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275章:香汗,想怎么摸就怎么摸……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墨非离的薄唇微勾,邪魅一笑:“是真的,和爱你的心一样认真。”

    听了他的话,夏橘生一点儿也不觉得感动,反而恶寒的抖了下身子,用一种“你是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你,你你的脑壳坏掉了……”

    “我只问你,开不开门?”墨非离再次向她逼近,鼻端喷出的气息悉数落在她的脸上,暧*昧极了,“我数三下,你再不开,我就要吻你了……”

    “墨非离……”

    “一!”

    “你不要……”

    “二!”

    夏橘生真的有些慌了,双手按在他的胸膛上,结结巴巴地说:“墨非离,你冷静些……”

    “我很冷静。”

    墨非离一点点的弯下腰去,薄唇微嘟着就要去吻她,哪怕她的双手使劲按着他,却没有对他造成半分阻力,他越靠越近,她的腰肢简直弯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后腰处完全腾空,最后,还是她害怕自己就这么折成两截,连忙抱紧他的脖子,哇哇大叫:“我开,我开还不成嘛……”

    他勾唇道:“嗯,快开。”

    “……”

    夏橘生恨恨地剜了他好几眼,心不甘情不愿的在门上输入密码,咔哒一声,别墅门应声而开。

    墨非离抱着她,径直走入客厅里……

    这会儿时间尚早,三两个佣人还在客厅里打扫卫生,秋棠也并未休息,她们冷不丁地看到墨非离抱着夏橘生从外面进来,而且还一脸猴急的朝楼上直奔而去,佣人们都不禁红了脸,秋棠则是摇头失笑,心里想着按他们小夫妻这样的黏糊劲儿,压根不需要她去庙里求神拜佛,只怕三个月内就能听到好消息了……

    夏橘生虽然被墨非离抱在怀里,但佣人们的视线,她自然是感应到了,羞红的小脸使劲往下埋,双手拧着他胸前的肉,用力的拧,以作泄愤。

    “嗯……”

    墨非离正踏上台阶,然而,胸口上尖锐的疼痛令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婉转的痛吟,这一声不大不小,刚巧,客厅里的几个佣人包括秋棠,都听见了。

    夏橘生直觉他是故意的,一双杏眸喷着火,恼怒的瞪向他……

    却不想,墨非离也低头朝她看来,故意暧昧说道:“老婆,你别这么着急,等回了房间,你想怎么摸再怎么摸……”

    e-x-m-???

    我摸你,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夏橘生活像见了鬼似的,完全傻住,忘了反驳……

    当然,这事儿在别人看来,是越反驳越心虚,总之就是说话是错,不说话也是错,她的路早就被他堵死了。

    墨非离看到她这个傻样,唇角笑意温柔,下一秒,他忍不住低头,响亮地在她的唇上嘬了一口,笑道:“我们这就回房,让你摸个尽兴……”

    语毕,他抬腿,抱着她爬楼梯,依旧十分轻松。

    在他往上走了几级台阶后,夏橘生终于从呆愣中回神,在他耳畔咬牙切齿地说:“墨非离,虽然我说了很多次了,但我还是要说一次……”她朝他又凑近了几分,一字一句从牙缝间咬出:“你、真、的、很、不、要、脸……”

    墨非离伸手,在她挺*俏的臀*瓣上拍了一下,意有所指道:“今晚上,我要你就够了。”

    “……”

    夏橘生又被他撩了一次,小脸通红的,身上的温度一截截的攀升。

    看到她整张脸红成了一颗蕃茄,墨非离忍不住爆发出一声响亮的笑声,他鲜少有这么高兴的时候,尤其是在下人们的面前,当秋棠面露讶意的抬头朝楼上看去,却只来得及看到墨非离宽阔的背脊消失于二楼转角……

    墨非离一路沉稳的把她抱回主卧室,一进房间,还不等她有所适应,他便猴急的低头擒住她的唇,舌*头顶入,轻含慢吮,挑*逗至极。

    他抱着她,从卧室门口一直吻到床上,连腾出一只手脱去身上衣服时,他的唇都是急切地吻着她,有种恨不得永远跟她黏在一起的冲动,哪怕一秒也舍不得放开……

    碍事的衣衫脱去,连同内*衣裤,全部扔下床,之后,他用手捧住她的脸,以她的嘴唇为起点,一路往下亲吻,往下,再往下……

    最后,夏橘生莹白可爱的脚趾,都被他一一用舌*头舔过,可以说,她白皙柔软的娇躯上,每一寸的雪肤,都烙上了属于他的痕迹。

    然后,床榻咯吱颤动,一夜香汗……

    …………

    三日后,也就是七月二十六日,宜订盟,宜纳采,宜嫁娶。

    墨文朝和秦雅的婚礼在101金座大酒店低调举行……

    在婚礼召开的前一晚,墨非离和夏橘生便去了墨园,然后被留下来帮忙。

    26日一大早,墨非离帮着墨文朝再次确认婚礼的行程,而夏橘生则是一大早去了秦家,留在秦雅的身边,随时听候差遣。

    秦雅一早起来梳洗,打扮,化妆,在化妆台前坐了两个多小时,一动不能动的,看着就累……

    夏橘生本来是坐在她身边的,时不时的给她递杯水,喂点吃的,结果,两个多小时熬下来,秦雅这个孕妇还没有打哈欠,她先受不住,猛欠哈欠,眼皮重的好像被502胶黏住一样……

    秦雅脸上的新娘妆容已经完成了,化妆师在替她盘发,所以,当她从镜子里看到夏橘生小鸡啄米一样打着瞌睡时,她出声喊道:“橘生,橘生……”

    喊了好几遍,夏橘生这才醒过神,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嗯?”当她知道是秦雅在跟她说话,于是她用手使劲搓了一下自己的脸,把脸上的疲惫揉去,关切地问道:“大伯母,你是饿了还是渴了?还是想上洗手间……”

    “都不是……”秦雅失笑道:“我是想说,你要困的话,可以去我的房间睡一下,等会我再让我妈去叫你起来。”

    夏橘生一怔,随后摇头:“不用了,大伯母……”

    说到这儿,她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七点十分,再过一个小时,大伯就要来接亲了,于是她说道:“我还是喂你吃点东西吧,等会到了车上,我再趁机补会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