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277章:撒娇,你想不想我?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得到秦雅的许可,夏橘生的眼眸乍亮,一只小手缓缓伸出,一边却又问道:“宝宝刚刚在哪动了?我就摸那儿……”

    “这里。”秦雅抓住她的手腕,放到自己肚子的右上方,满脸的笑意,“他刚才就是在这里踢了我一脚……”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而夏橘生的手掌下方,有一抹小小的凸*起,软呼呼的。

    夏橘生惊喜的抬起眼眸,“大伯母,他,他刚刚动了……”

    “是,我也感觉到了。”秦雅笑着说:“看来他很喜欢他的堂嫂哦~”

    “哈哈,我再摸一下……”

    夏橘生喜不自禁,摸上瘾了似的,可是秦雅肚子里的小宝贝只是一开始赏了一下脸,动了两下,之后,再无动静。

    她有些失望,就在这时,墨非离的电话打了过来。

    “大伯母,我去接下电话……”

    当秦雅点头后,夏橘生拿着手机,走到阳台去接,“……喂。”

    墨非离温柔的声音响在耳畔:“早餐吃了吗?”

    “我吃了……”夏橘生回问道:“你呢?”

    墨非离说:“我也吃了。”

    “哦……”

    夏橘生听着点了点头,然后等他说明他为什么打电话过来,等了一会儿,耳畔只听到他浅浅的呼吸声,似乎并没有主动交代的意思。

    她不禁纳闷的蹙了下眉,“嗯?然后呢?你打电话给我干嘛……”

    “没干嘛。”墨非离默了默,嗓音低沉了几分,“就是想问问你吃东西了没有,累不累,然后,想不想我……”

    “亲爱的墨先生!”

    夏橘生神情严肃地说道:“我们好像只分开了六个小时不到……而且等会就看到了,你有必要特意为了问一句“想不想我”就打电话过来吗?”

    她以为,他一个大男人会羞于承认这样的事情,却不想,墨非离毫不扭捏、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就想听听我老婆的声音,不行吗?”

    “……”

    前一秒,夏橘生还是责问的那一方,可这一刻,她的脸上偷偷的爬上酡红,头低着,手指抠着阳台栏杆上的旧漆,在心里想道:行,你脸皮厚有什么不行的。

    墨非离猜到她是害羞脸红了,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痴痴的傻笑,然后,他一个大男人竟然撒着娇,十分腻*歪的问道:“我想你……你呢,想不想我?”

    夏橘生脸上的红晕又深了几分,轻咬着唇,故意跟他唱起反调:“不想。”

    “你说真的吗?”墨非离低沉道:“我不信……”

    “就是真的,我才不想你。”

    不过才分开了几个小时,有什么可想的。

    墨非离静默了片刻,他的呼吸沉稳有力,和着气流传入耳中,夏橘生默默捏紧了手机,手心微湿,就在她准备要跟他说挂了的时候,他耍赖般的再次说道:“橘生,我想你……你呢,想不想我?”

    夏橘生嘟嘴:“不是都说了不想……”

    “我想你。”墨非离似是跟她杠上了,“你呢,想不想我……”

    “不想不想不想!”

    “可我想你想你想你……”

    “那你就继续想啊,我还能拦着你不成……”

    于是乎,这个话题又绕回了起点,墨非离大男人撒着娇的腔调,喃喃地问她:“我很想你……你呢,想不想我?”

    夏橘生简直是被他打败了,往上翻着白眼,认命道:“想你,我想你,行了吧……”

    “行,但是要再亲一个。”

    什么叫得寸进尺,墨非离就是一个大写的得寸进尺!

    夏橘生不愿意再惯着他的臭毛病,话也不哼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几秒后,屋里的秦雅看到她一脸红彤彤的模样冲进来,看着她的眼神里顿时充满了成年人才懂的暧*昧,搞得夏橘生想解释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真是一个大写的囧字。

    而另一边,墨非离完成了日常调戏自家老婆的任务,心情很好,当他从房间里走出去,在走廊上碰到打扫的佣人向他问候,他也不吝啬的赏了个笑脸,那佣人受到惊吓,手中的鸡毛掸子掉到了地上。

    半个小时后,墨文朝从墨宅出发,开着婚车,前往秦家接他的新娘子。

    十几辆的世界顶级豪车浩浩荡荡的穿过大半个帝都城,在路上引起路人们的围观,争相拍摄……

    在这个全民娱乐的时代,这场婚礼即使没有对外大肆公布,但也没有瞒住,通过网络,大部分人还是得知了墨氏集团的墨总经理今日二娶娇*妻,而且还是奉子成婚。

    吃瓜群众免不了要八卦一阵,但今天的这场婚礼全线戒严,记者们想要混入婚礼现场,挖到更多实锤新闻,基本是没有可能的。

    半个小时后。

    墨文朝穿着一袭新郎礼服,身形笔挺的出现在秦家,他被秦雅娘家姐妹们堵在门口,请来的伴郎各种发红包喊姑奶奶的,好不容易那些小姑娘愿意开门,几个伴娘又出了难题……

    秦雅的一只婚鞋被藏了起来,伴娘们要求墨文朝要找到婚鞋,替秦雅穿上,才能带她离开。

    一大清早的,墨文朝硬生生地被折腾出了一脑门子的热汗,在他急得犹如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时,夏橘生果断站了出来,告诉他秦雅的婚礼藏在了洗手间……

    伴娘们集体大骂夏橘生是叛徒,一个两个的冲上来就要挠她痒痒,夏橘生笑着尖叫着躲到墨非离的身后,他的冷眼一扫,三个伴娘同时歇菜,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

    而这时,墨文朝也找到了婚鞋,他单膝跪在秦雅的面前,温柔地替她穿上,然后,墨文朝打横抱起她,两人一起去给秦家二老敬了茶,喊了爸妈,然后再回到车上,一行人再次浩浩荡荡的前往教堂。

    墨非离今日开的车是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同样穿着一身帅气的黑色西装,往那儿一站,妥妥的迷妹收割机。夏橘生则是穿着一件宝蓝色的公主裙,腰间系着一条彩色丝带,勾勒出不盈一握的腰线,简单大方的装扮,很适合今天的场合。

    他打开副驾座的车门,让她坐上去,然后,他也上了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