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278章:凶悍,三次满足不了她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墨非离倾身过去,从她的身体右侧摸到安全带,扯出来,替她系上,一抬头,看到她一脸通红,冒着热气的模样,不禁笑道:“你这一脑门子的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两个的婚礼。”

    夏橘生的唇角上扬,眼神之中闪烁着浓浓的兴奋,“我高兴嘛……”

    “好,你高兴归高兴,但也要给自己省点力气……”墨非离从胸前的口袋里取了一块帕子,轻轻地替她擦干净额头上的汗珠,出声提醒道:“别忘了,晚上还有晚宴,大概会持续到晚上九点、十点左右,我们不能提前离席的。”

    说完后,他就坐了回去,扯着安全带系上,挂档,启动车子。

    “我知道我知道……”夏橘生大言不惭地说道:“晚上十点嘛,这点体力我还是有的,你就别操心了。”

    墨非离别有深意的瞥了她一眼,含笑道:“我以为,昨晚上你累到了,所以才担心你今天会撑不住……”

    “……”

    昨晚,累到。

    夏橘生的脑海中不受控制的回想起昨晚上两人缠*绵的画面,脸上泛起的红晕渐渐夹着几分羞涩,而不全然是炎热导致,当她正觉得不好意思的时候,察觉到墨非离时不时的笑着朝她看一眼,她顿时气闷,外强中干的冲他瞪过去,厚着脸皮嚷嚷道:“你想多了……我压根一点就不累,昨晚上那是骗你的,我精神抖擞得很,再叫我熬个通宵我都能挺住。”

    墨非离似笑非笑的问道:“……是么?”

    在他面前,夏橘生输什么也不想输了面子,于是硬着脖子,张嘴吐出一个字:“是!”

    “哦……”墨非离拖长音调,幽幽说道:“那我知道了。”

    夏橘生一怔,搞不懂他在说什么东西,愣愣道:“你知道什么了?”

    前面是个十字路口,红灯24秒。

    墨非离缓缓踩下刹车,黑色的劳斯莱斯正好停在禁停线内,待车子停稳后,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搭到她座椅的靠垫上,颀长的身躯半倾过去,低声魅惑道:“我知道,原来一晚上三次满足不了你了,那往后,我也不必再因为怜惜你,而苦苦压抑自己了……”

    “……”

    听了他的话,夏橘生一口血涌到了喉咙口,真想喷他个狗血淋头。

    呵呵,一晚上三次满足不了我……?

    这屎盆子可以这么扣的吗?

    明明是他穷凶极饿,接连好几个晚上把她做到昏过去了才肯睡下,现在倒好,他倒打一耙,竟然说她的胃口大?

    好歹长得一张人模狗样的俊脸,真的就不能要点脸吗??

    她在心里不断腹诽他的无耻行径,一张清丽的小脸乍青乍白,当真是好不精彩。

    墨非离的眸光充满戏谑,嘴角的弧度一再的往上扬起,十分高兴的样子。

    他们之间没有声音,而前面的红灯开始倒数,五、四、三……

    嘟的一声,绿色亮了。

    夏橘生扭头瞪着他,从牙缝间咬出字来:“开、车!!”

    “哈哈……”

    墨非离再也忍不住了,大笑出声,如此愉悦,如此放纵的笑声,似乎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

    只有她,才能带给他如此大的快乐……

    夏橘生被他笑得脸上的温度又烧了起来,她恨恨地咒骂一声,右手伸过去,使劲的揪住他手臂上的肉,本来想叫他痛的,结果这厮的肌肉太硬了,她两根手指根本掐不住,于是,她口吻凶悍地威胁道:“你给我等着!”

    等我下了车,找个地方,我一定要弄死你……

    她在心里咬牙切齿地发着誓。

    墨非离一边启动车子,一边笑道:“好,我等着,最好是今晚上就让我真正见识你的“实力”……”

    “……”

    不用想,“实力”二字在他的这句话里,代表的绝对不是正常的意思。

    “墨非离,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我觉得你生动地诠释了这句话。”说完,夏橘生还朝他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我说真的!这世上,恐怕真的再没有比你脸皮还要厚的男人了……”

    墨非离的唇角微扬,极尽诱*惑,“毕竟我有个一晚上三次还喂不饱的老婆,脸皮要是不厚点,那我还怎么伺候你呢?”

    “墨、非、离!!”夏橘生彻底被他逼得抓了狂,只听她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道:“从现在,此刻,这一秒,你给我闭嘴,不准再给我张嘴说一个字,连标点符号都不可以!否则,我就跳车,我跳车!!!”

    “……”

    墨非离安静了下来,下一秒,夏橘生的耳畔忽听到‘咔’的一声脆响,她扭头看去,发现车门的中控锁被他锁住了,她说要跳车,现在,没法跳了……

    跳车的威胁,正式坚持了还不到三秒钟,就宣告破灭。

    在他还没有出声嘲笑自己之前,夏橘生双手捧住自己的脑袋,疯了一样的大叫道:“啊啊啊啊啊……”

    墨非离:“……”

    接下来的几公里路程,夏橘生一句话也不跟他说,他如果非要跟她聊天,她就啊啊啊啊的大叫,声音尖而利,简直毫无美感,刺耳极了。

    其中碰到了两个十字路口,停下的时候她也这么大叫,弄得两边停下的车主降下车窗,还以为能看到一对男女光天化日在车上“办事”的好戏,结果只能看到一个“女疯子”披头散发的捧着自己的脑袋,一个劲的在那儿叫……

    墨非离虽说在自家老婆的面前一向是以“不要脸”而骄傲的一个人,但这并不包括被外人看到自家老婆做出这么丢脸的事情,然后承受别人异样目光的人却是他,夏橘生这么豁出去了的闹了两次下来,他终于开口求饶:“我错了,姑奶奶,我向你认错,求求你,别再叫了……”

    闻言,夏橘生把散乱的头发往两边的耳后一夹,清丽的一张小脸露了出来,她喊的嗓子有些干,说话时,发出的声音带了几分沙哑:“……你知错了?”

    墨非离干脆认命:“是,我错了……”

    “好,那今晚回去就跪榴梿吧。”夏橘生的杏眸一瞪,十分认真地说道:“还要写一篇一万字的检讨,到时候我拍了照挂在卧室的墙上,从此让你学会“要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