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286章:真假,你又想玩我是不是?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聂听云喝了很多酒,酒液从喉咙一路灼烧到胃部,这种感觉并不好受,却见鬼的让他觉得还可以继续忍受下去,于是一杯喝完,再接着第二杯,第三杯……

    等到墨文娅找过来的时候,他的模样已呈醉酒状,那股酒气似是从他的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十分浓烈。

    “你这是喝了多少?”墨文娅伸出手,从半空中夺过聂听云手里的酒杯,皱眉说道:“听云,给我一个你买醉的理由。”

    聂听云呵呵笑道:“你大哥结婚,我替他高兴,不成么。”

    他脸上在笑,眼里却是一片灰沉的暗影,充满落寞,似乎是酒精让他忘记了伪装。

    “替大家高兴?”墨文娅自然不信他的鬼话,“你还不如说,你是在为我们即将订婚一事感到高兴……”

    这样说,她可能还会信上他半分。

    聂听云推开她,顺手又取了一杯威士忌,“你去替你们墨家招待客人,我喝我的酒,咱俩,互不干扰。”

    闻言,墨文娅的脸色一沉,低声道:“你父亲已经去了墨家下聘,我们两个注定是要在一起的了,你现在说这种话,是想毁约不成?”

    “我可没这么说……”

    聂听云的眼中划过一丝清明,一口喝光了酒,口吻讥讽道:“我这么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还是借了你的势,才能光明正大的回到聂家,这份恩情,我聂听云没齿不敢忘。”

    “你知道就好。”墨文娅看着他清俊的侧颜,不知为何,她的眸底隐约划过一抹看待恋人才有的柔情,神色和缓,朝他伸出手臂,“你醉成这个样子,让别人看到也不好,走吧,我扶你去酒店的房间休息一下。”

    聂听云狐疑道:“你什么时候订了房间?”

    墨文娅闻言一顿,然后说道:“还没订,不过跟酒店经理说一声就好了。”

    “嗯。”聂听云随口应道:“不用你扶我去了,我自己过去。”

    他说完,也不管墨文娅如何回答,便自顾自地转身离去。

    墨文娅追了两步,聂听云听到声音,停下来喝道:“不要跟着我!”

    “你……”

    墨文娅有点被他气到,眉心微蹙的看着他,而聂听云只是哼了哼,脚下的步子再次迈出,踉踉跄跄的走出宴会厅,去了走廊尽头的男士洗手间。

    几分钟之后,聂听云从洗手间出来,在走廊上随便叫住一个酒店服务员,在20楼开了一间vip套房,头痛欲裂的,他打算先睡上一觉,醒来再说。

    在他离开之后,墨文娅打了一通电话,对话很简短,不到三分钟,双方同时挂断。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酒店20层,2022号vip套房。

    走廊的转角出现了一位身形消瘦的女孩子,她一直低着头在走,偶尔抬头看一下房间的门牌号,走到最后,她站在2022的套房门外,咬紧下唇,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瞳中闪过一道狠决的光芒,右手捏着房间,缓慢抬起。

    “咔——”

    房卡放在门上的感应器上,房门应声而开,女孩双手握拳,视死如归地走了进去。

    房间中央,一张白色的双人大床,聂听云脱了外套,宝石蓝的领带歪七扭八的戴在脖子上,他整个人扑在床上,双臂张开,就这么睡着了。

    拿着房卡,悄然走进房间的女孩子站在电视柜的前面,与大床隔着几米的距离,她低头,盯着床上的聂听云看了几分钟,眼中的光芒忽明忽灭,良久后,她抬腿,朝浴室走了过去。

    聂听云醉意上头,犹如被人从后面偷袭受了一棒,脑袋嗡嗡地不停在疼。

    他眉心紧蹙,睡的并不安稳,隐隐约约间,在梦中感受到一双柔软的小手撩起了他额前的碎发,一块浸润了温水的手帕放了上来,紧接着,他的领带被人解了去,白色衬衫的扣子一颗颗解开,女人颤抖的指尖不经意地划过他胸前的肌肤,下意识地激起了他的反应……

    聂听云一把扣住女人纤细的皓腕,惹来一声惊慌的叫声:“啊……”

    “……?”

    他越发皱紧了眉,幽深的墨眸缓缓掀开,眼前闪过女人慌乱躲闪的侧脸,这半边脸该死的熟悉!

    不对,不是熟悉……

    这张脸,分明就是她!

    聂听云不知是从哪儿来的力气,他一手撑在床上,直直地坐起身,额上的湿巾掉了下来,他捏着那块湿巾,墨眸燃起火星的瞪向床畔努力回避他的女人,咬紧牙根,吐出的声音里带着恨意:“夏橘生,你在搞什么鬼!”

    女人纤细的身子一颤,不肯出声,一直用后背对着他,确实不知道是在搞什么鬼……

    “夏橘生!”

    聂听云喝多了酒,这么多年来的隐忍冲击着他的理智,他想起,前一刻她还呆在墨非离的身边巧笑倩兮,这个时候,竟又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他的房间里,她,她……

    “你又想玩我,是不是?”

    他咬牙,手上使劲地一拽,背对着他的女人犹如一只单薄的风筝,在他的面前旋转180度,充满怒火与恨意的墨眸终于对上一双惊惶失措的水眸,小脸苍白如纸,眉心难受的紧蹙,洁白的贝齿咬着下唇,好一副脆弱又无辜的面具。

    这个女孩,有着和夏橘生‘一模一样’的容貌,而这气质,也像了七八分,若是再听声音,只怕连墨非离站在她的面前,十之八*九也会将这个女孩错认成夏橘生,难辩真假。

    更不用说,一个喝醉酒的人……

    聂听云已经完全把这个女孩当成了夏橘生,只见,他厌恶的甩开她的手,却又将自己的那只手藏到身后,手指捏紧,面上却装出一副冷漠讥嘲的神情,冷冷说道:“墨少夫人偷偷潜进我的房间,不知所为何事,你的好老公怎么没和你一块儿过来呢?”

    那女孩低头道:“他,他……”

    她不知该胡诌个什么理由,一紧张,脑袋成了一团浆糊,完全说不下去了。

    聂听云再次伸手,一把捏住女孩精致的下巴,阴沉的俊颜朝她逼近道:“夏橘生,你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快说!你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