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295章:暴君,三天三夜不能下床!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不等她把那个字眼说出来,墨非离连忙捂住她的嘴,如玉般的俊美脸庞黑了又黑,眼神透着犀利,薄唇掀开,他特别严肃地警告她道:“你再敢这么没大没小的,我可真生气了!”

    夏橘生使出吃奶的劲儿,将他的大手给掰扯下来,呼呼的猛吸了几口气,一根细细的手指戳中他的胸膛,一字一顿道:“墨先生,我请您搞清楚,我们是夫妻,我是你老婆,咱们的身份是平等的,所以,你说谁没大没小呢?还是你表达的意思是,你是丈夫,你是天,所以你大?”

    墨非离不怕死的点头道:“自然,中华上下五千年传承下来的规矩,我们自然……”得遵守。

    他没说完,夏橘生的一只脚已经朝他踹了过来,嘴上还骂道:“自然个屁,你当你还生活在古代呢你是天!”

    “夏橘生!!”

    墨非离气得脸色都青了,要是这世上最会气他的人是谁,想也不用想,肯定是她!

    他反对的,他不准的,她却偏偏不听……

    这么多年了,在他的印象中,她就没有哪一次是肯乖乖听话的,哪一次,她都非得把他气到吐血不可!

    这女人,简直天生就是他的冤家!

    夏橘生冲着他哼了一声,一脸得意洋洋的小模样,看的他心尖都冒火了,特别想把她狠狠地“教训”一顿……

    不对,她现在肚子里怀了宝宝了,连他的终级武器在短期之内也无法再使用,一思及这里,墨非离又是感到一阵头疼,得知她可能怀孕了的喜悦也总算是冲淡了一点,愁云爬上心头。

    就在他们两个在大门口做出这些幼稚的举动时,别墅大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了,秋棠站在门边,看到他们两个‘怒目而对’的这架势,不禁懵怔了一瞬,几秒后,她问道:“先生,太太,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夏橘生嘿嘿的笑了笑,若无其事的回道:“秋婶,我们没干什么,就是随便聊了几句,聊了几句……”

    “哼!”

    墨非离发出冷哼,实在是鄙视她这种见人下菜碟的行为,有本事,她在别人面前也和在他面前一样横啊!

    他这一脸贱贱的表情,看得夏橘生心里直痒痒……

    私底下,她暗搓搓地抬起左脚,准确无误地踩中了他的右脚脚步,面上却装得什么事情都没有,笑眯眯的跟秋棠说道:“秋婶,我们先进去吧,折腾了这么久,我好累了,想休息……”

    “对对,太太您瞧我这记性……”秋棠侧开身子,让开道来,当她看向墨非离的时候,突然发现他额上似乎是在冒汗,可这会儿夜风凉爽,一点儿也不热啊,于是她问道:“先生,您怎么了?怎么满头大汗啊??”

    墨非离咬牙,缓慢地扭动脖颈,朝夏橘生看去。

    夏橘生却当没看到他恨不得咬她一口的表情,特别淡定的收回手,以手当扇,一边扇着风一边说道:“真热啊这夜……”

    墨非离:“……”

    到了这个时候,秋棠也算是看清了他们之间的猫*腻,她不敢发表任何的意见,只能微低着头,权当什么也没看见,可这一低头,就让她看到墨非离的右脚上那个非常明显的脚印,她,头垂得更低了。

    夏橘生潇潇洒洒的进了家门,全然不顾还站在门外的老公,十分镇定的走了几步,可是,当她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时,她一下子往前窜去,身形快得跟兔子一样。

    “夏橘生!!!”

    墨非离在后面看到这一幕,吓得心脏蹦到了嗓子眼,铁青着脸大吼道:“你给我慢一点,别摔着我儿子!!!”

    “……”

    整栋别墅都回荡着他的吼声,而夏橘生被他这么一吓,左脚踩右脚,身体踉跄了一下,看得后面的墨非离和秋棠心肝俱裂,幸好她已经走到了楼道口,手伸过去一抓,握住了楼梯间的栏杆,得以稳住身形,不至于让自己摔了个狗啃泥……

    夏橘生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平复着自己过快的心跳,“幸好,幸好……”

    墨非离一路跑着朝她冲了过来,双手抓着她,神色紧张地盯着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确定她没有什么事后,他还是不放心的问道:“……肚子没事吧?宝宝没事吧?”

    “我肚子没事……”夏橘生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回答道:“至于宝宝,我不知道他有没有事……怀没怀上,都不知道呢。”

    最后这一句,她说得极其小声,本来只想让墨非离听到的,但是,她没想到秋棠正好走了过来,而且她的耳朵还挺尖的,声音这么小的一声嘀咕,秋棠竟也听到了。

    “太太,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秋棠先看了看夏橘生,后又看向墨非离,她疑惑道:“您和先生不是去医院检查了吗?孩子怀没怀,你们应当知道了啊。”

    墨非离没有回答秋棠的问题,而是盯着夏橘生的眼神,从牙缝间挤出字,一字一句地说:“一、定、怀、了!”三秒后,他又是表情恶狠狠地说道:“如果没怀上,我一定让你三天三夜都下不来床!!”

    好凶残的威胁……好口怕……

    夏橘生不怕他骂,不怕他生气,不怕他动手打她,就怕到了床上,就发生狼变的他……

    他十分热衷在床上“惩罚”她,而且,他的花样百出,持久度惊人,实在不是她能扛住的节奏。

    对此威胁,她显然是有些害怕的,刚才的嚣张气焰全部收了起来,缩着脖子,十分委屈的说:“这没怀上,又不能全怪我……”

    “就冲着你敢在还没有确定没怀上之前,就像只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跑着走,还差点把自己给摔着……”墨非离的凤眸微眯,一丝狠意迸射而出,他接着说道,掷地有声:“夏橘生,你别逼我,把你绑床上躺十个月,关于这一点,你别不信,我一定说得出做得到!”

    此话一落,夏橘生猛地抬起头,在看到他紧绷的五官,以及微眯的危险凤眸之后,她满腔想要反驳的勇气犹如被针戳破的气球,迅速的扁了下去,细若蚊萦地嘀咕道:“暴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