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285章:嫉妒,非她莫属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嘶……”

    墨非离低低地发出一声痛叫,暗自瞪了她一眼,咬牙道:“踩我干嘛!”

    “爷爷要见我们,还不都是你害的……”夏橘生小声抱怨,下一秒,她挽住他的手臂,“我们快过去吧,爷爷和几位世伯在等呢。”

    墨非离看出她心里紧张,用力搂紧她的腰,柔声安抚道:“没事,不用担心。”

    “嗯……”

    夏橘生狠狠点了一下头,视死如归,迈出步子。

    墨非离见状,忍不住闷笑道:“橘生,你稍微收一下面部表情,不然长辈们还以为你是去跟他们吵架的。”

    “……”

    夏橘生的秀眉一蹙,偷偷地掐了他一把,郁闷道:“你还笑……”

    “好,不笑了。”墨非离秒变正经脸,眉目冷凝,瞧不出一丝嬉笑之态。

    夏橘生看了,心里佩服得紧,赶紧有样学样,小脸绷住,装得跟他一样严肃。

    他们是整个晚宴会上的焦点所在,很多人的视线投注在他们的身上,刚才那一番小儿女的打闹状态,所有人都看到了,自然也包括墨老爷子和燕、聂、郁世家的三位当主。

    墨老爷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然而,听到身旁的三位老朋友不以为然的调侃了几句,他也就竭力装出一副面容和善的样子,待墨非离和夏橘生走过来时,老爷子朝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快点过去。

    从远处看,宴会中央的这一幕,显然是几个长辈叫他们两个晚辈过去聊会天,家长里短,随意聊聊。然而,落在外人的眼中,却成了令人无比嫉妒的一幕。

    只因,今晚前来参加晚宴的,无一不是帝都各大集团的总裁夫人及千金,她们看到夏橘生年纪轻轻的就有了这般的大造化,因为嫁入了墨家,就能够跟其它三大世家的当主聚在一块儿聊天,那是多么大的荣耀,竟然被一个20出头的丫头片子轻易拥有了,真是,不嫉妒不行。

    某千金小姐悄悄嘀咕道:“那个女人何德何能啊?凭什么能够嫁给墨少……”

    站在旁边的贵妇人听到她女儿的嘀咕,脸色骤变,严厉地警告道:“你,你给我住嘴。”

    “本来就是嘛……”

    千金小姐心里不甘,忍不住反驳了一句,她妈妈却是喝斥道:“不该你想的就别想,若是引起墨少震怒,那你就是整个家族的罪人!”

    先前有过多少的例子,先是一夜之间消失不见的虞家,只因虞家女儿自作聪明地在宴会上对墨少投怀送抱,就令整个虞家遭到了驱逐。

    再往近里说,城南许家,不也是因为许家少爷得罪了那位墨少夫人,才令许家在帝都这么多年的经营毁于一旦……

    诸多血一般的例子摆在眼前,她女儿竟还敢在墨家的婚礼晚宴上口出妄言,这就要让别人听到,然后传到了墨少的耳朵里,那可是大灾难啊。

    这位千金小姐逞一时口舌之快,但好在,她妈妈是个靠谱的,她被她妈妈严厉斥责了之后,表面上不敢再表现出对夏橘生的不屑,但心里,肯定还是计较的。

    在这对母女的不远处,墨文娅和宣颐站在一块儿,她们之间的谈话,两人听到了一些,墨文娅听了便忍不住笑了,宣颐则是垂下眼眸,沉默了。

    不是只有她,是很多人,很多人都觉得他们两个不配……

    墨文娅晃动着手上的酒杯,睨了宣颐一眼,漫不经心地开口道:“小颐,如果你三年前没有离开,那么现在,能够站在非离身边的女人,还会是她吗?”

    闻言,宣颐的耳畔忽地响起墨非离的声音:宣颐,我没有喜欢过你,从来。

    这一句话,真的像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地刺进了她的胸口,一瞬间,涌起一片鲜血淋漓的剧痛。

    二十几年的时光,她和他一起长大,可是他竟然说:从来,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墨文娅在等着宣颐开口,却不想,看到她眼底忽闪的泪光,她的手一僵,随即把酒杯放到餐桌上,透着几分半切地问道:“小颐,你怎么了?”

    “没事……”

    宣颐咬了咬唇,苍白的唇上泛起一丝的血色,她勉强一笑,说道:“小姑,阿离不喜欢我,就算……就算不是橘生,他娶的,也会是别人。”

    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响起另一种声音:不。

    因为他喜欢,所以才会娶了夏橘生,如果这一生,没有哪个女人让他产生“相爱”的冲动,那么墨家少夫人的位置,非她莫属。

    墨文娅听了她的话,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小颐,在我面前,你居然说这种不诚实的话,你觉得,我会信吗?”

    宣颐微微一怔,“小姑……”

    “你虽然叫我一声小姑,我也确实你们一辈,但打小,我也是和你们一块儿长大的……”墨文娅缓缓说道:“我爸打小就让你做他的孙媳妇,他对你的喜爱,可是到了连我这个女儿都嫉妒的地步;还有我二嫂,她也是自小看着你长大,说是把你当亲生女儿来疼也不为过,而且我也听说,自从你回国后,你就时常去逸闲山庄看望二嫂,你的这份心,你以为我二嫂心里会没谱吗?”

    等她说完,宣颐蹙眉问道:“小姑,您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墨文娅不答反问:“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不懂我的意思?”

    不等宣颐说话,她微微倾身,凑到宣颐的耳边,仅用她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十年前,我妈告诉我,只要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就得不择手段的去争取,人这一辈子,不能总活在对过去的后悔里,你说,是不是?”

    这一番话,宣颐的内心大受震动,脸上也发生了变化,嘴唇紧紧抿住。

    墨文娅又是说道:“墨家人里,除了非离,谁会真的认为他们的这段婚姻能一辈子走下去?有时候,你要做只是一次破釜沉舟,而我们,一直站在你这边。”

    话已至此,墨文娅该说的都说了,她抬手按住宣颐的左肩,轻拍了几下,随后,她转身去寻聂听云,留下宣颐一个人站在原地,锁眉凝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