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287章:怪异,今晚让我照顾你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在他凶狠的逼视下,女孩的神色更显慌张,小巧的樱唇张*开,讷讷道:“我,我……”

    聂听云的耐心实在不好,见她一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一生气,捏住她下巴的大手力道加重,女孩吃痛,眼中闪现点点泪光,哽咽着说:“我来看看你……”

    我来看看你……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飘进聂听云的耳里,犹如平地一声惊雷炸开。

    他懵了几秒,待回神过来,唇角扬起一抹讥诮的薄弧:“你看我?……看我做什么?莫非,是你这位墨少夫人终于想起了我们三年前的一些情份,一时良心发现,特意潜进我的房里来跟我续一下旧情?”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女孩说:“你喝醉了,我就想让你睡得舒服些,你,你别赶我走……”

    她垂下了眼眸,心虚的躲开他的目光,第一次做这种“坏事”,她的心里很不好受,可是,为了爸爸的医药费,她没有退路。

    聂听云完全不敢相信,他都听到了一些什么……

    他这时有些恼恨自己刚才喝那么多的酒,脑子昏沉沉的无法思考,连耳朵,也总是出现“幻听”,甚至,他怀疑,连眼前的这个女人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他松开捏住女孩下巴的手,改而捧住自己的脑袋,闭上眼睛,左右使劲的晃动,下一秒,他睁开眼睛,然而,眼前的“夏橘生”没有消失,她还是蹲坐在他的面前。

    “你……”聂听云张了张嘴,半响,才露出一丝苦涩,开口说道:“夏橘生,你到底想干什么?从那日我去墨园,再到后来的电影厅,你哪一次不是装出一副‘我不认识你、我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样子来对待我?就在半个小时前,你还在和你的老公在宴会上嬉闹调*情,可现在,却又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说完后,他幽深的眼眸定定地看着她,似是想要通过她的眼睛,望穿她心里的想法。

    可是,聂听云不知道,他眼前的这个女孩,并非是真的夏橘生,而是一个戴有“夏橘生”人皮面具的一个陌生小姑娘,只因她的声音与夏橘生的十分相似,便被墨文娅挑选了过来,叫她陪他一夜。

    对于他说的一番话,这个女孩她给不出他想要的答案,甚至于,她连他真正想要什么,她都不理解。

    他们只是陌生人,今晚,是第一次见面,而不是隔着电脑(视)屏幕。

    女孩也看着他,看到他一双平静的墨眸渐渐泛起波澜,微小的火苗越燃越大,她有些害怕,哆嗦道:“那个,你,你口渴吗?要不要……喝点水?”

    “呵……”

    聂听云发出一声嘲讽的冷笑,他不再看她,挺*拔的身躯直挺挺的向后倒去,修长的手指覆在脸上,他冷若寒霜的声音传来:“趁我丢你出去之前,你自己滚……”

    女孩朝门口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挣扎,可是,她不能走。

    “我给你倒杯水吧……”

    “夏橘生!”聂听云一个鲤鱼打挺,猛地坐起来,怒斥道:“我说了,趁我还不想报复你之前,给我滚……”

    女孩害怕的眨了眨眼睛,细若蚊萦地说:“可是,喝了酒的人要多喝水……”

    尾音未落,聂听云陡然伸手,抓住女孩的手腕将她拽上*床,在她慌怕的叫出声来的时候,他的长腿一跨,高大的身躯压在她的身上,燃着炽焰的墨眸居高临下地看着身下的人儿,薄唇倾吐出威胁的字眼:“你不肯走,信不信,我在这里*上*了你?”

    此话一出,女孩的双眼瞪大,倒吸了一口凉气,颤抖道:“你,你不,不要这样……”

    她的声音打着飘儿,显然是真的被他吓到了。

    聂听云却像是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主意,看到她露出一脸害怕的样子,他来了劲,高大的身躯俯了下来,俊颜凑近她,绯薄的唇在她的耳畔缓缓张*开:“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就算我控制不住自己,兽*性大发,那也只能怪你咎由自取,与我无关。”

    女孩伸出两只手,形若虚设的横在两人的身体之间,她咬着唇,小声求饶道:“不要这样,我……你放开我,我给你倒杯水。”

    “你……”

    聂听云直起身,俊颜流露出震惊的神色,一双墨眸更是死死的盯住她,仿佛不认识她一般,他盯着她看了又看,可是,脸还是那张脸,声音也像,所以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分明就是夏橘生……

    可她的行为,却实在是怪异非常!

    女孩也不是全然呆傻的,只见,她趁着聂听云发愣之际,双手齐齐用力,将他一把推开,手脚并用地从床上爬了下去,双脚站到地面的那一刹那,她劫后余生般的叹了一口气。

    聂听云差点被她推下床,当他坐起,正欲发火之际,一只盛了水的水杯端到了他的面前,他一愣,抬头看去,却见女孩笑意盈盈,立在床畔望着他。

    这一笑,自然令他联想起了三年前他和夏橘生相处时,她所露出的笑容……

    可是,隐约间,他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大对劲,但一时半会,这种感觉很难说得清楚。

    女孩儿见他发呆,忙将水杯往前推了推,催促道:“你喝水……”

    “……?”

    聂听云死死皱眉,落在身侧的却很自觉的伸了过去,当他后悔,正想将手收回来的时候,那只水杯却突然塞进他的手里,他沉眸看去,女孩的嘴角扬起浅浅的微笑,十足真诚的说道:“今晚,就让我照顾你,好吗?”

    “夏橘生……”

    聂听云完全被她搞糊涂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照顾?他什么时候想让她照顾了,她又哪只眼睛看出来他需要她的照顾了?

    能不能别这么自作多情……

    他早已经,不再是三年前那个因为她倒追而欣喜若狂的傻瓜了,他不再是,不再是……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女孩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一字一顿地说:“我没有喝酒,我很清醒,所以,我是真的想照顾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