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288章:自傲,睡前来上一发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不知怎的,聂听云直直地望进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瞳眸中,心里竟微微发着烫,身体也隐约涌起了一股燥意……

    为此,他感到羞*耻万分!

    为了遮掩自己心里这种见不得人的变化,聂听云躲开女孩目光的同时,张嘴喝下了杯中的温水。

    女孩见状,很高兴的拿过那只空杯子,转身放在床柜上,而后,她双手探进水盆里,把湿帕拧了拧,再递给他,“你洗把脸,然后再好好的睡上一觉,明早起来,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聂听云敷衍的‘嗯’了声,费了这么半天劲,也没从她的嘴里问出她的目的,而更可笑的是,他发现自己竟然舍不得逼迫她……

    他很想否认,但他骗不了自己的心。

    “你走吧……”聂听云翻身躺下,用后背对着女孩,清冷的嗓音再度响起:“你放心,我会把今晚发生的一切当成是一场梦,不会在你的老公面前多嘴,也不会破坏你豪门夫人的生活,你走吧。”

    女孩听了他的话,沉默了片刻,轻声回道:“我不走,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夏橘生,你不要逼人太盛!”

    聂听云只觉浑身的血液全朝头顶涌去,他刚刚躺下,现在又气急败坏地坐起身,正想冷言讥讽她一顿,却忽然感觉到一团火*热游走于身体的四肢百骸,然后齐齐地朝下涌去……

    他的目光落向床柜上的那只水杯,诧异道:“你……”

    “你怎么了?”女孩睁着一双懵懂无知的黑眸,看到他额上冒出的细密汗珠,她十分纳闷,“你很热吗?怎么一头的汗,我给你擦擦……”

    她的手往上抬起,正欲替他擦去额上的汗水,蓦地,聂听云一把圈住她的手腕,墨眸赤红,喘着粗气的将她狠狠拖上*床,俯下身,狠狠地吻住她。

    “唔……放,唔唔……”

    女孩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故技重施,几乎是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叫他吻住,并且,他灵活的手掌在她青涩的身段上游*移,那一举一动间透出的男*性*yu*望让她感觉害怕,身子不禁簌簌发起抖来。

    然而,聂听云一尝到她的滋味,身体里的那簇火苗顿时窜高,变成了燎原大火,迅速地烧毁了他仅存的理智。

    在女孩还来不及张嘴呼救,他狠狠用力,撕碎了她身上的那件裙子……

    今晚这一夜,让事情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延伸,直至完全失控。

    …………

    深夜,十点左右。

    一辆黑色的宾利驶进倾城园,在别墅的门外停了车。

    夏橘生推开副驾座的车门,回头说道:“我先进去了。”

    “我们一起。”

    墨非离系在胸前的安全带跟着解开,在她错愕的目光下,他也下了车。

    等他走到面前,夏橘生指着路旁的宾利车,问他:“就这么停在这里?你不停到车库去?”

    墨非离的薄唇微张,“不……”

    下一瞬,他不由分说地弯腰抱起她,大步流星地朝着别墅走去。

    夏橘生握拳捶打他的胸口,“你又想做什么?快放我下来……”

    “**一刻值千金。”墨非离的俊颜微垂,嘴角扬起一抹邪肆的浅笑:“我已经忍了一晚上了,你不知道吗?”

    “你……”

    夏橘生无语,瞪了他一眼后,也就随他去了。

    反正他兴致一来,她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个点,佣人们都休息了,秋棠给他们在玄关处留了一盏壁灯,一进屋,墨非离连灯也没开,抱着她抵在门后,耳鬓厮磨了一会儿,才在夏橘生受不了的催促下,抱着她往楼上走去。

    回到二楼的主卧,墨非离完全放开了自己,一边露*骨的舔*弄夏橘生颈侧的肌肤,一边沙哑地问她:“橘生,你想不想……嗯?你想不想?”

    夏橘生被他亲得咯咯直笑,在他的怀里扭着身子直躲,“墨非离,好痒,你不要闹我……”

    “墨非离?”

    这个称呼惹来墨非离的不悦,他报复性地搂紧她的腰,狭长的凤眸危险地半眯,“你再敢这么连名带姓的叫我,小心我罚你今晚不能睡……”

    “别,别……”夏橘生连忙求饶:“非离哥哥,我真的好累,求求你可怜下我,今晚让我早点睡觉吧……”

    她早晨五点半就起来了,然后一直折腾到现在,精力已经所剩无几,她现在只想躺床上饱饱满满地睡上一觉,别的什么都不想。

    墨非离听了她的话,俊颜顿时晴转多云,他快步抱着她上了床,居高临下地说道:“把我喂饱了,随便你怎么睡。”

    话落,他弯下腰来,薄唇滚烫,迫不及待地撷取她的两片柔软,恣意含*弄,两只大手沿着她纤细玲珑的腰线,一点点的往下抚*摸,极尽疼爱。

    夏橘生无法拒绝他的求*欢,因此,只好一边承受,一边又在心里哀嚎……

    睡前来上一发,两人算是达成了“共识”。

    在这方面,墨非离一向迁就她,除了极少的几次,他大部分都会做足前*戏,让她的身体充分湿*润,为他打开,他才会慢慢地一点点进*入,由慢至快,由浅至深。

    可今天,夏橘生显然是真的累坏了,当他脱去她身上最后一件衣物,湿*软的舌尖在她的肚脐上打着转儿时,忽而听到一声鼾声响起,墨非离亲吻的动作一僵,停顿了很久,他才慢吞吞地抬起头,往上一看,某人正双眸紧闭,小嘴微张,睡得十分香甜。

    “……”

    “…………”

    “………………”

    此时此刻,尴尬的沉默胜过了一切的言语。

    墨非离额际的汗水一滴滴滑落,他俊颜铁青地看着睡得正香的夏橘生,然后,他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胯*间,垂在身侧的两手紧紧握拳,想杀人的冲动都有了。

    无论哪个男人,碰到这种自己卖力在讨好老婆,结果在半途中,自己的老婆像猪一样歪头昏睡了过去的情况,恐怕会直接联想到自己“能力”的强弱。在这一方面,墨非离一向自傲,可不想,夏橘生今晚用实际行动打了他一巴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