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279章:投降,用我的身体诱惑你……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墨非离停了车,解开安全带,俊颜朝她看去,“你认真的?”

    “我十分之认真……”

    好不容易翻身做了一次主人,夏橘生自然回答的毫不犹豫。

    可她的话音一落,墨非离的嘴角噙着一抹邪笑,高大的身躯缓缓靠近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你,你……”夏橘生的后背抵到了车窗上,她看着他一脸邪恶的笑容,忍不住吞了两下口水,一副宁死不屈的架势,张嘴说道:“我说过的话就是认真的,你别想动用武力,逼我收回成命,我告诉你,休想!”

    墨非离故作思考的点了点头,下一秒,他却又露出了自己的本性,凤眸凝视她写满紧张的小脸,暧昧的低语:“我不向你动用武力,我要……以柔克刚。”

    夏橘生一听,瞪大双眼道:“什么鬼?”

    “就是……”墨非离修长的手臂牢牢的撑在她坐椅靠垫的上方,宽阔高大的身躯犹如一座天然的屏障,将她密不透风地陷在一小块的地方,他朝她靠近,薄唇近的快要亲上她的鼻尖,“跪榴莲,写检讨,还要拍照……这些事情我是不可能做的,可你既然不肯收回成命,那我就只好……”

    夏橘生满是防备的看着他,“……只好什么?”

    “只好在车里出卖我的色*相,用我的身体来诱*惑你,我愿意一直满足你,直到你愿意收回成命为止!”

    墨非离说完他的决心,双手立即伸手去解自己的衬衫领结,一颗扣子被解开,两颗扣子被解开……

    更要命的是,他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还要用眼神来挑*逗她,媚波流转,好一派风流公子哥的作派。

    讲真,夏橘生很怀疑他是不是掐中了她的软肋,故意用这么一种方式来对付她,然后好叫她不计较他刚才在车上的所作所为,从而放他一马……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凝视他,谨慎道:“这是车上,我们还要去参加大伯的婚礼,你,你不会乱来的哦?”

    “要不,我们现在就试一试……”

    墨非离朝她露出妖孽般的浅笑,前襟敞开,俊颜对准她的唇,作势要朝她亲过来。

    “别,别过来……”夏橘生不敢挑战他的无耻最下限,连忙举手投降,“我不罚你了,跪榴莲写检讨什么的你就当我没说过,你给我坐回去,我要下车!”

    果然她是斗不过他的……

    墨非离再一次赢了她,看着她憋屈的模样,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捧住她的脑袋瓜子,重重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含笑道:“橘生,哪天我心情好了,我一定让你翻身作主,你想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夏橘生才不信他,翻着白眼说:“我知道,那一天永远不会来的……”

    “不一定啊。”

    “行了,不跟你贫了……”

    夏橘生推了他一把,转首看向窗外,当她还以为他们两个还停在某条路的路边时,这一看却让她发现不远处站着几个熟人,而在他们的身后,赫然矗立着一座白色教堂。

    她顿时脸色一变,咬牙说道:“墨非离,你怎么不早提醒我已经到了?”

    要是她知道了,刚才就不陪他那么疯了……

    墨非离停车的时候,就已经是到了教堂外的露天停车场上,可他刚才光顾着逗她去了,也没有注意宣颐他们几个人是什么时候来的,而且看他们一脸八卦的样子,显然是将他们刚才在车里做的一切举动全给看了去。

    饶是他的脸皮厚,这时也有了几分不好意思,不过他一贯擅长装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俊颜一板,他推开车门,从车前绕过去,然后替夏橘生把车门打开。

    这时,宣颐、燕珩一、聂云翔朝他们走了过来,聂云翔率先打趣道:“三哥,你刚才和小七在车里做什么呢?不对,应该说是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你们两个是准备做点什么呢?”

    燕珩一也加入道:“就算你们想玩一点激烈的,事先也应该挑一下场地……这儿,实在是不合适啊。”

    宣颐的额头上还缠着纱布,不知是因为受伤的缘故还是其他原因,她的脸色泛白,抿唇沉默着。

    “聂小六,燕四哥,你们两个瞎说什么呢……”夏橘生红着脸,反驳道:“我们就是在闹着玩,根本就不是你们脑子里想的那样,不是……”

    墨非离暂时没有出声,因为他忙着系扣子,连最上面的一颗也系上了,一瞬间,他就从一个妖孽公子哥的形象变成了一个禁欲系的高冷男神,两种特质,奇异的在他的身上达到了融合。

    这时,宣颐不着痕迹的朝墨非离看了一眼,他一向敏锐,可这一回,他察觉到了却只当不知道,大手伸出,一把抓住夏橘生的小手,垂眸道:“吉时还没到,大伯母应该会在新娘休息室休息,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夏橘生回应道:“我要看看的……”

    说着,她略带歉意的朝他们三个看了看,轻声说道:“我先走了,等会见。”

    “既然你是想找个借口逃跑,快走吧走吧,有三哥在这儿,我和四哥也不能真的占到你什么便宜……”

    聂云翔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墨非离冷冷地射来一束寒光,暗含警告。

    对此,一向被他欺压惯了的聂云翔乖乖地做了一个“好吧我闭嘴”的动作,两片嘴唇抿紧,不再出声。

    夏橘生充满鄙视的看了他一下,随即,她冲着宣颐微微颔首,然后便转身离开。

    “新娘休息室在教堂的后院,你找不见的话就问人……”墨非离跟着转身,拔高音量,提醒她道:“看着点路,别摔跤。”

    夏橘生一边跑着一边侧过身来,“我知道了,你别啰……”

    ‘嗦’字还没有说出来,她的脚下踩着一颗石子,身子猛地一踉跄,差点栽倒在地。

    墨非离瞧见这一幕,心脏迅速跳到了嗓子眼,拔腿欲走过去,而夏橘生站稳之后,臊的满脸通红,没有勇气再朝他们看过来,猛低着头,转身就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