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281章:残忍,我没有喜欢过你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在此之前,宣颐一直都清楚……

    她所认识的墨非离是个很绝情的男人,从小到大,他若是想斩断和别人的一段关系,一种联系,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做到,并且,绝不回头,从不后悔。

    年少时,她把他身上的这份绝决果断当成了他身上的闪光点,每每看到,总是眼冒桃心,崇拜不已。

    可是,宣颐从来没有想过,当他的绝决与果断幻化成一把锋利的尖刀,转而捅向她自己的时候,她所能感受到的,唯有内心深处撕心裂肺般的剧痛……

    他对别人狠,对她也狠,她是朋友,她也是“别人”。

    宣颐的心里在翻江倒海,然而,墨非离却神色不变,甚是礼貌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去找橘生,先走一步。”

    “阿离……”

    一声含泪的呼唤,颤抖的从宣颐泛白的两片唇间吐出。

    墨非离顿了顿,脚步停下,返身道:“还有什么事吗?”

    “你,你……”宣颐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含泪的眼睛透出了几分挣扎的神色,可渐渐地,她屈从于自己的内心,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是,你是从什么时候变得不喜欢我的?是不是,是不是从三年前的那一晚……”

    提到三年前,宣颐的脑子里不受控制的闪过一些零碎的片段,她的脸上流露出痛苦,眼眶中隐忍的泪水沿着眼角,缓缓滑下。

    墨非离并没有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是她自己受不住,只说了一个开头,便咬紧了嘴唇,满脸痛苦和无助的站在那儿,望着他。

    他蹙着眉,没什么情绪的说了两个字:“没有。”

    “什么?”

    宣颐似是没有听清,右脚迈了出去,想离他更近一些。

    这时,墨非离的目光看向她,毫无感情地掀唇道:“我说没有……我没有,喜欢过你。”

    我没有,喜欢过你……

    这话一出,宣颐如遭雷击,整个人定定地立在那儿,本就苍白的一张脸蛋儿再次痛失血色,纤弱的身子如狂风暴雨中的一艘无主的小船,任狂风吹打,任暴雨浇淋,她簌簌发抖,随时有着被雨水倾覆的可能。

    “我这么坦白回答你,对你而言可能很残忍,但是……”

    停顿片刻,墨非离低沉的嗓音接着响起,“我真的没有喜欢过你,从来。”

    他无法否认,从他知晓男女情*事开始,他的心里进驻的第一个女人就是他的妻子,夏橘生。

    他第一次做那种梦,第一次产生亲吻的冲动,他的第一个女人……

    这些的这些,他脑子里想到的全是夏橘生。

    一开始,不受控制,他第一次梦到夏橘生的时候,还为此羞愧过,那会儿她太小了,而他明明一直都在欺负她,却在晚上突然做了那种梦……

    他会梦到她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扁着唇,委委屈屈地喊他小哥哥……

    若是他欺负得很了,她又是睁着那么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委委屈屈的哭出来,哼哼唧唧的丑样子,看着可真讨嫌。

    可一入夜,他就梦到了她。

    他梦到他将她压在身下,发了狂一样的撕去她身上的白色裙子,他发了狂的吻她,掐着她,欺负得她掉了眼泪,委屈的喊他小哥哥,求他不要……

    那一晚,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一场劫难。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被人下盅了,他最应该讨厌,甚至是他应该仇恨的一个人,竟然是他在梦里渴望着想要“欺负”的女人,他觉得他真的被下了盅,他不正常……

    不过,后来他为了躲避夏橘生,为了极力否认那一晚的真实,之后他确是特意接近了宣颐一段时间。

    他会在心里暗示,从宣颐的家世到她的长相,再到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这些都是优势,都是他年少时想到的能够“治愈”自己疯狂的一味药,他再三提醒自己,就算要喜欢,无论如何也得是宣颐这种各方面能够与他相匹配的女孩子,而不是夏橘生那一种的……

    可是,再多的假设,再多的心理暗示,再多的自我催眠,都抵不过夏橘生在他面前一站,无比倔强看他的那一眼。

    他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中了盅,此为情盅,在这世间,没有解药。

    “阿离……”

    宣颐睁大了眼睛,但心痛的眼泪还是簌簌地涌了出来,她不敢置信地望着墨非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多么残忍的一句话,他们认识了二十年,打从她开始有了记忆,他就出现在她的生命中……

    她不敢相信,也拒绝相信,流着泪说:“阿离,你骗我的是不是……我知道你结婚了,你娶了橘生,我没想过要为自己再争取些什么,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

    墨非离的思绪回归,因为想到了夏橘生而露出了些许温柔的俊颜,再一次变得面无表情,他看到宣颐渐渐失控的情绪,皱眉道:“宣颐……”

    却不想,宣颐狠狠地从中打断他,厉声说道:“我只是想知道,我要知道,在我喜欢你的这二十年间,你也有一段时间是喜欢我的,在我的这场长达二十余年的单恋中,你曾经有过回应!我想要的只是这么简单,可你为什么要否认……”

    又是两行清泪流下,宣颐一脸心痛的看着他,下嘴唇咬出血来,她狠着声,作出最后的讨伐:“墨非离,夏橘生不在这里,她听不到你说的任何话,所以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否认!”

    墨非离依旧是一副冷漠的神色,并没有因为宣颐哭得这么伤心,而流露出半分的不忍心,相反的,他心里心如明镜,越是这种时候,他越要绝情,只有这样,才能狠狠地斩断宣颐心里残存的那些希望,才能让她明白,她的希望只是奢望罢了。

    下一秒,便听到他冷漠地说道:“我的答案,与橘生无关。”

    她在,他的回答不变……

    她不在这儿,他的回答也不会有所改变。

    所以,夏橘生在与不在,都不会对他的答案产生什么影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