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296章:甜蜜,他宠老婆上瘾……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两人靠的很近,所以,即使她说的再小声,墨非离也听得一清二楚。

    他挑了挑眉,回了一句:“我是暴君我高兴。”

    卧槽,你赢了……

    墨非离看穿了她,眯着眼道:“又在心里骂我什么?敢骂脏话我就……”

    “秋婶!”夏橘生着急打断他,杏眸转向一直被他们两个忽略的秋棠,回想了下秋棠刚才问的话,她回答道:“那个,我们去医院没有验成,验血需要空腹,用验孕棒又得是早晨……所以,我们白跑了一趟,结果是什么,暂时不知道。”

    秋棠一听,堵塞的大脑神经突然反应了过来,她满脸懊恼地说道:“这事是我不对,你们没经历过,不懂这个情有可原,可我这一高兴,却是忘了这些需要注意的地方,都怪我,害先生和太太白跑了一趟……”

    夏橘生则是说道:“秋婶,你千万别自责,这事啊,要怪就怪某个神经病,他要没那么咋咋呼呼,您也不至于乱了分寸,这事真的不怨您。”

    某个神经病……

    墨非离扭动了两下脖颈,咔咔声作响,而后,他一记眼风扫过去,下达最后的通碟。

    夏橘生:“……”

    妈蛋,一个大男人一再用武力的方式来“恐吓”自己的老婆,他觉得这样,真的好吗?

    秋棠替墨非离打抱不平道:“太太,您也不能怪先生,他一个大男人,哪里会懂这些呢。”

    夏橘生说:“是他自己号称把孕期注意事项全部背得滚瓜烂熟了……”

    结果,一去医院,就闹了这么大的乌龙。

    自打嘴巴,不知道他疼不疼?

    墨非离一看到她眼中不怀好意的笑意,稍加猜测,便把她的心思摸了个七八分,不过今晚嘛,他先暂且容她,一切都等明早的检查结果出来,再行责罚。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秋管家早点去休息。”说完后,他唇角挂着一抹冰冷的弧度,皮笑肉不笑的朝夏橘生说道:“老婆,需要我抱你上楼吗?”

    夏橘生下意识的动作比大脑的反应还快,连连摆手,“不需要,一点也不需要……”

    语毕,她转身上了楼,墨非离在后面重重提醒道:“你慢点!”

    “哎呀,没事,摔不着的……”

    夏橘生的声音随着她蹬蹬上楼的脚步声一并响起。

    墨非离默了,心想:刚才是谁差点摔了的?

    一直都是这样好了伤疤就忘了疼的性子,一点记性也不长……

    他默默的叹息一声,眉头死死地皱着,只要一想到她怀孕后,他每一天,每一秒,都得这么提心吊胆的担心着她,他就觉得未来看不见光明,沉重的十字架架在肩头,是一个沉重的包袱,哦不,是一个甜蜜而沉重的包袱。

    秋棠看着他满脸愁容,眼睛却异常明亮的墨非离,忍不住笑道:“先生,您放宽心,太太她虽然是个孩子,但很多方面,她还是很有分寸。”

    墨非离嫌弃道:“她哪里有什么分寸,一切照着性子来,完全不靠谱。”话落,他又想到了一点,开口补充道:“我记得以前,她可让人省心了,可结婚后的这几年,她是越来越像个孩子,年纪都不知道长哪儿去了。”

    秋棠听了,眼神变得幽远了些,她在脑海中回想着,自己第一次见到橘生小姐的画面……

    那时,她才十二岁,瘦瘦小小的一只。

    墨文华牵着她一路走进墨园主院,身材娇小,头顶的高度堪堪到了墨文华的腰部靠上一点,另一只细瘦的藕臂抱着一只旧旧的白色玩偶,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眼忐忑不安的看着这座无比豪华的庄园,带着满满的防备与不安,却又很乖巧的,彰显着良好教养的,向墨老爷子他们一一打了招呼,行了礼……

    而当她看到从楼上下来的墨家少爷墨非离时,那双布满忐忑的杏眸倏地一亮,猛地张开嘴,十分清脆响亮地喊了一声:“小哥哥——”

    直到今天,秋棠竟然还能忆起当年夏橘生那张泛着光的小脸庞,就像是一个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她所熟悉并且信赖的小伙伴,她的小脸一下子明媚似阳光,透着无尽的暖意。

    时间这一晃,竟是十年已逝。

    秋棠思及这些,眉眼间隐约藏着一丝怀念,当她再回想墨非离刚才说的“埋怨话”,略显苍老的脸上不禁露出慈蔼的微笑,缓缓说道:“这女人啊,就像花朵,你越是呵护,她就越娇嫩,她受到的宠爱越多,便越单纯的像个孩子……”

    说到这儿,秋棠的眼睛看向墨非离,淡淡笑说:“所以您啊,也别怨太太这些年长不大,都是您自个宠的,您刚才的那些埋怨,在我听来,每一个字都透着甜蜜。”

    闻言,墨非离俊美的脸上十分罕见的露出被别人看穿的窘迫状,耳根微微泛红,他目光朝二楼望去,故意避开秋棠的注视,死鸭子嘴硬的回了句:“秋管家,你听错了,我没有。”

    他虽然也知道,自家老婆变得这么娇纵,确实全是他的“功劳”。

    可是这一点,他自个觉得吧,这些事儿他自己知道就好,细节方面就没必要弄得全世界皆知……

    如果人人都知道他宠老婆上瘾,他,他也是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好,是老奴听错了。”秋棠无奈一笑,随即,她微微躬下身,“先生,那我先下去休息了。”

    墨非离温和道:“嗯,去吧。”

    秋棠颔首,转身,脚步轻轻的离开。同时,墨非离也举步上了楼。

    一回到主卧,他走进内卧一看,竟然看到夏橘生连衣服也没换,整个人舒舒服服的靠坐在床头,手上玩着手机,不知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新闻还是在和谁聊着什么高兴的话题,她时不时的发出笑声,很是愉悦。

    “嗯??”

    墨非离故意发出一声低沉的嗓音,床上的夏橘生听到动静,下意识的把手机藏到了身后,眼神忐忑的朝他看了过来。

    他踱步过去,蕴藏着强大力量的颀挺身躯立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手掌伸出:“拿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