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280章:两清,唯一的要求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墨非离见她没有摔倒,还能跑得那么快,知道她的脚没有伤到,便放下心里的担忧,他一直看着夏橘生的背影消失,然后才转身,凤眸直直的看向宣颐:“我有话想单独跟你说,五分钟的时间就够了。”

    宣颐的脸上一喜,只一瞬,她看到他全然冷漠的眼神,她飘起的心又苦涩的沉了下来,扯开唇,淡淡地问:“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听她这么说,墨非离没什么意见的点了下头,一双狭长的凤眸漠漠的看向旁边的两位“看客”,眼神里传递出赶人的信息。

    “三哥,你……”

    聂云翔正想问他三哥神神秘秘的想干什么呢,结果,燕珩一面无表情地架起他的一只手,不由分说地拽着他朝教堂里走,聂云翔一边喊四哥停停停,一边盯着墨非离,心里不知是在瞎想些什么。

    等他们走远以后,墨非离淡淡道:“本来上次就想向你表达一下感谢,但后来没来得及……”

    上次在御凌止的私人庄园,本来他看到宣颐也一道去了,是想趁机向她表示一下感谢的,却不想,被御情长那么搅了一下,宣颐直接进医院了,他想道谢也一时顾不上。

    宣颐闻言,描画精致的两道一字眉隐隐蹙起,“感谢?你要感谢我什么?”

    “前些天,橘生任性从家里跑了出去,麻烦你帮忙照顾了几天。”墨非离说着,从外套兜里取出一本支票薄,同时,他还取了一只笔放在支票薄上,一道朝宣颐递了过去,“她在宣宅,吃住四天,不能一句简简单单的“谢谢”就算完事的,所以,这支票上的数字,你看着填,是我对你的感谢。”

    “阿离,你……”

    宣颐今天的妆容很漂亮,整张脸可以说得上是毫无瑕疵,可是,当他拿出支票薄,当他把支票薄递给她,当他说出那么一番话,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就一寸寸的龟裂开来,即使是两颊上的胭脂抹得再均匀,也遮挡不住她惨白的脸色。

    她张了张嘴,叫了一声墨非离的名字,之后,便小脸僵硬的,连一抹苦笑也挤不出来了。

    在宣颐25岁的人生里,不要说羞辱,她就连一句讽刺也没有从别人的身上领略过……

    她就是上帝的宠儿,从一出生就备受宠爱。

    若说前两天,宣家二叔二婶也曾羞辱过她,可是她并不在乎那两个人,所以,只觉气愤。

    可现在呢?

    当羞辱她的对象换成了她的至爱,当她的阿离拿着支票薄打她的脸的时候,她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失去了伪装的能力,甚至于,失去了快乐的能力。

    “宣颐,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墨非离耐着性子,出声解释道:“我只是想向你表示感谢,橘生她给她添了麻烦,我是她的丈夫,这些事情我理应替她处理。”

    宣颐的目光缓缓上移,看着他冷静自持的俊颜,咬紧了唇,微哽地说:“你只记得你是她的丈夫,难道却忘了,我和橘生是朋友,我和你……也是朋友。”

    只是朋友,这四个字,她说得实在是艰难。

    一直幻想着会一辈子在一起的男人,竟然沦为了“朋友”……

    她的心里有多难过,有多煎熬,他怕是永远也不会了解。

    “宣颐,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成是朋友,那么这支票,你就填了吧。”墨非离的凤眸微眯,拿着支票薄的手往前推了一下,话中透着不容置喙的坚定。

    宣颐不是傻瓜,她听出来了,他的这句话里,其实是给她挖了一个坑……

    签了支票,他们就是朋友。

    如果她不签,那么就不是什么朋友,只能是,陌生人,陌路人。

    “呵……”

    思及这儿,她不禁苦笑,眼睛雾雾的,泪水快要落下来。

    然而,墨非离仿佛看不懂她的挣扎和难受,颀挺的身躯依旧站得笔挺,拿着支票薄的手又向前挪了挪,催促的意思表达的十分明显。

    宣颐发觉,在他的逼迫下,她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只见,她缓缓地,缓缓地伸出手,就在正要碰着那本支票薄的时候,她猛地又将手收回,苍白的小脸抬了起来,她看着他说:“我不要支票,我要你帮宣氏一把……”

    墨非离的剑眉微蹙,抿唇不语。

    “阿离,想必你也清楚,我爷爷去世后,宣氏交给了我二叔在经营,商场是个人吃人的地方,而二叔没有那个能力在商场上存活,而我却又不想看着宣氏倒闭,不想看着爷爷经营多年的心血一点点的消失……”

    说完这些,最后,宣颐冷静地要求道:“所以,我希望你能收购宣氏,把宣氏变成你们墨氏旗下的子公司之一,但公司的名字,我不许你更改。”

    墨非离默默的听完,眉心越皱越紧,他说道:“宣颐,你既想保住宣爷爷的心血,那就不应该提出这种办法……若是在商论商,宣氏近几年在商界毫无建树,败局已定,我收购它,在利益上没有任何好处,可能还会因为两家是世交的关系,而收获一堆的骂名。”

    宣颐点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我的要求就是这个……”

    话落,她又补充一句:“这是唯一的要求。”

    “……”

    墨非离难得被人堵得无话反驳,他确实是想跟宣颐撇清关系,但是,他没想给自己招惹了“宣氏”这个麻烦,可看宣颐的意思,却是执意如此。

    他沉默了下来。

    等了片刻,宣颐见他还没有表态的意思,便说道:“你把支票收回去,我不会填的,而你如果一定要替橘生还清人情,要么按我说的去做,要么就继续欠着,除此之外,没有第三种选择。”

    话已至此,彼此双方的意思都表达得很清楚了,多说也无益。

    墨非离手上递出去的支票薄,原封不动的收了回来,他看了宣颐一下,语气波澜不惊,平淡中透着距离感,“收购宣氏的计划书我会派人连夜赶出来,收购结束后,我们私下再签一份书面协议,宣氏集团将交由你来打理,你要是觉得无法胜任,那你就请专业经理人,当然,这些都与我无关,我只做好你交代的那部分,从此,两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