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273章:傻瓜,谢谢救命之恩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病房里。

    宣颐穿着一身单薄的蓝白横纹病患服,背对着门口坐在床上,背脊挺得笔直,透着一股倔强,不愿意让人看出她的脆弱,或者说得明白点,是不愿意让夏橘生看到她的脆弱。

    从她的这个动作,夏橘生突然了解到……

    就算她和宣颐认识了十年,在以前也算得上是交了心的好朋友,可是自从她们的中间夹着一个墨非离,她们的关系就变得不再简单。

    从宣颐回国,到她们再次见面,她都会下意识地向宣颐表示客气,而从现在的这个举动来看,宣颐也从未真的信任过她,一个连脆弱都不肯在她面前展露出来的人,怎么可能把她视作朋友呢?

    意识到这一点,夏橘生沉默了,于是,病房里涌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尴尬氛围。

    宣颐的情绪稳定了一些,缓缓转过身来,说了声:“橘生,你来了……”

    “嗯对,我来看看你的伤……”

    夏橘生提着果篮往前走了两步,结果看到地上的水果和花束,她停下了。

    宣颐朝她手上看了一眼,淡淡说道:“放茶几上吧。”

    “……好。”

    夏橘生把手里的东西放下,随即转过身,看着宣颐额头上绑扎的纱布,问道:“宣颐姐,你的伤好些了吗?”

    “好些了。”宣颐穿上拖鞋,下了床,替夏橘生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她,“我听珩一说,昨天是阿离救了我?”

    夏橘生伸手接过水杯,冷不妨地听她提到墨非离,愣愣点头:“嗯,是……”

    “那他怎么没跟你一块儿来?”

    这话一出,夏橘生的表情僵住,宣颐看到后,笑了笑,说:“逗你玩呢,他既然没来,那你帮我跟他说声谢谢。”

    夏橘生低头喝了一口水,水温太高,她被烫了,皱了皱眉,点头道:“好……”

    “橘生,你看着怎么呆呆笨笨的……”

    宣颐笑话她,但笑着笑着,她伪装不下去了,嘴角的笑意隐去,恢复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眼神空洞,幽幽开口:“你刚才,都听到了?”

    夏橘生的双手捧着水杯,低下头,声音很轻地应道:“嗯……”

    宣颐看着她,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倾诉的yu*望,静了几秒后,她缓缓说道:“我爷爷以前说过,二叔从小是在蜜罐里长大的,不知世间疾苦,心思太软,在经商这一块儿,也没有什么天份……”

    这只是一个开始。

    夏橘生没有出声打断,而是沉默地,继续聆听。

    “我爸妈去世得早,对他们,我的印象有些模糊,从小到大就记着爷爷,还记得奶奶宠着二叔,整个宣家,全都压在爷爷一个人的肩上……后来,爷爷也走了,二叔就被赶鸭子上架,而我那二婶,不是个好的,当初她一直不服爷爷立下的遗嘱,硬是把我的名字从宣氏集团的董事名单上剔了去……”

    说到这儿,宣颐忍不住发出一声冷笑,“我是他们的亲侄女,可他们为了那点遗产,就不惜跟我撕破了脸……可现在,他们居然又求到我的面前,又拿爷爷和宣氏集团来压我,我不懂,这世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至亲?他们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宣颐的眼中浮现恨意,手指紧紧揪住身下的床单,手背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可见她用了多大的力气。

    对此,夏橘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这算是他们宣家的家务事,而她一个外人,不好插嘴……

    又是一阵沉默在蔓延……

    宣颐反复压抑,过一会儿,她陡然说道:“橘生,你说,我嫁给珩一,怎么样?”

    “……?”

    夏橘生闻言蹙眉,看到宣颐脸上表现出来的认真,她说道:“这个,得看你自己怎么想……”

    “我二叔希望我嫁给珩一。”

    “可你如果不想的话,宣二叔也不能强行逼你……”

    尾音未落,宣颐再一次语出惊人:“那你呢,你希望我嫁给珩一吗?”

    “宣颐姐……”

    夏橘生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她开始思考,自己这一趟,是不是来错了?

    宣颐看到她不高兴了,也收起玩笑的心思,笑着向她赔罪:“我跟你开玩笑呢,你知道的,我一向只把珩一当成朋友,怎么会想嫁给他呢。”

    “你想不想,都跟我没什么关系……”

    夏橘生拿上包包,站起身道:“我还要上班,就先回去了,宣颐姐,你好好保重。”

    “橘生……”宣颐也跟着站了起来,“你生气了?”

    “没有,我没有生气。”夏橘生向前走了几步,背对着宣颐,冷冷地说:“只是,宣颐姐,我把你当朋友,才来探望你,可是你呢,却把我当成一个傻瓜……”

    什么玩笑不玩笑,这种把她当成贼一样来防备和试探的行为,根本不是玩笑,而是把她当成了傻瓜。

    她再一次觉得,这一趟来错了……

    宣颐张了嘴,正欲说话,却不想,夏橘生抢在她前头,“我感谢你那几天的收留,以后,我不会再这么麻烦你了,宣颐姐,再见。”

    一句再见,掺杂了更深一层的意思,等同于划清界限。

    夏橘生说完她该说的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在她的身后,宣颐的视线一直紧跟着她,目光晦涩而难懂……

    下班后,回到倾城园。

    墨非离准时下班,洗漱之后,两人一起吃了晚饭。

    闲聊间,夏橘生提到她今天去医院看望宣颐,而墨非离仅仅是哦了一声,并不意外,显然是一早就从别人的口中,知道她去过医院了。

    不用想,肯定是龙樱告的密……

    见她沉默下来,墨非离主动问道:“宣颐的伤怎么样?你和她聊了什么?”

    夏橘生放下手中的筷子,双手环胸,假笑道:“宣颐姐的伤没有大碍,她让我转告你,谢谢阿离,你的救命之恩,她今生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墨非离轻声斥道:“什么以身相许,你瞎说什么?”

    “人家可就是这么想的……”夏橘生冷哼道:“不要忘了,你可是她的前未婚夫。”
小说推荐