨露了出来,往下,则是肌肉紧绷的胸膛……

    “你干嘛脱衣服?”夏橘生一跳三步远,然后又下了床,与他隔着一张床的距离,她掩住自己的胸口,满是警惕的瞪着他道:“墨非离,我警告你,别乱来啊……”

    “呵。”

    墨非离冷笑一声,继续脱他的衣服,衬衫脱完,再去解腰间的皮带,脱裤子。

    上身是壁垒分明的胸膛,肌肉贲张,宽肩窄臀,无比性*感……

    尤其是在他脱下黑色的西装长裤,露出被ck内*裤包*裹的那一团,夏橘生像是没见过似的,用手捂住眼睛,张嘴大叫了一声,红着脸,急急忙忙地跑出了房间。

    她担心她再不跑,下一秒,脱去了衣冠的“禽*兽”就要在白天把她生吃了……

    墨非离看着她逃也似的跑走了,唇角邪肆的勾起,轻声发笑,下一秒,他赤脚踩在地上,转身进了浴室。

    之前吻她,被她嫌弃身上的汗味重,他当时还不以为然……

    可是,经过刚才两人的一番打闹,他的身上冒出了很多汗,后背上的衬衫湿*黏黏的贴在肌肤上,实在是让他受不了,所以,他才脱去身上的衣物,想着去浴室冲凉。

    至于为何要当着夏橘生的面脱衣服?

    自然是故意要看她出丑……

    墨非离想起某人刚刚跑走时,那张小脸红透,连脖子上都是羞涩的粉红,他达到了目的,唇角淡淡扬起,站在浴室的冷水蓬头下,右手往下,一把握住他腿*间的昂/扬……

    地上的水流越积越多,水声淅沥,伴随着男人或粗*重或畅快的低吼,奏成一首别样的曲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